笔趣趣 > 相医战纪 >第125章 倒霉的薛少安

第125章 倒霉的薛少安

人,很快就真的过来了,呼啦一下子,有十三四个。不过,明显都是些小混混,空有吓人的气势,能打的不多。

“薛少,要削谁?”这群家伙里有个小头目,这家伙挺会讨好人,知道是上来给眼前这位出气,动手之前赶紧跑到那家伙跟前讨好一番。

“她,她,他!都给我抓住。哦,不,女的抓住,男的直接打!”这个薛少挺嚣张,看到自己的人来了,不仅死xìng不改,连李宇晨也不放过。

“啪!”

没想到,那些人还没有来得及动手,迟凌莉已经又是一个大嘴巴抽到了这个薛少的脸上,这一次,直接将薛少的两颗门牙都给抽飞了出去。

“快动手!”看到薛少居然在自己等人眼皮子底下又被打了,之前那些个狐朋狗友终于忍不住了,立刻命令他们叫上来的这些混混们动手。

但是,有人比他们的动作更快。一道身影闪过,惨叫之声不断,眨眼之间,那些个混混就一个个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动手的,自然就是李宇晨。在这种情况下,他只有选择先下手为强,不然一会儿**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顺子小丫头难免要被碰着磕着。

看到哀嚎满地的一帮跟班狗腿子,这个薛少算是明白这一次是踢到铁板上了!

不过,这个家伙在神情上似乎并没有后悔的意思,很显然,他还有凭借。

“小子,你很能打,我承认你厉害!这事,算我倒霉,就算了,不过,下次别让我再见到你!”果然,这家伙虽然心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嘴上却没有丝毫吃亏的意思,甚至还很装逼地威胁起李宇晨来!

“下回再说下回!这次的事还没完呢!道歉——”李宇晨根本没有把这个薛少的威胁放在眼里,冷冷地盯着他,毫不客气地要求到。

看到李宇晨冰冷的,隐含着杀气的眼神,本来还想装一下的薛少,突然感到一阵发自内心的恐惧,生生将就要张开的嘴巴闭了起来。

“小子,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薛少可是薛家的少爷,你得罪得起吗?”薛少不开口,他身边的人却有开口的了,这个开口的明显是想借此机会讨好一下薛少。

“薛家,薛驰的那个薛家!”提到薛家,李宇晨倒是想起了薛驰那个冷艳的女人,更想到了之前车魔和暗影的事情,身上的杀意不由自主地增强了几分。

“你,你认识我表姐。你们是朋友?”感受到了李宇晨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薛少忍不住有些结巴起来,不过,见李宇晨提到了薛驰,他试着问到。在他看来,如果李宇晨跟薛驰是朋友的话,只要把自己的身份解释一下,对方就不会因为今天的事情再为难自己了。

“朋友?哼!薛家的朋友可不好交,我也没兴趣!”

李宇晨的话让薛少有一种掉入冰窟的感觉。不是朋友,那只有可能是敌人。薛家在外面的敌人可是不少,一个对薛家大小姐都直呼其名的敌人,又岂会把他一个小小的薛家表少爷放在眼里。

不错,这个薛少其实并不是正经八百的薛家少爷。他是随了母亲姓,叫薛少安,他的母亲薛慧英跟薛驰的父亲同辈,但也不是亲兄妹,只是一个爷爷。

所以,严格来说,薛少安不过是薛家一个关系不算太紧又不算太远的一个表亲,只是因为他也姓了薛,所以在很多时候也就鱼目混珠,打着薛家的旗号在外面混吃混喝,为非作歹。

“道歉!”李宇晨再次冰冷地说到。这一次,那个刚刚讨好薛少安的家伙也老老实实地闭嘴了。那家伙天天跟在薛少安身边混,又岂能不知道薛驰是谁。像他这样靠着拍马溜须过rì子的人,最有眼力劲了,见风使舵,见到形势不妙,马上明哲保身。

“谁报的Jǐng?怎么回事?”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Jǐng服的男子突然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同样穿着Jǐng服的人。

“Jǐng察同志,Jǐng察同志,他们,他们打人!”没有想到,薛少安看到两人之后,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更是恶人先告状起来。

“这都是你的人!”看着还在那里哼哼的一群家伙,这个Jǐng官眉头微微一皱,那些家伙明显都不是好东西,有几个他还认识,都是在派出所里有记录的,但是,眼下这些家伙却明显被打了,这让他很是纠结。

“人是你们打的!”当那个Jǐng官看到李宇晨三人时,心中不免有些怀疑,这三人,一个男的两个女的,男的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怎么看,都不像能把十几个混混直接干趴下的主。

“人,确实是我们打的。不过,是有理由的。本来,我还准备告他们一个袭Jǐng!”不等李宇晨开口 迟凌莉主动站了出来,更直接拿出了她的证件。“现在,只要他道了歉,这事就算了,反正今天他们该受的教训也受了!”

迟凌莉拿出证件,其实也是想吓唬那些家伙一下。她也没有真的想把那些家伙弄回Jǐng局,因为在这件事情上,严格追究起来,她们也是有一定处理不当的责任的。

至于那个男Jǐng官看到迟凌莉的证件之后,发现居然是同行,甚至严格地说还是上司,他更没有深究的意思了!当然,除了考虑同行上司的原因之外,还有一个让他不愿意深究的原因,就是即便将那些家伙带回去,也不能重罚,无非训斥几句,又不得不放走!

到是薛少安,看到迟凌莉居然也是Jǐng察后,终于低下了头,脸上有了几分悔意。不过,这家伙可不是因为自己做错事了而后悔,而是后悔今天没有忍住结果倒霉地撞到了一个Jǐng察的枪口上。

无奈之下,薛少安只好低头道歉,然后也不顾那帮狐朋狗友,直接就灰溜溜地走了。

当事人之一已经离开,那位男Jǐng官也带着人撤离了。那边,迟凌莉和李宇晨把受到了惊吓的顺子带到了一边,轻声细语地安慰起来。

等到顺子情绪平稳之后,迟凌莉才问出了整个事情的原委。原来,那个薛少本来是要带着一帮人去包间的,结果在路上正好遇到了顺子。

薛少安被顺子青春靓丽的样子给吸引住了,便伸手拦住了准备过去的顺子,让她跟他去包间陪酒。顺子自然不会同意,薛少安十分不高兴,便伸手去拉顺子想强行把这丫头带进包间。

在这种情况下,顺子自然要反抗。正好这个时候顺子手里是端着一杯饮料的,在反抗中饮料以一些洒在了薛少安的身上,弄脏了那个家伙价钱不菲的裤子。顺子的反抗和饮料弄脏了裤子,两者结合到一起,让薛少安大怒,挥手一巴掌就打在了顺子的脸上。然后,然后就发生了之前的一切。

从顺子的描述来看,总体看来,倒是那个薛少安在整个过程中吃了一个不小的哑巴亏。不过,也就是遇到了李宇晨他们,要是换了别人的话,吃亏的到底是谁还就不好说了!所以,让薛少安这个家伙受到一些教训,也是应该的。

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顺子的勤工俭学活动只能不了了之。迟凌莉为了怕小丫头路上在遇到什么麻烦,亲自打了一辆出租将小丫头送回了家。至于李宇晨,只好自己打道回府了。

只是,让李宇晨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回到了十七号别墅门口的时候,却发现了早有人等候在那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