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相医战纪 >第209章 四象归一

第209章 四象归一

“我跟你赌!”

李宇晨还没有开口说出具体做法,龟田有寿自己就提出了解决的办法。显然,对于李宇晨手里的这两枚四象针,他也是势在必得。

“好,龟田先生有魄力。既然如此,李某陪你玩玩!李某赢了,龟田先生手里的那两枚银针归我。”

“哈哈,李,你不会赢的,你一定会输,输了之后,你的那两枚银针,归我。”龟田有寿对自己似乎非常有信心。

“废话少说,怎么赌,你说吧!谁让你是客人,虽然是恶客!”李宇晨让龟田有寿先出手,当然那句恶客,他是在心里说的,毕竟这话不好说到明面上。

“很好!来人,上道具!”见李宇晨把先手让给了自己,龟田有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随即,他冲着大厅入口用华夏语大声喊到。

随即,就看到两个倭国人推着一个轮椅走了进来,轮椅上则坐着一位华夏老人,不过此时老人的状态并不是很好,整个人处于一种迷茫的痴呆状态,身体还有明显的外伤。

一个大活人,被这个龟田有寿直接叫做了道具,这让李宇晨不由得怒火中烧,心中已经拿定主意,一旦有机会,一定要让龟田付出代价。

“李,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你只能用针灸的手段,一个小时内,让他站起来正常活动,算你赢。否则,我赢!”

“无耻,倭人太无耻了!”

“他nǎinǎi的,这简直就是耍赖!”

“无耻的倭人,滚回东岛的鬼窝里去吧!有本事,你自己先治一个我们看看!”

不等李宇晨接话,台下的众人已经愤怒了。龟田有寿的这种赌法,非常无赖。

“龟田先生确定用这种方式,而不是靠自己的医术赢我?”李宇晨并没有多说什么,微微一笑到。

“哈哈,李,难道你没有自信吗?如果你觉得不行,我可以出手,不过那样的话你就要输了!”龟田有寿的笑容已经有些yīn森了。

“好,既然龟田先生执意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希望到时候龟田先生言而有信。”李宇晨话音未落,已经走到了轮椅跟前,示意那两个倭人先退下。

李宇晨伸手握住了老人的手,做出号脉的举动。当然,在这种情况下,李宇晨当然不会不用神识力量。

“好家伙,果然yīn险!”

借助神识力量,李宇晨发现,倭人此行果然是处心积虑,废了好大的心思。

这个老人,不仅四肢被他们用特殊的手法给弄得脱位,甚至出现部分骨折。在老人的大脑部位,还被设置了特殊的控制手段,只要不破解这个手段,休想让老人真正站立起来。

难怪,龟田有寿那般自信,坚定地认为李宇晨不会赢。

可惜,他遇到的是李宇晨,一个神识力量极度强悍的存在。

为了迷惑龟田,李宇晨检查完了之后,便直接拿出银针刺入了老人的几个穴位。这几个穴位明显是有舒筋活血的功效。

暗中,李宇晨将神识力量释放了出来,冲着老人的脑海中的那个控制手段就压迫了过去。

老人脑海里的控制手段,类似于神识力量,但要比神识力量差很多,在李宇晨的神识力量面前,根本就无法发挥多大作用。一触即溃,不过片刻,就烟消云散开去。

不过,李宇晨并没有让老人马上就清醒过来。他利用自己的神识力量,暂时让老人还保持着之前的混沌状态,避免引起对方的Jǐng惕。

搞定了最麻烦的地方之后,李宇晨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老人的四肢伤势上。

只能用银针,这也难不住李宇晨。

数十枚银针同时出手,眨眼之间就刺入了老人身上的各个穴位,认穴jīng准,力度恰到好处。

李宇晨的表现,让龟田和其他人等,都目瞪口呆。这样的速度,这样的jīng准度,非高人莫属。

不过,震惊之余,龟田有寿还是自信满满,甚至心里还更加洋洋得意,因为在他看来,越是这样,到时候李宇晨跌得越狠,越惨。

如果仅仅依靠银针,要想把老人的伤势解决,其实一个小时都是非常紧张的。不过,李宇晨自身已经到了九气境,体内的气已经非常强大,可以同时分出数股气顺着银针进入老人体内。以气疗伤,速度极快。

对于老人的身体来说,完全是经历了一场枯木逢春的变化。可以说,这个老人可是得到了一场莫大的造化。

半个小时之后,老人身上开始升腾起热气来!

“看,好神奇的变化!”

“你懂什么,这叫云气聚顶!这可是大师级的人物才能够做到的!”

“天啊,这个小伙子居然是一位针灸大师!”

在看到老人身上的变化时,台下众人忍不住议论起来。这一次,众人算是真正的被李宇晨折服了,如此年轻,居然能够在针灸上达到如此境界,实在是羡煞旁人!

“哼,大师,大师又如何?爬的高,摔得惨。先让你们激动吧,一会儿有你们哭的时候!”龟田有寿看到台下众人群情激动的样子,心中暗暗发笑到。

龟田的神情,李宇晨看得清清楚楚,不过他并没有搭理他,自顾自地继续给老人治疗起来。

又十分钟之后,老人已经被白sè的热气包裹了起来,远远看去,就像一个白sè的大茧子一样,更有几分玄妙莫测的感觉。

“李,还有十五分钟了!”这个时候,龟田有寿yīn阳怪气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哈哈,龟田先生这么着急将传家宝送给本人,好,那我就成全阁下!”李宇晨哈哈一乐,随即面对老人,大声喊到:

“老人家,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啊!我,我这是在哪里?我,我居然可以走路了!”李宇晨话音刚落,白sè气茧中突然传来一个老人苍老的声音。

随即,就看到白sè气茧慢慢散去,露出了老人挺拔的身形。从轮椅上站起来,老人居然生得十分魁梧,很明显,老人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壮汉。

“真的好了!”

“李宇晨,李宇晨!”

台下众人齐声高呼,为李宇晨欢呼起来。

“不,不可能——怎么,怎么会这样?”眼前的一切,让龟田有寿感到简直不敢相信。

“龟田先生,多谢了!”不等龟田有寿反应过来,李宇晨已经把事先放在一边的四象银针都拿到了手里。

“不,不行!这是我龟田家的传家宝,你不能拿走!”看到李宇晨居然直接拿走了银针,龟田有寿神sè巨变,立刻从座位上站立起来,向李宇晨就扑了过来。

从扑过来的动作来看,这龟田有寿明显是学过一些攻击手段的。而且应该是空手道的手段,等级还不低。

不过,这种攻击远不足以对李宇晨造成多少威胁。甚至,龟田的攻击,在李宇晨眼里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等到龟田的拳头即将碰到李宇晨的时候,李宇晨手一伸,就把他的拳头死死地抓住了。

“啊啊啊!”

李宇晨手里一使劲,龟田有寿嘴里顿时发出了惨叫,脸sè苍白难看!

“龟田先生,你这是要反悔么?大庭广众,当着众人的面!难道你们倭人都是言而无信之辈不成!”李宇晨并没有趁机再如何龟田有寿,但是很不客气地反问到。

“龟田君,回来!”染井二夫开口到,语气极为不爽,但在这个时候,他作为团长不得不出面阻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了。

染井二夫开口,龟田有寿只好落魄地放弃了抵抗,李宇晨也趁机松开这家伙的拳头,任由他像一具行尸走肉般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整个人就像丢了魂魄一样,一双眼睛空洞无物。

龟田有寿的表现,让其他的代表团成员感到十分难看和愤怒,又败一局,而且还败得那么彻底和气人。

“华夏佬,我要跟你比试jīng神术!”终于又一个倭人主动跳了出来。jīng神术,其实就是心理抚慰,不过与一般的心理抚慰相比,又带上了一些jīng神治疗的成分。一般来说,擅长此道的人,jīng神力都比平常人要厉害一些,因为往往需要通过自己的jīng神力去影响病人,对病人进行刻意的引导,让他们最后能够走出自身的心理困境。

显然,这个倭人正是此道的高手,其实,从这家伙的眼睛颜sè就可以看得出一些端倪。如果仔细观察一下此人的眼睛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眼睛就像一个小小的黑洞一样,能够吞噬某种东西。反正,一般人要是盯着他的眼睛看得时间长了,很容易就会被他控制,甚至能够成为他的傀儡。

显然,这个家伙是准备利用自己的jīng神力来控制李宇晨了,居心叵测!

“jīng神术!雕虫小技!”李宇晨微微一笑,轻蔑地说到。

“哼!既然如此,咱们也赌一局如何?”那家伙居然也要赌!

“哦!你想赌什么?”

“如果我输了,这个给你!”说着,那个家伙直接拿出来一个小桐人,小铜人的身上布满了经络图和穴位红点。居然是一个微型的针灸铜人,从感觉上来看,应该是个有年头的古物。

神识力量可以检查**,但是对于这种没有生命的东西,就很难深入内部查看了。不过,这难不倒李宇晨,天眼通直接打开,一下子就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果然,是一个古物,而且是华夏的古物。

“好!我跟你赌了!如果我输了,我把四象针给你!”李宇晨当然知道那家伙的意思,他是想给龟田有寿报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