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相医战纪 >第227章 薛家恩怨

第227章 薛家恩怨

登门拜访,自然不能空手!不过,这些琐碎的事情,薛雯雯早就准备停当,放在了车上。

“好阔气的车子咧!这是谁家的呢?”

“咦,这不是上面老薛家的闺女吗?”

“就是的,就是的呢!”

当那辆豪华版改装车停在了薛雯雯家的楼下的时候,立刻引来路过的行人的议论,有人很快认出了从车上走下的薛雯雯。

随后,李宇晨跟了下来。

“老板,回头我过来接你!”沈龙帮着把后备箱里的东西拿出来之后,本来想帮着提上去的,但是李宇晨没有让,他只好跟李宇晨说了一声之后,先开车离开了。

“乖乖!薛家的丫头出息的了,那个小伙子不得了的,大老板呢,有专车送!”

围观者,议论再起。李宇晨没有太在意这些人的议论,但是估计到他们都是附近的街坊,便很客气地跟众人点头微笑了一下,便提着东西跟着薛雯雯上了楼。

“雯雯啊!你可是回来了!想死妈妈了!”

“哎呀!小李也来了!来就来啦,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呢!快,快进来的!”打开门,薛母马上看到了薛雯雯,顿时喜出望外。随即,她又看到了跟着薛雯雯身后的李宇晨,更是惊喜非常,赶紧满脸堆笑地把李宇晨请到了屋子里,那里还有一点以前的那种冷漠和不待见。

薛母的动作很快,一边嘴里说着不客气,手里却已经非常迅速地把李宇晨带过来的东西接了过去,看到种类十分丰富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灿烂了。

“爸,您也在?”

就在这个时候,从里面的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中年人。看到这个中年人,薛雯雯明显一愣,不过马上开口打招呼到。

原来,此人就是薛雯雯的爸爸,薛子英!

“伯父好!”听到薛雯雯叫那人爸爸,李宇晨紧走几步来到薛雯雯的跟前,非常礼貌地跟对方打了一个招呼。

“你就是李宇晨?”薛子英的神情显得有些平淡,问话的语气也不是十分热情,与薛母此时的表现对比非常明显。

“没错,我就是李宇晨!”李宇晨依然带着微笑。

“老薛啊!小李来了,别站着说话,快坐下,快坐下!”薛母已经将东西放了起来,回过头来马上招呼李宇晨坐下。

“坐吧!”薛子英也伸手示意了一下,不过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不太自然。

“谢谢!”

李宇晨靠着沙发边缘,慢慢地坐了下去。

“雯雯,你跟妈妈过来,妈妈有事情跟你说!”看到李宇晨坐了下来,薛雯雯刚准备走过去跟李宇晨坐到一起,薛母突然开口叫住了她。

说着,不由薛雯雯分说,薛母已经直接拉着她走进了她的闺房,顺手把门关了起来。

一时间,客厅里的气氛有些诡异起来。

薛子英没有开口,但是眉头开始紧锁起来。看到薛子英不开口,李宇晨也没有吱声,他隐约感觉,这一次薛母打电话让薛雯雯回来的真正目的,应该就是在自己身上。

不过,在这个时候,谁先沉不住气,谁在气势上就已经落入了下风。

“啊!”

到底,还是薛子英忍不住了!

“李先生,你应该就是冰颜玉肌膏的发明人吧!”薛子英对李宇晨的称呼,让李宇晨一愣,对于薛子英知道自己是冰颜玉肌膏的发明人的事情,他到没有感到意外,因为那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了。

“伯父,您还是叫我小李吧!”李宇晨不知道对方什么意思,但是毕竟对方是薛雯雯的父亲,称呼自己为李先生,好像挺别扭的。

“也好!那个,小李啊!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如果我说得不对!希望你不要介意!”说这话的时候,薛子英明显很犹豫,但是最终还是一狠心说了出来,等到说出来了,他心里觉得踏实了不少,如释重负。

“伯父请讲!”

“我是说假如,假如有人想入股行军散,负责提供一部分原料和后续的销售。或者说,就是想在行军散上面跟你进行一定的合作。你是什么意见?”

行军散!

薛子英突然提到行军散,李宇晨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自己通过沪城国际给军方提供行军散,这件事情当然受到了关注。但是,最关注这方面的,只有两家:薛家和西门家。

为此,自己还受到了来自这两家中的某一方,或者干脆就是两家,暗中的袭杀,甚至其中还涉及到了与倭人的勾结。

本来,这一次回来,李宇晨就打算就这件事情继续追查下去呢!

现在,薛雯雯的父亲,居然突然跟自己提到了行军散。这不能不让李宇晨感到意外。

薛!

难道薛雯雯家与那个薛家有关系?

李宇晨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伯父,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您与沪城的薛家,是什么关系?”李宇晨直接向薛子英问到。

“这个,唉!算了,既然你问了!那我就跟你说说吧!我叫薛子英,与薛子明、薛子良一辈,不过,我只能算是薛家最边缘化的存在,甚至,已经不能够算是薛家的人了!这一次,薛家的大小姐薛驰不知道为什么会找到我这里。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女儿居然与你谈朋友了!”

薛子英虽然没有再说什么,李宇晨已经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了。

“小李啊!如果,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当我没说吧!”不等李宇晨回答,薛子英已经开始自我否定了。不过,他的神情明显十分纠结,心里藏着事情。

“伯父,合作的事情,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只是,我希望您能跟我说实话,您到底有什么软肋被薛家抓在了手里?”李宇晨的神识力量何其强大,薛子英的情绪波动根本就逃不过他的主意。

李宇晨能够感觉得出来,薛子英明显是受制于人的。

“唉…”

薛子英突然一声长叹,整个人的jīng神状态一下子变得失落无比,刚刚表现在李宇晨面前的那种平淡,荡然无存。

“小李,可否跟我到书房来一下?有些事情,我想私下里跟你说说。”薛子英突然站了起来,邀请李宇晨到书房内详谈。显然,接下来的话,他不想让薛雯雯母女知道。

李宇晨自然不会拒绝薛子英的邀请,他也想知道薛家到底准备搞些什么手段。

薛家的书房并不大,但是,关上门之后,倒也僻静。

两人坐定之后,不用李宇晨询问,薛子英直接开口讲述起来。

原来,薛子英的祖上,太爷爷那一辈,与薛子明、薛子良的太爷爷是亲兄弟。而且,薛子英的太爷爷还是老大。

老大,在那个年代,才是挑起门户,继承香火的。但是,薛子英的太爷爷xìng格比较朴实,不如薛子良的太爷爷jīng明。

只是,碍于传统,最后还是薛子英的太爷爷执掌了门户。但是,谁曾想到,薛子英的太爷爷只生了一个儿子,也就是薛子英的爷爷,xìng格跟其父一样。

一对xìng格纯朴的父子,哪里是jīng明的二房的对手。一番yīn谋诡计之后,到了薛子英爷爷这一代,薛家的大权终于落到了二房手里。

为了防止大房夺权,二房的子孙继续针对大房。结果,薛子英的父亲英年早逝,只留下薛子英这棵独苗。

在这种情况下,薛子英的nǎinǎi意识到了危机,干脆带着小孙子直接离开了薛家,靠着自己的积蓄和薛子英母亲一起把薛子英扶养ChéngRén,娶妻成家。

估计是觉得孤儿寡母已经不足以对他们构成威胁,薛家二房便也没有再赶尽杀绝。

随着时间推移,薛子英的nǎinǎi和母亲相继过世。两个老人都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死后能够藏到薛家祖坟里,跟自己的另一半合葬。

但是,因为已经边缘化太久,而且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现在薛家的当家人居然拒绝了薛子英的请求。

所以,这件事情也就成了薛子英心中的一根刺,一道难以跨越的坎。

这些年,薛子英之所以大部分时间都耗在了研究上,他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足够的资本,这样才有可能完成二位老人的遗愿。

只是,随着年龄增大,薛子英渐渐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另外,因为薛雯雯只是个女孩,更让薛子英感到后继无人!

这一次,薛驰突然登门,就是拿让二老入葬薛家祖坟为条件,让薛子英游说李宇晨同意与薛家合作。

因为与女儿的关系并不是十分亲密,薛子英知道自己仅仅靠打感情牌显然是不行的。

所以,一番纠结之后,他还是决定把事情直接跟李宇晨说出来。当然,实际上他还是在打感情牌。

他薛子英的nǎinǎi的母亲,不就是薛雯雯的太nǎinǎi和nǎinǎi吗?你李宇晨作为薛雯雯的男朋友,难道能看着二老遗愿无法满足吗?

说起来,这薛子英也是费了一番心机的。

薛子英说完之后,便不再开口,静静地等着李宇晨如何回答。不过,在神情上,他依然是十分纠结为难的样子,好像十分后悔把李宇晨拉进这个浑水里来一样。

只是,薛子英能够糊弄得住李宇晨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