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相医战纪 >第520章 拦截

第520章 拦截

绝圣手李宇阳主动开口,倒是引起了黑巫师格伦的注意,当他确定眼前多出来的这个华夏人也不是个普通人之后,终于开口将隐藏在暗处的狼人叫了出来。

狼人正是柯克拉图,这个家伙还是粗狂的打扮,出来之后,一双眼睛里充满了对战斗的渴望,似乎早就想冲出来似的。

“果然还有狼人!还有没有吸血鬼在?不如一起出来吧!”看到出来的大块头,绝圣手李宇阳唯恐不热闹,居然戏谑地对着黑巫师格伦说到。

“哼!不要跟我替那些胆小鬼!不过是一群该死的蝙蝠而已!我们伟大的黑暗魔法拥有者可不会跟一群蝙蝠为伍!”似乎对布鲁赫家族的拒绝加入还耿耿于怀,黑巫师格伦的言语之中对吸血鬼充满了蔑视!

“看来这黑暗势力也不是铁板一块!”听到了黑巫师的话之后,李宇晨一边心中暗自想到。不过,他并没有就此放松,因为凭借着强大的神识力量,他隐隐地感觉到在某个地方还潜藏着一股力量,这股力量与眼前的黑巫师和狼人的气息都不一样,但是却十分的隐晦!

“兄弟,咱们一人一个!”就在李宇晨心中暗自琢磨的时候,绝圣手李宇阳却开口给二人分配起任务来!

“一人一个,速战速决!没工夫跟他们磨叽,以防夜长梦多!”对于一人一个的提议,李宇晨并没有反对,这是他并不想在这两个突然出现的家伙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而且这两个家伙的突然出现,已经说明自己的行踪一定已经暴露,所以必须在最快的时间里与戴安妮公主接上头,否则自己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真是不太方便。

本来,如果是平常的时候,李宇晨自然可以直接找当地的华夏驻不列颠大使馆或者领事馆帮忙。但是,之前主席特别叮嘱,所以李宇晨暂时还不打算去找这些地方,尽量避免让对方抓把柄给国家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好,一人一个,看看谁的速度快!大块头给你了!”绝圣手分配任务倒是十分干脆,自己直接选择了那个黑巫师,把后来出来的狼人留给了李宇晨!

“好!”

“扑通!”

李宇晨非常痛快地答应了下来,一个好字还没有出口,就听到扑通一声人体倒在地上的声音响了起来,再看时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狼人已经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原来,就在这瞬息之间,李宇晨已经将yīn阳镜祭了出来。yīn阳镜的攻击,对狼人同样有效,倒霉的狼人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已经失去了知觉!

“臭小子,你作弊!”看到李宇晨居然直接拿出了yīn阳镜,绝圣手李宇阳气得在一旁直嚷嚷。不过,这家伙嘴里嚷嚷,手上的动作可不慢,那面黑风**旗已经被祭了起来,一滚黑sè旋风直接就将黑巫师格伦给卷了进去,几下子之后,倒霉的黑巫师也昏迷了过去。

这两个家伙,可以说是非常的倒霉,遇上了李宇晨和绝圣手这两个人。如果换做其他的筑基境修真者,要想搞定他们还真的不见得能够做到。要知道这两个家伙其实也是有着相当于筑基境后期的实力的,但是,扛不住李宇晨和绝圣手两个人手里拿着的都是法宝级的宝贝,这种宝贝在当今的世界里已经非常罕见了!

别看黑巫师和狼人叫得欢,但是他们对修真者并不是很了解。在大劫难之后,东西方非世俗力量之间,已经有近百年没有什么交集了!所以,对于东方的情况,这两个西方的黑暗势力成员并不是很熟悉!这一次他们与不列颠的哈罗王子合作,也是因为哈罗王子答应了他们非常诱人的条件。

而且,在一种盲目自大的心理的作用下,他们狂妄地认为东方的修真者就像当初的华夏国一样,还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他们并没有想到,如今的华夏国已经国力十分强盛,而华夏的修真者也同样强大无比!

盲目的自大,使得两个家伙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成了李宇晨二人的阶下囚!

搞定了两个家伙之后,李宇晨二人没有多停留,直接向着不列颠中心城市方向赶了过去。虽然不能直接去找大使馆或者领事馆,但是李宇晨可以找那些自己到不列颠来游玩或者做生意的华夏同胞。

在李宇晨二人离开之后,之前他们站立的地方很快就出现了一只小小的蝙蝠,很快变化成了一个英俊的混血小白脸!也就是那个布鲁赫家族的家伙,死死地盯着李宇晨二人消失的方向,用手拍着自己的小心脏,嘴里不由得连连嘀咕到:“可怜的格伦和大个子,幸亏我拉尔没有跟你胡闹!太不幸了!不过,这个消息必须马上传回去,华夏的修真者似乎已经恢复了往rì的强大了!”

呼啦!

拉尔次化作一群蝙蝠,很快就消散在空中!不知道这家伙是直接返回了家族之中,还是又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很快,李宇晨和绝圣手李宇阳就来到了人群聚集的地方,也很快找到了出现在这里的华夏同胞!到了这里之后,李宇晨发现这里的华夏同胞还真不少,已经小有规模,居然形成了一条颇具名声的唐人街。

在这条唐人街上,李宇晨居然看到了一家带有古医风味的中医馆——保和堂,规模虽然不大,但是古sè古香的,颇具有华夏古医的传承风格。能够在西方世界之中看到如此亲切的地方,李宇晨尤其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亲近和激动。

于是,毫不犹豫地,他就拉着绝圣手李宇阳走了进来。

保和堂的内部也不是很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专门的药柜,柜台,还有供客人休息的座椅,在进门口的地方还有一张坐堂医生用的诊桌。不过,李宇晨二人进来的时候,里面并没有客人,只有一老一少两个人。

老者应该是坐堂的医生,正安静地坐在诊桌旁边看着一本华夏文字写成的医书,看得十分投入。那少的则站在柜台那里,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柜台,有些无jīng打采的样子。显然,这里的生意并不是很好,否则这小家伙也不会显得有些颓废了!

“两位,不知是那位有恙?这边请!”

看到李宇晨二人进去之后,老者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书,指着诊桌旁的一条长凳客气地说到,用的是地道的华夏语!

“老先生,冒昧打搅了!我二人并不是来求医的,是另有事情想麻烦老先生!”李宇晨赶紧解释到。

“哦!二位请讲!”老者显然一愣,李宇晨的说法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倒是没有表现出不耐烦,依然十分平静地问到。

“我们——”

“啪——”

就在李宇晨刚刚准备解释一下的时候,就听一声突兀的踹门声从身后传来,然后就见几个穿得花里胡哨,留着**七八糟头发的年轻人粗鲁地闯了进来。

李宇晨发现,就在这几个家伙闯进来的时候,那个年轻人的脸上明显地露出了惧怕的神情,而那老者的眼神之中则更多的是无奈和压抑着的愤怒!

闯进来的一共有五个人,有三个是不列颠人,还有两个明显应该是华夏裔,但是偏偏把头发染成了黄sè,还弄成了不伦不类的鸡冠子形状。最让人可气的,就是踹门而入的,正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华夏裔的大块头!

块头大,脑子一般就容易短路,这样的家伙都是被当做了枪头做踹门的事情,开口说话就轮不到他了!开口的,是另外一个长得体型瘦小如猴的华夏裔小子,一边上蹿下跳着,一边用手指着老者,吐沫星子飞溅地说到:“老家伙,快把这个月的保护费交了,再不交,老子把你这个破地方给拆了!”

果然是一帮小混混,来收保护费了!

“你们,你们太过分了!前几天不是刚刚收过吗?我这店小利薄,哪里有那么多的钱给你们!”老者虽然心中十分愤怒,但是还是忍着xìng子说到。

“呸!前几天,前几天那是野鸡他们收的!现在,这条街不归野鸡管了,现在这条街归我们鲨鱼头老大管!其几天交的不算!”那小子歪了老者一眼,气势汹汹地吼到,一边吼着一边还恶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只是,或许是这家伙没有想到诊桌的材质很坚硬,一下子用力大了,居然拍得自己的手疼得要命,拍完之后一个劲地咧嘴。

“我不认识什么野鸡,鲨鱼头的!反正,这几天也没有什么生意,没钱!”老者气呼呼地说到,他愤怒的同时,已经有些失望。到底对什么失望,只有老者心里清楚!

“吆喝!老家伙,不想交钱是吧!不给我们哥几个面子是不?野鸡的人来你就有钱,我们鲨鱼头老大的人来就没有钱!我看你这老家伙是欠收拾!我揍你呀的——”老者的拒绝,再加上刚才拍那一家伙弄得自己的手生疼,一下子把瘦小如猴的这家伙给惹火了!这家伙一边骂着,一边就绕过诊桌向老者冲了过去,一只手毫不客气地抡了起来!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