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我竟然在守望先锋 >第一百七十章 大漠城枭城

第一百七十章 大漠城枭城

“系统,”看着那队士兵快速远去,陆平在脑海中向系统提问道:“这次的任务怎么能够算是完成?”

看过去,那队士兵的身影被月光模糊的印在大漠之上,显得有那么几分悲壮。

系统并没有对陆平给出回应,陆平稍等了那么一两分钟,发现系统完全没有搭理他之后耸了耸肩,伸出腰侧的龙翼,向着士兵相反的方向飞了过去。

…………

这大漠靠南最为边缘之处,有座城。城门上挂着的枭城两个字的城楼牌都快让风给吹成沙了,不仔细分辩可还真认不出来。

但这个城可了不得,在这兽人入侵的年代里面,这座城是越国以举国之力加固了一座边城而成,现在它就是越国最为严实牢固的一道防线,也是唯一一道防线。

这座城很大,比得上越国国都甚至因为那大湖在城内,枭城的面积还要比国都打上几分。这座城里有居民,有商人,有士兵,有赌场,有花楼……一切城市该有的,它都有,平常城市没有的一些防护,它也有。

“今天哨子就不出穴了,那念照子请咱搬火山。”一个彪形大汉头着这天才开始微微发白,推门进了他兄弟的小屋,大大咧咧的说着他们跑江湖的黑话。

哨子是刮狂风的意思,出穴是外出做生意,念照子指的是盲人,而搬火山却是喝白酒的意思。这句话连起来,便是今天挂狂风就不出去做生意了,那盲人请咱喝白酒。

“霍,搬火山,那念照子哪来的火山?”他弟弟本来睡得也不踏实,被外面那呜呜刮的风烦的要死,一听他哥这么说,一个骨碌就爬了起来,两眼都放着光。

“谁晓得呢,现在鹰爪孙都下了条,不让抿山架山哩,谁还顶瓜去架山,零毛碎杵的,我的矬子都放霉喽。”他哥坐到了他弟的土炕上,叹气道。

谁知道呢,现在官府都下了告示,不让喝酒不让酿酒,谁还冒着危险去酿酒啊,又不是什么能挣大钱的买卖,我的酒壶都要放发霉了!

“那念照子这火山,怕不是……”

话还没说完呢,只听得外面“嗡嗯昂!”的响亮声音便响了起来,这是赤牛的角所做成的号子,声音独特而又响亮,这巨大的声响足够从外城传到内城来。

“赤牛号!”两汉子的脸色都变了:这是敌袭才吹响的号子,那些棕皮怪物又来攻城了??

他大哥一蹬便从炕上窜了起来,两步并作三步推门冲了出去,拎起门外的一杆八尺长的铁簇红缨枪,话都来不及说的,向着外城城墙的方向撒腿奔了过去。

他弟并没有入军籍,这种守城的事情他甚至没有参与的权利。他不是不想入守城军,他也想去拼死几个棕皮的怪物,但是守城军不让他入因为他哥哥已经入军了,而他爹也是死在了棕皮兽人的手里。

官府有条子明确的说,男性少于等于三名的家族一名壮丁不得入伍,四名到六名的家族两名壮丁不得入伍,六名以上的家族壮丁不得少于三名。

至于无父无母无儿无女无兄弟姐妹的汉子,若想入伍,必先留种,没有媳妇去找官府,官府帮统一协调分配,还会给五吊大钱,两旬后即刻入伍。

越国民风尚武,便是个女子也舞刀弄枪的好把式,试问哪个越国男儿不想着入伍上阵杀敌?能杀上两三个棕皮兽人,军官都要竖着大拇指称你是顶顶的好汉。

姜资跟他爹他哥跑了近三十年江湖,靠的就是一手红缨枪的本事,手里那杆红缨枪挥舞起来,就像是一朵红云。走在外头跟人打蔓儿,报个“太公蔓”的名号,再看一眼手中这杆花条子,谁就明白这是姜家的那几位了。

不过他家可不仅仅会的是一手花把势,真到了战场上,花条子舞起来开片,那就是一朵血云,倾个把兽人可么得什么问题。

“呵呸。”姜资耷拉着脑袋坐在土炕上,朝着脚边的半沙质的地面吐了口痰。向外看已经看不着他哥姜行的影子了,他的那条红缨枪早被他哥拿走了,手边连个耍耍的事物都没有。

今儿哨子,也不适合出穴,这哨子的,人基本都躲壳子来呢,谁出来看他开方子拧方子啊。

(这壳子就是房子,开方子是用手用头打碎砖头,而拧方子是用手在砖头上钻洞,都是数得上的武行绝活。)

姜资也没心情睡下去了,摸了块干饼,就着小半碗甘甜的水下了肚,就开始寻思要不要去找那念照子。

说起来江湖行业,五花八门是一点也没有错的。五花有那金菊花(卖茶),木棉花(治病郎中),水仙花(酒楼的歌女),火棘花(玩杂耍的)还有土牛花(挑夫)。八门则是金、皮、彩、挂、评、团、调、柳这八门。真要细细说道起来,就这“五花八门”可还止不住哩。

那念照子算是金门的(算命占卦),文武大,姓陈,偶尔还会说上两段戏,不是个不转纲的(不是个不懂行话的)。

姜资爱好和他哥差不多,平日有点现钱就喜欢买点烧酒喝上两口,现在官府下了禁酒令,姜资可真是有段时间没喝上酒了,现在一听他哥说陈瞎子那有酒喝,心里就跟住了群猴子似的,挠啊!

更何况,哥都上战场去了,自己又上不了,这算个什么道道嘛!

非常不爽的姜资推了门出来,回头插上了门锁和蔓子牌,顶着这几乎能把小娃刮走的风朝着陈瞎子家的位置头也不回的走过去了。

还没走几步路呢,姜资突然就感觉不太对。抬头眯着眼看过去,就看到了一个人形的生物,拍打着两片翅膀,向着他身前不远的地方缓缓落了下来。

这什么玩意?

姜资眯着眼:不然他在这狂风里面可看不清,顿了顿脚步,伸手从腰侧抽出来了他随身带着的那把匕首。

落下来的这人,自然就是陆平。

相关小说:歌行大隋火凤凰之超级魔王刀锋特工我在万界是大佬文道祖师爷娱乐之小家便利店混元魔珠全球大异变最强无敌熊孩子都市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