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兵将卡牌系统 >第一百四十章 饮兵之血

第一百四十章 饮兵之血

寒风萧瑟,吹在脸上仿如刀割一般。

钱串子话音未落,营门口禁军的喧闹与嘈杂全都落了下来,仿佛退潮时候突然消失的海平线一般。

苏路脸色一冷,沉声问了:“单老二的抚恤银子少了多少?”

钱串子被苏路的一看,瞬间慌了,手足无措,慌里慌张的说着:“没、也没少多少,没少多少。”

说着话,钱串子就想往人堆里钻。

苏路看了小泥巴一眼。

泥巴灵巧的窜了过去,把钱串子从人堆里给薅了出来。

苏路深吸一口气,压住了胸中的怒意,问着钱串子:

“这赏银是我跟上三省和陛下要的,我想的就是全乎的发到你们手里,不过这些日子我受伤昏迷,没能督促着这事儿。”

“都有谁的赏银少了?跟我说说,我去找兵部,找上三省跟你们要去。”

钱串子身体颤抖,声音里都带上了颤音:“都、督,您真能给兄弟们做主?”

苏路看了一眼大营,营门口,李陵正拨开人群,飞快的跑来,苏路沉声说了:

“钱和勋衔这些东西,都是你们自己争取的,你们敢提,我就给你们要去,喊去。

你们自己若是都不敢提,那我着急什么,兵部上三省再黑,他也不敢吞没了我苏路的银子。”

钱串子咬了咬牙,拍着胸脯大声说着了:“豁出去了,大不了这大头兵我也不当了,娘的。”

“都督,单老二家的日子真是过的苦啊,娘老子都有病,往日里靠着单老大打点儿短工,单老二的饷银勉强度日,现在有了单老二的抚恤,他娘老子的病说不定就能看好了。”

“天杀的黑官,敢吞了单老二的救命钱,老子替单老二告了。”

钱串子拍着胸膛,喷着唾沫星子,脸色潮红,哈着寒气,嚷嚷了起来。

周围的卫军也鼓噪起来,大家身边都有兄弟死难,半个火半个火死掉是最常见的,被吞没银子的事儿是谁身边都有。

“成狗子,胡双,丁山,李毅路……”

数着这名字,苏路的眼渐渐红了起来。

李陵奔到近前,分开喧闹的禁军,向苏路行礼说着:

“见过侯爷,侯爷您伤可大好了?这天寒地冻的,怎么不在府里养好了伤再出门。”

苏路眼睛斜瞥,看着李陵:“我今儿出来不为别的,弟兄们死难的抚恤银子被人吞没了,你这个当都督的,知不知道?”

李陵闻言一愣,嗫嚅着,好一会儿没说出话来。

苏路按住车子扶手,想要站起来,无奈腿上力量不足,站不稳当。

小泥巴急忙过来,扶住了苏路。

苏路站起来,慢走两步,到了李陵跟前,抬手给了李陵一巴掌。

“老子简拔你于微末,不是让你当了都督就喝兵血的。”

“把马鞭给我拿来。”

苏路吩咐着二妞说了。

二妞跳下马车,把马鞭死给苏路。

苏路抬手给了李陵一鞭子,鞭稍甩到李陵裸露的脖子上,立即起了一条血红的印子。

“噼啪”

苏路连着给了李陵几鞭子,无奈身子太虚,累的鞭子都掉在了地上。

李陵不敢抬头,弯下腰捡起鞭子,双手捧着递给苏路:“都督,您打我骂我没事,可别气着了自己。”

苏路拿着鞭子,点着李陵的脑门骂了:

“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这种事都敢干,缺银子了跟我说,老子在北地打仗,别的不多,银子足够你用。”

“说,吞了多少禁军的抚恤?”

李陵苦笑一声:“都督您太瞧得起我了,我那有本事。不过是兵部的主事看我是主官,拿了几百两堵我的嘴,银子都放在我帅账里,我一分都没动。”

“看着兄弟们的抚恤银子被吞,我心里也难受啊,都督!当日打生打死,血里火里拼出来的,看着袍泽父母都快饿死了,这抚恤银子还被吞了,我不难受吗?”

“可是我没用啊,都督!”

“不要说皇上,就连周侍郎,李侍郎他们,我都见不到啊。”

李陵委屈的快哭了。

苏路把鞭子丢到地上,指挥泥巴拿出了自己的官凭,吩咐着跟过来的一群定骧军都尉。

“老程,你拿我的官凭跑一趟兵部,去把周侍郎请来。”

“二妞,你去公主府,不,去禁军军府吧,拿我的腰佩,请大都督过来。”

“你们几个,狗日的,去,把赵普李麟还有巡防营的李大壮都给老子照过来,让他们三把自己手下有多少兵被吞没了抚恤银子,都给我统计好了,送过来。”

几个校尉轰然应诺,骑上马送信去了。

钱串子一众禁军看着发怒的苏路,激动的热泪盈眶,都督还是那个爱护自己的都督,肯为兄弟们出头的都督。

李陵捡起马鞭,递给旁边的小泥巴,问着苏路:“都督,您去营帐吧,那里面还暖和点儿。”

苏路冷哼一声:“去什么营帐,去,把定骧军有多少兄弟被吞没了抚恤,给我统计个数字出来。”

李陵不敢再说,瞪了钱串子几个禁军一眼,转身进了营帐,找主薄统计人数去了。

周侍郎来的最快,定骧军营距离兵部不远,周侍郎又是骑马,来的很快。

“侯爷,这大冷天的怎么在这儿呆着,进营去吧?”

“这定骧军可是侯爷您的兵,这么快就不认侯爷您了,这可不是侯爷您能带出来的兵。”

周侍郎开着玩笑说了。

苏路向周侍郎抱拳行礼:“周大人,我营有死难军士被吞没抚恤的事儿,您知道吧?”

周侍郎脸色一变,眯起了眼睛,声音也变的冷厉起来:“侯爷,你这是质问本官吗?”

苏路眼睛一眯,看着周侍郎:“不错,我就是在质问你,这件事,你知道吗?”

周侍郎脸色红白几转之后,脸上重新堆满了和煦笑容:

“侯爷明鉴,抚恤善后的事儿不归我管,这些日子我忙于处理西城大营跟东城大营的事儿,没大关注这个。”

“不过我在兵部,也确实听到了些风声。这事儿归李敢大人处理,我一个右侍郎,也不便过问。”

苏路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麻烦周大人了,这大冷天的,害你跑了一趟。”

周侍郎闻言一愣,没想到苏路这么直来直去,一点儿回还的余地都没给自己留。

“侯爷,我刚才……”

“泥巴,送周大人。”

苏路吩咐着说了。

小泥巴身影一晃,拦在周侍郎眼前,脸色冷冰冰的:“周大人,请吧。”

周侍郎心中暗悔,自己也是该死,怎么就压不住火气了呢,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一下子就撕裂了跟苏路刚刚形成的战略同盟。

“侯爷”

周侍郎还想挽救一下。

苏路摆了摆手:“周大人请回吧。”

周侍郎心中一怒,因为长期劳累而压不住的火气又冒了出来。

走就走,老子就不信了,离了你苏路,我还就不能当侍郎了。

相关小说:万古武帝绝地求生之战神系统从九叔大弟子开始都市之妖孽战王我是猫大王极品奶爸逍遥大帝史诗召唤天帝星空第一重炮主神竞争者抗战之杀敌爆装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