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兵将卡牌系统 >第一百四十五章 李勋为什么要背叛朕

第一百四十五章 李勋为什么要背叛朕

姜长福走在人群中间,有些心神不宁。

昨日去拜访自己的大靠山李敢,在他家门口等了小半天,天都黑了李敢竟然还没回来。

李敢不会出事吧?

姜长福想着京中的风云变幻,有些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呆下去,还是如同跟着皇长子的那些袍泽一样,投奔图勒。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一个年轻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脸色冰寒的看着自己。

姜长福瞪圆了眼,这年轻人怕不是脑子有病,这样瞪着自己干毛。

苏路冷笑一声:“姜长福,还记得河湾村那些被你屠杀的村民吗?”

姜长福心中咯噔一声,脸色瞬间垮了下来,双目微咪,看着苏路:

“足下是谁?什么河湾村,屠杀什么村民,本将军不懂你在说什么?”

苏路哈哈一笑:“你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

“何崇新”

苏路吼了一声。

正在值守的何崇新一溜小跑,抹着头上的汗水说着:

“我的天爷啊,侯爷您来了,有什么事儿你吩咐,尽管吩咐。”

昨日苏路大闹兵部,今儿不但屁事没有,何崇新还听说左侍郎李敢被下了大狱,兵部里好动人都被连累,这苏路的背景让人惊叹啊。

苏路指了指姜长福:“把你的人都拉过来,给我把这人绑了。”

泥巴二妞已经站好了位,围住了姜长福,苏云也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指向姜长福。

一时间,周围的将军和校尉们都愣了起来,懵逼的看着姜长福。

何崇新不敢怠慢,指挥着手下的军士,把姜长福给围了起来,脸上陪着笑说:

“这位将军,得罪了,属下也是奉命办事,您要是有气,等会儿可以见了李尚书再发。”

何崇新真怕苏路再闹将起来啊,昨日闹没了半个兵部,这要是再闹,兵部怕是要被闹没了呦,自己吃饭的饭碗都要砸了呦。

好悔啊!当初自己怎么就没跟着苏路进定骧军呢,现在最差也是一卫营校尉,说不定还能跟土鳖李大壮一样,现在是一军都督了。

被长枪刀剑指着,姜长福心道完了,在这京城之地,怎么可能会有人知道自己屠村的事儿,指定是仇人没跑了。

姜长福拔出了腰间的刀,神情睥睨:

“想抓我,拿出手令来,让我瞧瞧,是兵部要抓我,还是大理寺要拿我?我堂堂从五品游击将军,不是你们想抓就能抓的。”

何崇新脸色变了,昨个李敢侍郎就是这样跟苏侯爷叫板的啊。

不行,不能让他这样闹将下去。

何崇新着急了,手一挥,骂着手下的禁军:

“都特么死人啊,侯爷下令抓人,你们怕个毛。”

禁军们长枪向前,压在了姜长福的脖子上,四面八方都是枪头,姜长福根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一堆长枪死死压制住了。

被五花大绑的姜长福看着苏路,无论怎么想都想不起来苏路是谁,自己的仇家中间,没有这么年轻的侯爷啊。

河湾村难道还有什么大鱼漏网了?

都怪那群图勒人,自己就是报个仇,这帮孙子竟然屠了村,让自己担罪名,真不是东西啊。

“阁下是谁,我哪里得罪你了?”

姜长福被几个禁军押着,挣扎着问了苏路。

苏路拍了拍姜长福的脸:

“你没得罪我,你得罪的是我爹娘,我叔伯,我村里的老少爷们,是被你杀了的那几百口人,是被你烧了的那几百间房。”

“我本来想着等过了年,就去东塘大营抓你,没想到啊,你小子送上门来了,太好了。”

前面一阵喧哗,李尚书庞德三人相跟着出来,看到禁军绑住了一个将军,李尚书的脸立即就拉了下来。

“苏侯爷,你又来我兵部闹事,欺我兵部无人耶!”

苏路看了李怀远一眼:

“你兵部就是无人,否则怎么能让一个图勒奸细混到从五品的游击将军,还一点儿都不知情。”

“李勋勾结图勒,这位可就是那些图勒兵的向导,带着那些图勒人穿过宣府,并州,到了京城的向导。”

“你们兵部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不是无人是什么,是丢人吗?”

苏路红着眼,看了李怀远。

今儿苏路谁的面子也不会给,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姜长福必须死。

李怀远气的肺都要炸了,这个苏路太嚣张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点也不把自己这个兵部尚书放在眼里,太无法无天了。

庞德拍了拍李尚书的肩膀,压低了声音说着:

“苏路不是这样嚣张的人,这事儿肯定有内幕。”

快走几步,到了苏路前面,庞德打量了一下被抓的姜长福。

“姜长福,东塘大营游击将军,侯爷,你说他是图勒奸细,可有证据?”

苏云咬牙切齿的说着:“我家三嫂就是证据,我们村唯一一个没死在他刀下的人,他姜长福不会不承认吧。”

姜长福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是啊,当初在河湾村,自己是遇上了一个相好的,没想到她会出卖自己,怎么会这样,说好的要等着我回去过日子的。

庞德把姜长福的表情收在眼底,沉声说了:

“既然如此,那这人就脱不了图勒奸细的罪名,来人,带走,打入大牢,我要亲自审讯。”

姜长福挣扎起来了:“你们这是污蔑,**裸的污蔑,我要见李侍郎,我要见赵典大人,你们这是污蔑。”

何崇新劈头给了他一巴掌,骂着说了。

“孙子,你要是找别的官,老子还不敢怎么着你,你找的这都是什么人啊,昨个才被下狱的罪官,是不是生怕大家不知道,你是这些罪官手下的人啊。”

“给我记下来,这小子给李敢赵典送银子,等会儿把这罪名给他加上。”

皇宫,大内。

李定远面前,跪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华服女人。

李清在旁边说了:“父皇,按制,李勋谋反,夷三族,贵妃不论知不知情,都必须死。”

李定远叹了口气,挥了挥手:“带走吧,不要亏待了贵妃。”

女人被带了下去,李清看着李定远问了:

“父皇,李勋谋反,她肯定知情,这些日子我清理宫禁,发现就他馨庆宫与外人勾连的多。”

“有些个不要脸的,竟然跟宫外之人私通,做那等龌龊之事。”

李清脸色酡红的说着,心里却是在纠结,要不要把贵妃私通的事儿说出来,说出来父皇能不能承受得了。

李定远摆了摆手:“清儿,这事儿你自处理就是。”

一个侍卫匆匆进来,递了一份册子给李清,李清看了一眼,眼睛亮了起来。

“父皇,刚刚苏路抓到一个图勒奸细,跟保护李勋的那些图勒人有关的奸细。”

李定远精神一震:

“审,严加审讯,一定要挖出李勋背叛朕的原因,这天下都不想要了,为了什么背叛朕,一定要给朕问出来。”

相关小说:万古武帝绝地求生之战神系统从九叔大弟子开始都市之妖孽战王我是猫大王极品奶爸逍遥大帝史诗召唤天帝星空第一重炮主神竞争者抗战之杀敌爆装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