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兵将卡牌系统 >第三十七章 人头滚滚求恶名

第三十七章 人头滚滚求恶名

刀枪林立,火把熊熊,天门山土匪寨子里,一片狼藉。

寨门中间的地上,一群土匪抱头蹲着,光着屁股坐在地上的钻山豹很是扎眼。

寨子里的喊杀声已经停了,苏路趁夜摸黑上山,原本以为要遇到点儿抵抗,没想到顺利的很。

身上挂了2级兵卡跟1级兵卡的卫军摸掉了暗桩,偷开了寨门,卫军杀入寨中,如遇无人之境,眨眼功夫,就把一个个光屁股的土匪给赶了出来。

何午一脸着急,在李清旁边转来转去,想要蒙住李清的眼睛。

这帮王八蛋啊,睡觉怎么就穿一个小布条,就这样近乎光着屁股出来,不嫌弃丢人啊。

现在已经是午夜,温度已经降了下来,一群光屁股的土匪瑟瑟发抖,抱着膀子,蹲在地上,打着摆子。

苏路继续问着钻山豹:

“你说图勒人要走了,图勒人呢?你寨子里现在有八十九人,哪个是图勒人?”

钻山豹抖抖索索的,声音里都带着颤抖:

“走了,都走了,说是要去用内应劫营,把我的人都给带走了。”

“什么内应劫营?说明白点。”

李清疾言厉色,站到了钻山豹面前,脸色苍白。

她想到了那个可能,图勒人屠杀了运粮队,然后抓了土匪伪装运粮队,骗开北郑大营。

如果真被图勒人得手,后果不堪设想。

光屁股的钻山豹瑟瑟发抖:

“我不知道呀,他们就说劫营,没说怎么劫啊,劫哪里的营啊!”

“我就是个山寨的土匪头领。”

钻山豹快哭了,委屈的仿佛是一个两百斤的孩子。

李清的眉毛皱了起来,脸色也变的很差,看着苏路:

“苏路,你看图勒人想要劫的是不是我们北郑大营,会不会北郑大营现在已经陷落了,我们该怎么办?”

苏路一脚把钻山豹踢翻:“绑起来。”

这才转头看着李清:“宁可信其有,老罗度虽然无能,但是北郑大营不容有失,我这就派人,前往北郑大营报讯。”

李清拦住了苏路:“还是让我的侍卫去吧,持我的公文,你的人去了,不足以取信北郑大营的几位老帅。”

苏路没有什么意见,这事儿本来就是听人事尽天命,说不定送信的卫军赶到的时候,北郑大营已经被屠灭了呢。

钻山豹被五花大绑,仿佛菜市场卖肉摊贩用草绳提溜起的一团肥肉一样。

苏平指挥着人从土匪仓库里拖出一堆绳子,正准备开始绑剩余的土匪。

“干什么呢,谁让你们把剩下的土匪也绑了?”

苏路冷冰冰的看着正收拾绳子的卫军。

拎着绳子的苏平一愣,他刚开发出点儿捆绑的乐趣,怎么二哥发现了吗,感觉好羞耻啊。

苏路继续说着了:

“钻山豹公然屠杀我投降卫军,连十三岁的孩子都不放过,罪大恶极,必须千刀万剐,用他的脑袋让土匪们张长记性。”

“至于这群渣滓,敢动手屠杀我们卫军的兄弟,举刀的那一刻,他们的命运就已经定了。”

“所有卫军听令,天门山一应土匪,屠杀投降卫军,罪大恶极,为了给土匪们长点记性,让他们知道惹上我们卫军的好处,杀光。”

杀光,一众卫军也懵了。

不过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已经彻底养成了服从命令的习惯,苏路的杀字话音未落,一众卫军已经举起了刀。

“苏都尉,且慢。”

李清叫住了苏路,开口说着了:

“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屠杀了这些土匪,会是什么后果?你巡城营变的臭名昭著,你的职务可能都要不保。”

熊熊火把中间,苏路脸色冷峻,看着李清:“是吗?”

“我这巡城营都尉的可是你从北郑大营那儿要来的,你愿意看着我被他们撸掉?”

李清表情一滞,神情讪讪,给苏路讨这巡城营都尉职务的时候,她想的是根本讨不下来,因为一个御侮校尉担任卫营都尉,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过没想到的是,老罗度那个软蛋竟然同意了,让苏路白白捡了个便宜。

苏路不知道李清心里的想法,继续说着了:

“如果北郑大营因为这件事行文,把我给撸了,那我真要看不起老罗度了,打仗不行,砍个把敢跟我们卫军作对的土匪也不行,真是个软蛋啊。”

“杀光”

苏路暴喝一声。

“唰唰唰”

钢刀齐刷刷的落下,外围的土匪脑袋纷纷落地,一片鬼哭狼嚎声音响起。

“杀”

钢刀再次齐刷刷的落下,又是几十颗脑袋滚落地下。

如是几次,土匪就被斩杀干净了,李清花容变色,若不是何午扶着,她怕是已经委顿在地上了。

身为天之骄女,李清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人头滚滚,血流满地。

何午有些气急,苏路这小子办事怎么这么不靠谱,你杀人我没意见,但是怎么能当着公主的面杀人呢,好歹也要等公主走了再杀啊。

看了看怀里的公主,何午也叹了口气,公主虽然武功很好,军职也很高,但是缺乏在军中的历练,连这样的杀人场面都受不了,又如何能够统兵大战呢。

这样一比,苏路这小子就好多了。

一个卫军飞快的过来,附耳在苏路耳边说了几句,苏路展颜一笑,对着李清说了。

“大人,钻山豹的银窖找到了,我们去瞧瞧吧。”

李清忙不失迭的点头,闷着头就向前走。

苏路伸手示意,报信的卫军就飞快的跑到前面引路去了。

何午落在后面,抱怨着苏路说了:

“你小子往日里办事挺靠谱的,今儿怎么这么冲动,不能等公主转过身再杀啊,这下好了,晚上公主肯定做噩梦,吓坏了公主,咱俩谁都讨不了好。”

苏路看着李清的背影,声音也变的冷冽起来:

“公主若是被封在承平之地,这样的场面看不看倒是无碍,但这儿是北境,边塞之地。”

“北郑大营接连惨败,节度府却近乎束手无策,战线一再向南推进,我怀疑再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北阳就会变成最前线。”

“到时候,公主能够提前撤走吗?”

何午摇了摇头:“勋亲之家,守土有责,更何况公主,若是退出自己的封地,封地不保是小事,怕是还会被问责。”

苏路看着前面的李清,声音沉闷:

“图勒人在宣府各地挑起烽火,勾结土匪和有异心的卫军,以为内应,我所做的,就是让这些叛逆知道,得罪我卫军的下场,依附图勒的下场。”

何午脸色一震,陷入了沉思。

前面,李清已经下了银窖,何午紧跟着下去,苏路最后一个慢悠悠的下去。

“银子有一万八千两,钱有两千万,军械若干。”

负责清点的卫军汇报着说了。

李清转头,清理脸颊上一片酡红,看着苏路说了:“把银钱的零头跟人头以战利品的名义上缴宣府,剩下的,苏路你留下来扩军吧。”

“我想通了,北阳城的安危,还是要我自己负责。”

李清的脸庞变的坚毅起来,双眸泛着亮光,看向苏路:

“苏路你指挥有方,战无不胜,我就把安危托付给你了。”

相关小说:万古武帝绝地求生之战神系统从九叔大弟子开始都市之妖孽战王我是猫大王极品奶爸逍遥大帝史诗召唤天帝星空第一重炮主神竞争者抗战之杀敌爆装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