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兵将卡牌系统 >第六十章 他能参赞什么军机

第六十章 他能参赞什么军机

图勒千人队溃败,赵普领军向前,喊开了营门,苏路指挥着运粮队进了大营。

辎重营都尉范才后看到苏路,恨不得冲上来抱着苏路亲两口:

“老哥,你真是我亲哥,我这马上要断粮了,你就给送来了。上次是你,这次还是你,你真是我老范的福将啊。”

赵普把老范扒拉开,语气很不耐烦:

“范都尉,苏兄刚刚击溃了图勒千人队,还要去大帅那儿领功,这交接粮草的事儿,你跟苏兄的副尉接头吧。”

说完拉着苏路就向中军大帐而去。

范才后对着赵普的背影呸了一声:

“穿的倒是人模狗样儿的,还不是仗着自己的家世,真打起仗来,也是银枪蜡样头,中看不中用。”

苏平跟赵胖子好奇起来:“范都尉,怎么说,赵普这小子还是有背景的?”

范才后下巴一扬,满脸酸的不行:

“定镶军都督从来都是勋亲子弟,这个赵普,可是赵家人呦。”

“我跟你们说这干吗,赶紧的,弟兄们,卸粮,今儿我老范许诺各位,大白馒头打肉片子,管够。”

中军帐内,苏路向罗度交令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人,南关大营原都尉罗坚。

罗坚的情形看上去颇为不好,一个胳膊斜吊在胸前,额头上缠了厚厚的纱布,半幅纱布都透着黑红色,站起来的时候,右脚一歪一歪,明显是受了不轻的伤。

看样子他伤的不轻,赵普说他被罗度派上去对阵图勒千人队,被击溃,没想到竟然这么严重。

罗度的脸黑的不轻,他不愿意搭理苏路,看见这小子就来气,对萧副帅努了努嘴,示意他开口。

萧琮眯着眼,笑呵呵的说了:“苏都尉,你未入军营,先立一功,击溃了图勒千人队,是大功一件。我这边有一军被图勒千人队击溃,都督身亡,你来担任都督吧?”

苏路心中自然是不愿意的,既然是一军,那肯定是在中军大营编制内的,以后肯定要常驻中军,打仗怕也是家常便饭。

这中军大帐内,随便拉出来一个都尉都比自己的勋衔大,就更不要提这些个都督了,到时候打仗自己铁定炮灰,卡牌也救不了自己。

“我还是当我的运粮官吧,这挺好。”

赵普站了起来,在一旁添油加醋:

“对对,还是让苏兄继续担任运粮官吧,运粮路上能不断获得灵感,写出新的诗篇。”

“他还会写诗?”

老罗度胡子一翘,一脸不能相信:“怕不是抄的吧。”

不等苏路开口,赵普就替他辩解了:

“大帅慎言,你这话可是对诗词大家的污蔑。您听了苏兄的诗,就能知道这诗究竟是不是他做的了。”

罗度冷哼一声,没搭理赵普。

萧琮倒是来了兴趣:“来来来,赵都督,给大家吟诵一遍苏都尉的诗,在座各位也都是喜爱诗词之辈。”

赵普清了清嗓子,把塞下曲吟诵了一遍。

萧琮捻着胡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声音沉稳:

“好,好一个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我萧琮行军打仗,宿营之时,每每看到蓬蒿间累累白骨,心中惆怅皆无所适,这两句,得让某一抒胸臆也。”

罗度脸色和煦了一些,声音低落:

“秋水就是郑渠吧,能看到长城和临洮的河水,就只能是郑渠了。我罗度去岁离京,至今已两年矣,有负帝君所托,未能驱逐图勒,心中有愧呀。”

一时间,账内满是吟诵塞下曲的声音。

苏路是懵逼的,我就是随便抄了一首塞下曲,你们这都能牵强附会到我头上。

以后读诗要谨慎,毕竟你说了这不是你做的,别人也不信啊。

赵普继续说着:“苏兄大才,初入军中,就写出了这样让人心旷神怡的诗篇,若把苏兄囿于军前,怕是会让苏兄这样的大才埋没,再写不出瑰丽的篇章。”

罗度哼了一声:“就写一首诗,可不一定是什么大才。”

萧琮出来当和事佬。

“好了,既然粮草到了,没了后顾之忧,现在开始军议,我和罗帅已经商定,今晚出击,击溃图勒索子堡大营,夺回索子堡一线。”

赵普不满的看了罗度一眼,对他否定苏路的诗词十分不满,不过已经开始军议,他也不敢再说无关话题,只能忍着不爽听萧副帅安排军务。

“索子堡一线地势平坦,骑兵很容易展开,我军不是图勒轻骑对手,最好夜攻。”

“夜攻不可能,军中士卒多有夜盲症,如何夜攻。”

“我建议自西屯岭前出迂回,命令东路军都督董成自东路前出,西路军自阳平铺一带前出,牵制图勒左翼。”

“董成能稳住东路军不败就不错了,东路前出希望不大。”

大帐内满是议论,苏路坐在赵普旁边,有赵普这个脑残粉给自己解释,不大会儿,也就明白了现在的情形。

东路军主将董成是新上任的,原东路军主将孙成宗将军在前来大营接替罗度的路上遭遇图勒人袭击,尽数被杀,这些日子东路军正在闹腾孙成宗被杀的事儿,董成是否为完全掌控东路军还成谜。

西路军倒是可用,但图勒左翼是昭武九姓的部族军精锐组成,牢牢牵制住了西路军,稍有异动,就是一场大战,打到现在,西路军是不能轻动的。

“也就是只能靠我们自己。”

苏路小声说了。

赵普点了点头,四周看了一下,见没有人注意自己,这才压低了声音:

“我们自己也靠不住,罗度背伤愈发重了,萧副帅威望是有,但是打仗跟老罗度差的就不是一星半点。”

苏路心中一晒,得,自己也靠不住,这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萧副帅拍了拍桌子,引起大家的注意,看向苏路说着:“苏都尉,你屡战屡胜,对我们现在的情形,有什么看法没有?”

罗度突然一拍桌子,声音洪亮:“他能有什么看法,初入军中,运气好打了几次胜仗,真正的大场面都没有见过,老萧你问错人了。”

“诸位,这次大战,如果能夺回索子堡阳平铺一线,我亲自上表,给大家请功,想拿更高的勋衔,就看你们尽不尽力了。”

苏路心中很不爽,丫的,萧琮这孙子是不是跟自己有仇啊,处处给老罗度打我脸的机会。

萧琮被罗度打断,苦笑了一下,这才转向苏路,抱歉的笑了笑。

他也是被苏路的塞下曲给俘虏了,想着让苏路出出风头,今天但凡提出一道有用的军议,回头表功的时候,他就能在功劳簿上替苏路描上一笔,无奈老罗度这孙子搞一言堂,不给机会啊。

苏路在心中把罗度的计划勾勒了一遍,一时有些头大,打仗这事儿,自己不是太专业啊。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他们卡牌。

兵卡林立,军阵重重,层层叠叠,弧线箭头重重,随着苏路的想法而随机切换着。

这是……兵卡推演?

相关小说:万古武帝绝地求生之战神系统从九叔大弟子开始都市之妖孽战王我是猫大王极品奶爸逍遥大帝史诗召唤天帝星空第一重炮主神竞争者抗战之杀敌爆装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