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水浒第一大官人 >第258章 栾廷玉

第258章 栾廷玉

第258章 栾廷玉

李庆在打下祝家庄时,便派出了人马在祝家庄与梁山之间封锁消息,特别是要截住那些溃逃的庄客。

虽然他也知道这肯定是瞒不下去的,但能瞒一天是一天,

毕竟他刚打下这祝家庄,一堆事等着处理,可不想立马就面对梁山的进攻。

此外,梁山退兵时也走得很急,几乎没在路上做过多的停留,

故而等他们都回到水泊附近时,才猛然得知了祝家庄已被新平寨攻下的消息。

无论是晁盖,还是吴用、宋江,在听闻这件事后,全都愣在了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他们猛攻了祝家庄近十天,付出了上千人的伤亡,却没能打下那祝家庄,现在却被新平寨给夺了?

晁盖首先便是不太相信,也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吴用、宋江也同样如此,

虽说是他们二人说服晁盖退兵的,但这是因为定下了“智取”之计,

那祝家庄存粮丰富,吴用与宋江也同样是一心想要拿下来壮大实力的,怎容新平寨夺了去?

而当晁盖、宋江等人了解到,新平寨正是在他们退兵后不久,便对祝家庄发起的突袭,心里更是难受了。

这……这完全便是给他人做了嫁衣啊!

有人甚至在心里猜测,他们与祝家庄交战这事,是否有新平寨的人在背后耍手段。

晁盖深吸了一口气,怒声道:

“新平寨刚夺下祝家庄,人心定是不稳,我欲率兵返回再打祝家庄,众兄弟觉得如何?”

宋江环视了各头领与头目、小喽啰一圈,见众人先是经历了一场恶战,又走了几天的路,都疲惫之极,如何还能再战?

“此地离祝家庄尚需三天时间,匆匆走去,众兄弟必是疲惫不堪,而对方在这段时间里,或许早安稳下来……”

吴用也叹了一声劝道:

“哥哥,此事既然木已成舟,便只能再做他谋算了,还是返回山寨,休整过后再说吧。”

已是有些精疲力尽的其他头领,也纷纷相劝起来,

晁盖难违众意,也自知他的计划有些异想天开了,只好作罢,领兵进入水泊,返回山寨去了。

不过梁山肯定不会任由李庆霸占祝家庄的,待他们休整完后,定会再次对新平寨用兵!

只是李庆在攻下祝家庄,完成了蟒蛇吞象后,实力可谓与日俱增,

待梁山休整完毕之时,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局面,可就不好说了……

阳谷,竹口镇。

夜幕时分,野外的一处破庙中,曾经的祝家庄教师栾廷玉,这时正抱着那根五六十斤重的铁棒,看着眼前的篝火,怔怔出神。

栾廷玉的眼神中,尽是惆怅与迷茫。

他乃登州的贫苦子弟出身,但年少时却有幸拜了个名师,习了一身的好武艺。

师傅原是朝廷的武将,后被奸人陷害,只好郁郁回乡,

栾廷玉艺成出师后,也在当即当了兵,想重走他师傅的道路,闯出一番事业来,为他老人家争口气。

谁知在登州指挥司里厮混了三两年,他却还是一个小小的伍长,反倒是他那师弟“病尉迟”孙立,刚当兵不久,便当了队正,前途敞亮。

只因孙立家世代是武官出身,祖籍崖州人士,父辈调到了登州为官,在军中颇有点关系。

栾廷玉算是看清楚了,他一个农家子,就算本事再好,在登州那地方也绝对混不出头。

于是他单人匹马一铁棒,离开了登州,四处闯荡,

他在漠北与契丹马贼厮杀过,在岭南与作乱的苗人溪蛮交战过,还在西北直面过西夏人最精锐的铁鹞子……

然而,虽然历经了大小百余战,栾廷玉最高的军职不过是一个临时获得的副牌军,

而那支军队,很快便解散了。

到了而立之年,一事无成的栾廷玉回到了山东,依旧是单人单骑一铁棒,除了一身的伤疤外,再无所得。

那时栾廷玉原本是要回登州老家的,但心里却忽然升起了一丝恐惧,

所谓衣锦还乡,衣破又如何有脸面回乡?

曾经离开登州时,他还在恩师面前立下过誓言,定要闯出一番事业来,

现在一事无成,他又该如何面对恩师?

迷茫不定的栾廷玉,于是在东平府地界徘徊不去,直至盘缠用尽,最落魄时,甚至与狗争食。

然而,那狗却是有主人的,他抢赢了狗,却被狗的主人纵着恶仆暴打了一顿。

就在那时,祝朝奉路过遇见了栾廷玉,把解救了出来,并且郑重其事的聘为了教师,每日吃穿不愁,还有俸禄可领,受上万庄客尊重。

于是栾廷玉至此便在祝家庄住了下来,

除了感激于祝朝奉的赏识外,更重要的是,天虽大,除了祝家庄外,他再寻不到容身的地方了。

可惜,祝朝奉年过五十后,再无当初的半点豪气,成了冢中枯骨,三个儿子号称“祝家三杰”,却无一个是人杰。

现在祝家庄已破,他又该到何处去渡过残生?

是的,曾经有壮志凌云的栾廷玉,早已消磨了意志,现在所求的不过是找个地方安享余生罢了。

栾廷玉一时间想了许多,眼前的视线模糊起来,只觉得疲惫之极,

他长叹了一口气,终于慢慢的闭上了双眼,睡了过去。

翌日,天刚蒙蒙亮时,一声马儿的惨叫声忽然传遍了破庙。

栾廷玉瞬间醒了过来,紧握着铁棒鱼跃而起,

破庙不大,他三两步便纵跃到了门外,见到十个衣衫褴褛的人,正用简略的武器,围着他那匹马屠宰着!

“好贼子,为何杀我坐骑!”

栾廷玉大怒,当即挥着铁棒向前横劈了过去,

这些人中,当即分出了四十余人来抵挡,剩下的几人照旧在不停的宰着栾廷玉的坐骑。

这些人虽个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武器也简略得很,但却胜在人多,个个不要命的朝栾廷玉冲去,

而且破庙前这地方,很是狭窄,栾廷玉也不太能施展手段,短时间内竟奈何不了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那坐骑倒了下去,

就在这时,外头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马踏之声……

相关小说:逍遥大女婿少年医王猛卒最强仙婿掌欢我身上有条龙好想住你隔壁盖世金粉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