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水浒第一大官人 >第52章 梁山的过路费

第52章 梁山的过路费

第52章 梁山的过路费

花子虚虽然现在已有些明白过来,觉得这几天的事恐怕与那李庆脱不了干系,

但无凭无据了,他又能找谁说理去

如今木已成舟,他也只能是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了。

经过此事后,花子虚愈发的觉得气闷,于是每天借酒消愁,不理正事,

不过他现在手上仅剩的钱却没供他挥霍多久,便已开始捉襟见肘,甚至还在酒楼勾栏内赊起账来。

但这显然是注定不能长久的,最后被人催还账催得急了,花子虚便让小厮天福儿去李府找李瓶儿,希望她能看着以往的夫妻情面上,好歹借他一二百两银子应急。

天福儿从李府回来后,倒不是空手而归,不过却只带回来了五十两而已,

“怎么才这么一点”

花子虚将这银子拿在手里,显得甚是不满足。

天福儿道“这还是我在娘子面前嚎啕大哭了一会,她才不情不愿的给的,

娘子还让小的给您带话,说与公子你现已分道扬镳,以后就桥归桥,路归路,莫要再派人找她了。”

“臭婊子”

花子虚顿时怒气冲冲的大骂了一声,但很快又觉得没甚意思,便摇晃着身子往酒肆走去,

天福儿忙上前拉着他的衣袖劝道

“公子,我看咱不如用这五十两置办些营生吧,不然很快就又花光了。”

花子虚“啪”的打了他一巴掌,恶语道“你这做下人的,也敢来管我”

天福儿被打得有些懵了,直到花子虚走远后,才恨恨的返回屋里,

他越想越气,又觉得继续跟着花子虚,早晚会饿死街头,又或是被卖掉,于是当晚便偷偷卷了剩下的二十两银子,溜了个无影无踪。

花子虚在小厮天福儿走后,日子过得愈发艰难,又常有债主堵住大门追债,便觉得在这这阳谷县实在是待不下去了。

于是他向应伯爵、白赉光、谢希大等人东拼西借了些银子做盘缠,雇了辆马车连夜往东京城去了。

原来这花子虚其实还有不少族人,单单是他家就有兄弟四人,已在东京城落地生根多年,家族如今也还算是有头有脸,甚至还有人出仕为官。

只是为何这花子虚却从不联系他那些兄弟

因为当初花太监死的时候,花子虚怕族里的人来跟他争夺财产,便故意隐瞒了许多事,心里发虚,巴不得那些族人把他忘的一干二净,自是不会主动去联系,

不过如今已快山穷水尽,花子虚也只能回去,同时心里也怀着滔天恨意,盘算着回东京后,看能不能挑拨一下族人来帮他从李庆这里出口恶气

李庆用大红轿子抬了李瓶儿进门的当晚,两个颠鸾倒凤,挥汗无数,一直狂到四更时分方才就寝,枕上并肩交股,直睡到次日饭时才起来。

妇人且不梳头,丫鬟迎春拿粥进来,只陪着李庆吃了半盏粥儿,又拿酒来吃了一小杯,

这李瓶儿好马爬着,于是就教李庆坐在枕上,她自顾往来活动筋骨。

两个正在美处,玳安却忽然在外边打门,似是有什么急事,

李庆仍没起身,只是唤了他在窗下问有什么事。

玳安说“傅二叔领着三个郓城来的客人,在家中坐等了许久,有许多药材细货要与大官人人商量,还要您签个一百两银子押抵合同的字。”

这倒是正经事,也不好再让客人过多等候。

于是李庆便在妇人的服侍下穿戴起衣服来,

“你暂时先在这几间屋子住下,以后等空了,我便让人选个能动土的日子,把这里与你之前住的那处宅子通身打开,再让你搬过去。”

李瓶儿听后,心里一时欢喜无限,憧憬万分的建议道

“打通的门儿不如与二姐那边的花园取齐,前边再起盖个山子卷棚,方便到花园耍乐。后边还盖三间玩花楼,凭高赏景。”

李庆笑道“都依你说的来办吧。”

两人说话间,李庆已穿好衣裳,直往客厅而去,李瓶儿则留在房里,让绣春磨了墨,拿起纸笔一阵勾勒,兴致盎然的筹划着府宅的改造事宜。

李庆到客厅后,见了傅铭和那几个从郓城县来的药材商人,一番客套后便直接问他们有什么要事。

那几个药材商一阵吞吞吐吐,似是有些难以启齿,于是把目光投向了傅铭,要他代为诉说,

傅铭只好道“大官人可听说过郓城县的托塔天王晁盖”

李庆心想,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只是这傅铭无端端的,提起这晁盖来做什么,

“我知道此人原是郓城县东溪村的保正,今年伙同他人劫了大名府梁中书送给蔡太师的十万两生辰纲,事发后逃到了水泊梁山落草,你提此人作甚”

这些事还是李庆专门找人打听到的,因为生辰纲之事就发生在今年,闹得沸沸扬扬,一度满城轰动,故而也不难得知。

傅铭见李庆知晓晁盖的事迹,便觉得好说得多了,于是继续道

“那晁盖现在已成了那水泊梁山的强盗头子,济州的知府还派了一二千官兵前去剿杀,却反被打得大败而归,至此之后,便再无人能制,行事愈发的猖獗”

看来现在的这个时间点,梁山首位寨主“白衣秀士”王伦已被林冲火并掉,那晁盖成功坐了寨主之位,并且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最近,那晁盖还偷偷派了几个喽啰头目回了那东溪村,过往的商客都得交上一笔孝敬,不然路途绝走不顺,

那地方可是郓城与我们阳谷县的必经之路,所以从那贩药材来这的商人,利益都受到了一定的损失”

李庆听到这里,才终于明白了傅铭想说的是什么,

他于是看向了那几个药材商,

“你们几个是想从我这分得更多的银子,以弥补损失”

这几个药材商连忙道

“也不能说是分大官人的银子,只是觉得东溪村这笔孝敬,该由大家共同承担而已。”

李庆心里虽然有些不快,但想了想后还是答应了这个提议,

不过他打算最近去一趟郓城,一看是想与东溪村的里的梁山头头接触一下,看能不能把这笔钱免了,

而另外一个更重要的目的,是他的下一个任务目标,就在那郓城县里

相关小说:逍遥大女婿少年医王猛卒最强仙婿掌欢我身上有条龙好想住你隔壁盖世金粉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