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一品容华 >一品容华

第六百四十二章 大恩(三)

这一睡,就是半日。

待到正午时,裴璋睁眼醒来,只觉头脑清明,沉沉压在心头的重担似乎也轻了许多。

永安侯夫人目含热泪,坐在裴璋身边,哽咽着说道:“阿彰,你现在感觉如何?你别为我操心了,我以后不哭,也不求死了。我好好活着,你也得好好的,别折腾自己的身体。”

裴璋嗯了一声。

午饭还是馒头和热水。

赶路时吃的都是干粮,馒头硬了些,好在水是热的。裴璋的馒头里还夹了一块牛肉。

按着朝中惯例,被抄家流放的罪民,都是要带着脚镣手铐的。缺吃少穿,被折腾得死个大半也不稀奇。

裴家每个人都能填饱肚子,累了昏厥了还能坐平板车,这已经是李统领额外照顾和优待了。

裴璋填饱肚子后,亲自去找李统领道谢。

李统领年约二十五六岁,身材高大,肤色微黑,看着貌不出众,实则精明干练。他低声对裴璋说道:“裴公子,是太子殿下特意挑了我随行护送裴家人。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们吃苦头。”

原来李统领是六皇子的人。

六皇子被裴家坑得很惨。以宣和帝为人,必会因为六皇子的身世,对六皇子心生隔阂。六皇子没有记恨,还为裴家谋划考虑……

父亲,你在地下有知,会不会觉得羞愧难当?

会不会因为当年做过的恶事而悔恨?

裴璋鼻间泛酸,低声应道:“不管如何,还是要多谢李统领。”

李统领笑而不语,拍了拍裴璋的肩膀。意有所指地说道:“这一路上,一直有人跟着我们。你得了闲空,就去探探他们的底。”

李统领这是在明示,裴璋可以和来人接触,便是私下弄点兵器傍身,他也权当不知道。

裴璋感激地道了谢。

……

转眼又是半日。

傍晚,裴家人又在驿馆外停下了。

生存是人的本能,情形再恶劣糟糕,也得活下去。妇人们也不再哭鼻子抹眼泪,开始帮忙搭帐篷。

随行的一百亲兵,也在驿馆外扎营露宿。和裴家人离了数百米远。

他们都是平国公府的精锐,动作利索快捷,裴家人还没安顿好,他们便都已吃过干粮喝了水。

不过,他们没有都睡,而是分了两班。一半人在休息,另一半人则四处分散开来,每隔十数米一个人。还有的藏在高处的树上,警惕着周围动静。

裴璋走过来的时候,亲兵中立刻有人去禀报统领。

一个又黑又壮的男子很快出现在裴璋眼前,拱手见礼:“苏木见过裴公子。”

广个告,【 换源神器APP www.huanyuanshenqi.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这个男子,正是贺祈的亲兵统领苏木。

苏木的身手,在平国公府的亲兵里足可排进前十,而且对贺祈极其忠心。这样的差事,贺祈理所当然地派了苏木前来。

“是贺祈派你们来的?”

“是。”苏木迅速答道:“世子有令,我等护送裴家人到岭南。我们共有一百人,每人都是以一当十的高手。而且,我们擅长兵阵。沿途若遇到贼匪,便听从裴公子号令。”

和御林军的士兵不同。这一百能征善战的亲兵,完全听从裴璋的派遣号令。

大恩不言谢。

裴璋也无法用轻飘飘的言语来表示心中的谢意,沉默着冲苏木拱了拱手。

苏木忙侧身避让,低声说道:“世子还有吩咐。说等裴公子亲自来找我了,我们才能听裴公子号令行事。否则,就什么都不能做。”

裴璋:“……”

确实是贺祈那个混账会说的话。

裴璋沉默片刻,忽地笑了起来:“不管如何,都要多谢你们世子。”

苏木看着老实,其实心眼活络的很,立刻应道:“裴公子是我们世子夫人的表哥,论血缘关系,我们世子也该称呼你一声表哥才是。既是亲戚,守望相助也是应该的。”

所以,你就安分地做你的表哥吧!别再惦记我们世子夫人了。

裴璋淡淡瞥了一脸憨厚的苏木一眼,心里暗暗哼了一声。

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侍卫。这个苏木,看着憨厚诚恳,实则一肚子心眼。

裴璋很快道明来意:“裴家除了老弱妇孺外,还有一百多男丁。除去年龄大或受过伤的,能拿刀的有八十余个。我想先给他们拿些趁手的兵器,以防不测。”

苏木爽快地应了,领着裴璋去了一辆马车旁,一边低声道:“当日世子吩咐得匆忙,我尽力筹备,一共带了十辆马车。”

“其中两辆马车上,装的是现银。岭南那地方,有银票也没地方取银子。所以,准备的都是现银。一共有四万两银子。有了这些银子,足够支应裴家人两年的衣食了。”

“有四辆马车,装的是布料和日常所需之物。”

“还有四辆马车,放的全是各式精良的兵器。其中,以精刀最多,约有五百把。公子喊人来取长刀吧!”

“对了,我们每人都骑了三匹马。等到了岭南,我们留下一百匹。”

长路行军,一般多是每人两匹马轮换。苏木一行人,特意每人带三匹马。其中一匹,就是为裴家人预备的。

岭南多土人,环境恶劣。到了岭南后,裴家人想安身扎根绝不是易事。

有了这些银子和兵器战马,裴家人便能迅速立足。不管再何时何地何处,手中有刀胯下有马钱袋里有银子,都是很重要的事。

在短短一日之内,准备了这么多。贺祈可谓尽心尽力了。

裴璋沉默片刻,再次拱手道谢。

苏木代主子受了这一礼。

……

正如裴璋所料,这一路并不“太平”。

离京六七日后,官道上的人渐渐多了。也多了一些窥探的目光。

这些目光里,有的是好奇的百姓商人,还有一些隐秘的不怀好意的。

裴珏私下里忧心忡忡:“大哥,似乎有匪徒盯上我们了。有几个假扮行商,一直和我们同路。”

裴璋在烛火下专心地擦拭长刀,寒亮的刀光映出裴璋俊美冷凝的面容:“普通匪徒,怎么敢对着官兵动手。这些人的来路,绝非寻常。”

相关推荐:一婚成瘾:江少的蜜汁丑妻大创造者仙途闲修重生之魏氏庶女京都贵女手册木叶之忍道重生从成为三叔开始灿唐这个雏田有点冷火影之英雄争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