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15 黑布金钱

段初放下轿帘后,对珠子说:“目的地,马上就要到了。”

“我刚才跟你说,钱主簿的私生子,就是为了杀他,你听到没有?”

“别把人想得那么坏。”段初淡淡地说,又抄起了酒葫芦。

……

钟吾县封闭了大门的校兵场内,一个少年放下了手中滴血的鬼头刀。

“没想到我失败了。”少年说。

“我本以为早晨第一线朝阳,照到袁老余,就能破掉他的妖术……我算错了!”少年又说。

跪在雪地里的死囚袁老余,翻翻眼皮,冷眼看看少年。

少年和袁老余对面三丈,坐着淮安府知府黄有年。

以黄有年为中心,雁翅排开有两列座位,一列是属地官吏,一列是黄有年请来的各路高人。

本来这次黄有年不需要亲自出马。

无奈关键时刻,钟吾县令生父过世,按照朝廷律令,必须回家守孝。

钟吾县令就这样毫不迟疑地走了,带着丧父的悲痛,还有深藏于心的侥幸避开旋涡的喜悦。

于是黄有年不得不坐到风口浪尖。

今天是腊月二十五,春节前不砍下袁老余的头,皇帝就要砍他的头。

留给黄有年的时间,不多了。

本来听少年说得头头是道,什么朝阳刚出时妖邪法力最弱,结果倒好,袁老余砍头之后又长出一个脑袋不说,还折损了钱主簿。

黄有年十年前做过钟吾县令,那会钱主簿就是专门帮他跑腿的衙役。

所以黄有年知道钱主簿和这个少年,坊间传闻的关系。

现在少年手起刀落,钱主簿人头掉地,那坊间传闻,少年是钱主簿私生子的事就被坐实了。

黄有年一拍桌案,喝道:“左右,给本府把钱以宁拿下!”

少年的名字,就叫钱以宁。

一帮巡检士兵一拥而上,把钱以宁五花大绑,又押往监牢。

黄有年和珠子的想法一样,认为钱主簿对私生子不闻不问,导致钱以宁恨之入骨,所以趁着这次机会,借口斩死囚杀了钱主簿。

黄有年的目的是斩杀袁老余,而不是让别人借机报复私仇。

他拿下钱以宁,也算是对在场的人,来一个杀鸡儆猴。

必须让在场那些,和钱以宁一样目的不纯的人,知道黄知府并不好糊弄,别乱了他的阵脚。

“各位,钱以宁借刀杀人,本府必定按律治他死罪,现在死囚袁老余尚未伏诛,谁再上?”

在座的高人,昨晚还大吃大喝,现在突然都变成了哑巴,无人应声。

钱以宁一失败就被拿下了,他们才不想重蹈钱以宁的覆辙。

看众人鸦雀无声,黄有年大手一挥。

“鉴于难度不低,现在悬赏增加一倍,从五两黄金变成十两黄金,来呀,把赏钱呈上来!”

钟吾县的户房主簿闻声连忙起身,把手里的黑布包放到黄有年面前。

布包打开之后,里面是两锭五两千足金。

在黑布的映衬之下,金灿灿的黄金晃人眼目。

十两黄金折银一百两,可以在钟吾县最繁华处买一座两进院大房子。

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次却没有勇夫出现,毕竟砍掉袁老余的脑袋,技术性实在太强。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就在黄有年发愁时,校兵场入口一辆马车疾驰而来,旁边跟着的骑马兵丁,在马上大喊:“彭州府刑狱司,红阳班段班主到!”

本来黄有年以为文朝天志向高远,他推荐的人,一定是老练的人才。

结果段初刚跳下马车,黄有年就有点失望了。

不过黄有年并没把失望表现出来,而是很有风度地起身迎接段初,还平易近人的问:“真是英雄出少年,段班主贵庚几何呀?”

段初连忙抱拳:“回黄大人,等到过年初六打春,在下就二十了。”

在黄有年看来,段初的年龄实在太小,有点过于稚嫩。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在少年钱以宁身上栽的跟头,不能再栽一次!

黄有年想到这不禁摇了摇头。

户房主簿还站在黄有年的身边,看到黄有年面有不悦之色,对段初大喝:“区区一个刽子手,见到堂堂四品知府,为何不跪!”

段初看了看户房主簿,根本没把这县衙小吏放在眼里。

“不好意思,在下获得文大人特批,在彭州府见到他也不用下跪。”

段初很懂得活学活用,之前不知道怎么应付这种需要下跪的场合,现在却应付得游刃有余。

自己是文大人的手下,见到文大人都不跪,凭什么跪你淮安府官吏。

段初这个理由,无可挑剔。

马上就火烧眉毛了,黄有年也不会计较这种小事。

“段班主,你仔细看看这个死囚袁老余,可有把握让他掉头伏法?”

段初笔直站着没回头,根本懒得去看袁老余一眼,在他心底,砍头就是手起头落的事情,至于被砍的对象是谁,并没多大区别。

“回黄大人,在下不才,可以斗胆试一试。”

段初这是谦虚,不过在黄有年听来,段初也没有把握。

就在这时,又有把门的兵丁骑马过来传话了。

“禀大人,有昆仑山云游的道士求见,说他有法宝,能斩袁老余。”

一听说是昆仑山来的道士,黄有年登时来了精神。

“速速把道长请来!”

黄有年直接把身边的两个贴身护卫,都派去请人。

趁没人注意,珠子怀抱裹着布的酒葫芦,悄悄地走到段初身边。

她指着袁老余,小声对段初说:“看出门道没?”

段初这才看看袁老余,别人哪怕双手着地跪着,上身也能仰起一定角度,而袁老余跪倒,更像是趴着,就连肚皮都贴到了地上。

段初又看看袁老余的脑袋。

是个光头,上面没有一根头发,比阳光下的白雪还要光亮,而且这颗光头比常人大了一圈。

段初不禁感叹:“好一颗斗大人头,手起刀落肯定痛快!”

“你这人好没眼力,谁问你人头了!你看到袁老余的姿势没?像不像一只上岸的水王八?”

段初扭头看了看珠子。

珠子现在毫无惧色,一点也不怕自己会掉脑袋了。

段初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捏了捏珠子的小下巴。

“干嘛呢,跟你说正事!”珠子推开段初,又把小嘴靠近他的耳朵。

“从姿势上看,这个袁老余肯定是老鳖成精,每次被砍头时,他就迅速把脑袋缩了回去,又用大搬运的法术,转移了那一刀。”

听了珠子的话,段初微微一笑。

“表妹,那要怎么破解呢?”

“很简单,表哥你只要捏住他的鼻子,让这老鳖精缩不回脑袋,然后对脖子手起一刀,保证这老鳖精的王八头瞬间滚落尘埃!”

珠子说完,眼盯着黑布上的黄金,舔了舔嘴唇。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