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22 扬眉吐气

那行字段初认不全,抬手叫一个刑狱司的小吏,让他过来帮个小忙。

换做以前,小吏肯定不会搭理段初,不过看顶头上司,对段初都一团和气,这小吏也不傻。

于是他一路小跑过来,问:“段班主有何吩咐?”

段初指了指户帖新加的那行字,请小吏读给他听。

“姑母家小妹莫梓珠,原应天府人氏,父母双亡,投亲落户段家。”

段初谢过小吏,又把户帖塞进怀里,美滋滋地去文朝天那边赴宴了。

文朝天现在没升任知府,所以还住在府衙内的偏院里。

段初到地方的时候,魏先生已经等在门口了。

看到段初,他伸手帮段初整理衣服,捋直了袖子,又抚平了肩膀,然后又把两边领子压好。

“等会进去千万不要紧张,文大人问什么,你就说什么,乖一点。”

魏先生简单的动作话语,让段初想起了往事。

“先生,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段初有点动情。

魏先生笑笑,道:“你在我眼里就是个孩子,童言无忌但说无妨。”

“先生,九年前我父亲临出门时,就是这样给我整理衣服,从那以后除了母亲,再也没有长辈帮我整理过衣服,你是第一个。”

“令尊是一条钢铁硬汉,没想到也有柔情的一面。”魏先生说。

“你知道我父亲?”段初问。

“令尊快刀无敌,当年应天第一刀客,大名鼎鼎的硬汉,我怎么能没听过,当然,听过但是没缘见过,呵呵,文大人等着呢。”

当朝太祖开国之初,京师,也就是都城,建立在应天。

后来一场剧变,京城又北迁顺天,顺天成了京城,应天就成了留都。

这样就有了两京制度,在留都,也有吏、户、礼、兵、刑、工六部。

段初的父亲,当年就是留都刑部头牌刽子手。

段初总感觉魏先生,知道一些父亲的事。

不过魏先生说没见过他父亲,段初也不好再追问。

何况文大人还在里面,正等着他入座呢。

段初跟在魏先生身后进了院子,又在魏先生指引下,来到了餐桌旁。

文朝天算是一个好官。

虽然做不到尽扫彭州府所有藏污纳垢之处,不过相比以往历任知府,他已经做得够好了,彭州府的治安不错,冤假错案也很少。

对这种好官,段初历来都持敬重之心。

所以段初很拘束,这一场酒喝得并不自在。

文朝天问一句段初答一句,酒席显得有点冷场。

当文朝天得知段初父母双亡时,还忍不住一声叹息,宾主一时默然。

幸好这时,魏先生急匆匆赶来,对文朝天一番耳语。

“本官家乡来人,只能失陪,你自己尽兴喝。”文朝天说完就走了。

文朝天一走,段初挣脱了束缚,一连喝了三大杯,魏先生笑笑,说道:“段初,把酒坛提着,菜也都打包了,回家好好喝吧。”

段初哪里好意思,就说喝好了。

魏先生不由分说,把一坛没开封的好酒,塞到段初手里,又喊来家丁打包了六个好菜,然后一边道歉,一边把段初送出了府衙。

出门时还有小吏跟段初打趣:

“段班主,文大人对你真是器重,不但请你吃酒,临走还要送礼!”

段初一手提着酒坛,一手提着食盒,红着脸没出声只点头。

这一切,都被路过府衙门口的许掌柜看在眼里了。

“听说老马在文大人那只能吃到耳光,而段初不但能吃酒还能拿礼物,不行,迎娶姜小妹不能有一丝张扬,我最好天黑再去。”

……

段初和文朝天,在酒桌坐下的时候,珠子才刚刚睡醒。

她想了一夜往事,还想了个假名字,所以段初走后不得不补了一觉。

珠子睡觉的时候,还把那十两金子抱在怀里,唯恐金子长翅膀飞了。

醒来看到金子,她忍不住笑了。

简单梳洗一下,珠子带着金子,直奔姜屠户的肉摊就来了。

今天是腊月二十六,由于姜小妹的婚期是二十八,而且是嫁过去做妾,姜屠户家也不宜过多宣扬,所以今天肉摊依然做着生意。

临近过年,肉摊生意很不错。

珠子到了摊前,大声咳嗽一声。

姜屠户抬头一看,是那天跟自己拌嘴的黑脸丫头又来了,冷哼一声。

“屠子,哼什么!本姑娘是来买肉的,把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抓紧打包了。”

姜屠户一看,珠子说的是猪头猪后座,猪蹄猪扇排,当场哈哈大笑。

“小姑娘,大过年的,别跟我开玩笑,你那天连猪下水都吃不起,还能买得起这四大件?你知道这些加在一起,要多少钱嘛!”

“屠子,别狗眼看人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姜屠户用斩骨刀敲敲肉案,道:“假如你戏弄我,小心刀不饶人!”

“废话真多,本姑娘有的是钱,就怕你找不开!”

姜屠户气性上来,一边打包一边说:“圣旨大的银票,玉玺大的银锭,就没有老子找不开的!真要找不开,老子不收你的钱!”

姜屠户声音很大。

二楼的窗户一下打开了,姜屠户老婆女儿都伸出头来,看怎么回事。

“大家听到了吧,都给我作证啊!”珠子一声喊,很多人围了过来。

“就是我说的又怎地!东西都打包好了,一共九钱银子,付款吧!”

其实值不了这么多钱,姜屠户是临时加价,故意为难珠子。

结果珠子一伸手,把黄澄澄的十两金锭,咣当一声砸到油腻的肉案上,姜屠户顿时傻了眼。

十两金子,就是一百两银子,全部换成铜钱,能装一麻袋。

姜屠户最近在赌场又输了不少。

所以他哪里能找得开!

找不开,他又舍不得把肉白送出去,就想着怎么赖账。

“大男人,拉出的屎又不能吃回去,找不开就别收小姑娘的钱了。”

说话的是王婆婆。

今天姜屠户不是针对珠子一个人加价,对其他人也是这样,所以巴不得他吃瘪,于是围观的人,纷纷附和王婆婆,声讨姜屠户。

众怒难犯,姜屠户只好认栽。

珠子扬眉吐气,谢过众人,又去对面钱庄把金锭破开。

她换了几个小锭的金子,还有一些碎银子,加上几吊铜钱,然后又雇了一辆小推车,让车夫帮忙把猪肉搬上车,推着送回家去。

确认金锭子不假,姜屠户只能眼睁睁看着小推车远去。

……

“段家,好像发达了。”姜屠户老婆在楼上对女儿说。

姜小妹很平静,说道:

“他们应该只是发了一笔横财,不能长久,等后天我出嫁时,张灯结彩鼓乐齐鸣,八抬大轿到门前,他们的气焰自然会消除。”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