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23 一条窗隙

平日里姜小妹腼腆含羞,有外人在场时,红着脸连话都说不出。

但是此刻在家中,面前只有母亲,她却变成了另外的模样。

遇事沉着,眼神不喜不忧,颇有一分女皇主国的风采。

听了女儿冷静的分析,姜屠户老婆也感觉有道理。

一个刽子手,只能靠砍头拿提成,偶尔发个横财,就大手大脚乱花,哪懂得长久持家之道。

想到这里,她又伸头看看窗外。

姜屠户在楼下看珠子远去的背影,气得吹胡子瞪眼,却又无可奈何。

那把锋利的斩骨刀,突然被他一下剁进了肉案子。

肉案一晃,边上一大块狗肉滚落在地,姜屠户又是一脚跺在狗肉上。

看看平静似水的女儿,对比一下暴躁如牛的姜屠户,姜屠户老婆心说:老娘问心无愧,这杀猪屠狗的货,女儿明明是他亲生的!

想到这里,她又拿起绣花针,在头发上蹭蹭,用心给女儿绣肚兜兜。

许掌柜经营当铺多年,生意兴隆,也算是彭州府的一个大官人。

自家女儿嫁过去,就一定要把许掌柜伺候好了,这样不但女儿能享福,老姜家也能沾沾光。

所以洞房花烛夜的肚兜,必须绣得有情趣一些,不能败了他的兴致。

……

段初一进家门,打眼就看到坐在一摊猪肉中间的珠子。

她正用一大盆水清洗猪肉,嘴角口水隐现,脸上幸福洋溢。

“你这个小吃货,竟然都不怕水凉,就不能烧点热水再洗,回头小手生了冻疮,可别跟我哭。”段初说着,放下了酒坛和食盒。

珠子闭眼抽抽鼻子,再睁开时就是两眼放光。

她急忙忙站起来几步走到食盒前,伸手打开一看,有梅菜扣肉有葱爆腰花,有半条羊腿有整只烧鸡,还有醋溜白菜和红油黄瓜。

这六道文家出品的菜肴,岂是寻常百姓家的吃食可比!

每一道都色香味俱全!

珠子食指大动,趁着菜还温热,拿起筷子就大快朵颐。

“你这呆子,这次也算有良心,出去赴宴,还能知道给我带美食回来!”珠子嘴里咬着那根羊腿,一边吃一边美滋滋对段初说。

段初笑笑,撕开酒坛封口,先给自己倒了一碗酒。

“你为了给我打包,竟然自己没有吃饱?快,一起吃,这次菜多,咱又不缺肉不缺钱,你放开使劲吃。”珠子挥着羊腿骨说道。

段初没有多说,喝一口酒,又把新户帖递给珠子。

浏览一遍户帖,珠子哼了一声。

因为上面没有写她的年龄,而且段家旧的户帖,也没有收回去。

段初看珠子拿到新户帖,没有喜色反而冷哼,就问怎么了。

“这肯定是老魏那条老狐狸,留的后手,假如以后我身份暴露,他就借口说户帖是伪造的,把自己推的一干二净。”珠子心想。

心里这么想,不过珠子嘴上没说,撒谎说刚刚咬到舌头了。

段初也没有多想,把新户帖宝贝般收起来,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珠子别看人娇小,饭量可不小,段初吃好喝好她还没住口,风卷云残,把六道菜吃个干净。

看到珠子这么能吃,段初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怎么跟饿死鬼一样!”他说。

珠子砸着嘴,还在回味无穷,听到段初的话,脱口而出道:“你还别嫌我能吃!要是你被关在棺材里大半年,你比我还能吃!”

这句话一出口,珠子就后悔了。

不过段初并没有追问的意思,笑笑开始收拾碗筷。

珠子反而有点疑惑了,站到段初面前,让段初睁大眼睛仔细看自己。

“呆子,你就不想知道,是谁把我关进了棺材,我在棺材里大半年,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书友都装个,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段初摇摇头,表示不想知道。

“你是我见过所有人里面,好奇心最轻的一个!”珠子说。

“好奇害死猫,不该打听的,我懒得打听……再说了,就算我不问,以后你也会自己说出来,不服气咱们就打个赌。”段初说。

珠子摇了摇头:“我不跟你赌!现在我才发现,你这个人并不傻!”

“你不要黄有年的金子,并不是你不想要,而是因为你知道回来后,文朝天不会亏待你!”

“而且就算我不说袁老余是老鳖成精,你也有本事看穿他的真身!”

珠子说到这里,揪住了段初一只耳朵,逼问道:“我说的对不对!”

段初没有回答,只是打个哈欠。

“吃也吃了,你来收拾吧,我先睡会,晚上还要去城外的棺材铺。”

一听说又要去棺材铺,珠子就有点不开心了。

她是怕阴老板真能找到,洗掉她脸上黑漆的东西。

“阴老板不是说,让咱们三天之后再去嘛,这还不到三天呢。”珠子打算能拖一天是一天。

“姓阴的不过是缓兵之计,他未必能找到洗漆的东西,他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好打开那口古怪的棺材,放走里面藏着的东西。”

段初说到这里,做了一个擒拿的姿势。

“今晚我就要趁他没有防备,提前去看看,棺材里到底有什么古怪玩意!只要他敢养尸,我就把他抓起来,送给文大人处置!”

听了段初的分析,珠子至少不害怕了。

阴老板没有洗漆的东西最好!

至于段初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傻,那也是无所谓。

反正这个呆子,并没有害自己的心思。

想到这里,珠子反而跃跃欲试,非要跟着段初一起去。

因为她的好奇心,实在太强了。

段初借着酒劲,上床睡觉去了,珠子收拾好之后,也眯了一会。

珠子睡得很浅,天擦黑段初的脚步声一响,她就爬起来了。

段初领教过她的厉害,怕不带她她又纵火烧房子,只能带着她。

两人步行来到了城门口。

这时城门还没有关闭,守门兵丁盘问两句,就放两个人出了城。

两人出城趁着夜色,悄悄来到棺材铺后面工坊窗口处。

为了透气,窗户闪着一条缝,段初和珠子两人,两颗脑袋一上一下,眼睛凑近窗缝往里看。

工坊里其他的棺材,包括板材和工具都被清空了。

只剩下那具还插着短锯的棺材,黑漆漆的,在白烛下闪着幽光。

空旷工坊里只有一人。

两人身后的旷野里,又不时传来夜行小动物,窸窸窣窣的声音。

到处都透着阴气森森的意味,珠子连忙紧紧挨着段初。

阴老板就站在棺材旁边。

这时他拿出一块黑布系在口鼻上,一只脚蹬着棺材,两手抓住短锯,用尽全身力气往外扥。

咔嚓一声短锯被拉出,阴老板带着惯性,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没等他站起来,一道黑气就从棺材里猛烈滋了出来。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