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24 两颗脑袋

段初前天甩短锯时,力道很足,短锯穿透了棺材,所以短锯被阴老板拉出来之后,在棺材侧板上,留下了一道直通棺内的缝隙。

黑气就是从这道缝隙里滋出来的。

虽然阴老板脸上蒙了黑布,但是也不敢直接接触黑气。

这时他还坐在地上,急忙用两手撑地移动,屁股连续后挪,在地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拖痕。

直到后背靠墙退无可退才停下,烛光下额头一片蜡黄。

“尸气不沾水的话,就不会发黑,只有阴气才是黑色,黑气越重,鬼的怨气就越深!棺材里肯定有恶鬼!”珠子小声对段初说。

“阴阳相隔,人鬼殊途,人间怎么会有恶鬼出现,别慌,有我呢!”

段初一边安慰珠子,一边把手伸到了背后。

背后插着那把鬼头刀,这把刀是他六岁时,父亲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鬼头刀目前两战全胜!

珠子并不信人鬼殊途。

她使劲蜷缩自己娇小的身躯,拼命往段初怀里挤。

现在她恨不得化作一枚圆润珍珠,再让段初含在口中。

看着自己怀里蜷缩如猫咪的珠子,段初镇定依然。

“鬼魂无影无踪,人是没法对付的,咱们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就当从来没有来过这家棺材铺,好不好!”珠子小声哀求段初。

段初怕阴老板听到外面的动静,连忙看了看里面。

幸好珠子的声音,比蚊子还要小,阴老板并没有察觉。

而且他始终紧盯着黑气,根本没有精力顾及外面。

“就算袁老余真是千年王八成精,被绑起来也不能逃走,只能靠缩头躲避刀斩,最多会一招大搬运,转移砍头的刀锋杀气……”

段初说到这里,揉揉珠子的小脑袋,继续道:

“所以哪怕有妖魔鬼怪,只要他们出现在阳气很强的人间,难免会有弱点和限制,我既为人,就不缺解决他们的法子,别怕!”

段初附在耳边的安慰,总算让珠子稍微安心。

不过她没有脱离段初的怀抱。

只有这温暖怀抱,才能带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这时阴老板看黑气消散,才扶着墙站起来,又走几步捡起那把短锯。

手中有了短锯,阴老板壮了胆子,慢慢靠近棺材。

段初一看就明白,阴老板是打算用短锯,起掉棺材上钉下的镇魂钉。

那七根钉子,表面并没有涂漆,能看出都是铁器。

穷人下葬,棺材一般不钉钉子,大多用麻绳皮条,把棺材底和盖捆在一起,横三道纵两道,横长纵短,这就是所谓的三长两短。

只有官宦富家,才会在棺材上钉钉,不过一般是木榫为主。

至于皇家,木榫之外,也会用青铜和黄金打造棺材钉。

像这口棺材用普通铁器做棺材钉,在彭州府只有一个解释。

这边的风俗是,为防止枉死的人,死前怨气未消,死后诈尸或者还魂,所以要用铁钉镇魂。

风俗是风俗,段初才不管棺材里,是不是枉死的怨鬼。

只要棺里的东西能害人,他就不会放任不管。

工坊里阴老板费了好大劲,刚刚起掉正中那根镇魂钉。

虽然那根镇魂钉有讲究,上面系着一根长长红线,敲入棺材不深,但是也崩断了那把短锯。

阴老板扔掉短锯,又在后腰一摸,抽出来一把羊角锤。

就在这时,咯吱咯吱几声响,一根直没入根的镇魂钉,突然自己转动起来,随着转动不停上升,当啷一声,镇魂钉掉到了地上。

没等阴老板看清,其他五根镇魂钉也一起晃动,眼看就要跟刚才那根一样,自己脱离棺材。

随着五根镇魂钉慢慢松开,棺材盖也跟着缓缓升高了。

大股的黑气,从棺材盖和棺材底的缝隙里冒出来。

珠子这时只觉得阴冷扑面,根本不敢去看发生了什么。

哪怕阴老板跟死人打了多年交道,面对黑气也是步步后退,浑身哆嗦。

他好不容易才钉住颤抖的双腿,甩手把羊角锤一扔,想要打开房门,结果房门根本推不动。

他自己锁的房门,自己竟然打不开,更让房内的气氛,平添几分恐怖。

阴老板没办法,只好纵身一跳,用头来撞开缝的窗户。

段初连忙抱着珠子闪身躲开。

窗户瞬间破碎,一根硬木窗棂飞到面前,段初伸手抓住,然后对着冲出来的脑袋就是一敲。

阴老板哪里想到,寂静夜里的荒野之外,会有人在阴森里隔窗偷窥。

所以段初这一击,结结实实地打在了阴老板的脑袋上。

阴老板当场就晕了过去。

而且姿势很诡异,死人一般,上半身垂在窗外,下半截耷拉在房里。

一直闭着双眼的珠子,突然就被这破窗的动静惊到了。

她以为是恶鬼出棺,闻到窗后活人气息,打破窗户想要来生吃活人。

等她睁开眼,看到阴老板挂在窗上,还以为阴老板下半截被恶鬼扯掉了,拉着段初就想跑。

“妈呀!恶鬼食人了!”她尖叫。

段初拉住珠子,扔掉窗棂指指周围。

周围雾气缭绕,阴气比工坊里还要重,珠子只能再次缩到段初怀里。

按道理珠子之前,能看破袁老余的真身,这次应该也不会看错。

段初就不信邪,一脚踢开了阴老板没有打开的后门,大步走了进去。

由于抱着珠子,段初的脚步,落地显得有点沉重。

脚步一响,剩下那五根镇魂钉,转动更快了。

等段初脚步一停,镇魂钉就全部脱落了。

叮当叮当……听到连续五声铁钉落地的脆响,珠子忍不住睁开双眼。

一只皮包骨头,枯槁如鸡爪的手,突然从棺材里伸了出来。

那只手抓住棺材盖的侧面,稍稍用力,沉重的棺材盖就飞到了一边。

珠子一声尖叫,缩头又躲到段初背后,还用手捂住了双眼。

不过越害怕,好奇心就越压不下去,珠子还是忍不住从指缝里偷看。

棺材盖掀开之后,棺材里就像加了弹簧,腾地弹起来一具尸体。

尸体的肩膀,有明显的左倾。

尸体又转过身子,在棺材里摸出一把鬼头刀,然后又晃晃肩膀。

满身尘埃被他抖落,露出了光鲜明亮的寿衣。

这样珠子就能看见尸体正面,胸口绣着一只又大又圆的长寿龟。

只见尸体一手扶着棺材板,先把一条腿跨出棺材,又腾出一只手,把另一条腿也搬了出来,然后走路一瘸一拐地,向段初逼近。

“袁老余借尸还魂,报仇来了!”珠子尖叫后都不敢去看尸体其他部位,连忙又捂住双眼。

她没看见尸体的脑袋。

面对剧变,段初巍然不动,道:“原来是你!”

尸体没有回话,左腿裂开缝隙,又一颗脑袋夺缝而出。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