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27 阎王冰漆

拐子三看看昏迷的阴老板,叹了口气,骂道:“没用的东西!”

珠子现在恨不得掐死拐子三,不让他说出洗掉黑漆的方法。

段初却非常期待,晃着拐子三就追问,黑漆有什么门道,又有什么方法,能够清洗掉黑漆。

拐子三都六十了,之前被阴魂缠身,已经是元气大伤。

再加上腿上伤口还在,失血过多虚弱到底,骂完阴老板被段初一晃,两眼一闭就晕了过去。

没办法,段初只好掐着阴老板人中,先把他给唤醒了。

阴老板醒来之后,看到段初救了拐子三一命,就给段初跪下了。

原来他是拐子三的亲侄子,拐子三至今未婚,膝下无儿无女,这唯一的侄子就是阴家最后的血脉,所以拐子三拿他当亲儿看待。

彭州府没人知道这件事,拐子三也很少来找这个侄子。

因为拐子三怕自己身上的晦气,会传到阴老板身上,让阴家绝了后。

阴老板一边说,一边搬来家伙什熬药汤,熬好之后在段初的帮助下,又给拐子三灌了下去。

药汤下肚,拐子三恢复了不少元气,被阴老板扶着,坐到了椅子上。

他扫了一眼室内,对阴老板摆摆手。

阴老板马上退了出去。

段初接着又问刚才的问题,拐子三没说话,看了看段初身边的珠子。

段初明白拐子三的意思,就对珠子说:“你到外面等我一会。”

珠子哼了一声,道:“玩什么神秘!我也懒得听这拐腿老头说话!”

珠子说完拂袖离去。

“小女孩,不懂事,你别往心里去。”段初满脸带笑,对拐子三说。

拐子三喝了一口水,完全没有把段初,当做救命恩人去千恩万谢,道:“你嘴上替她打圆场,心里却想着,骂得好,对不对?”

还真被他说中了。

段初加入红阳班之后,本以为能改善生活,结果被拐子三和鬼眼七,两个老家伙联手排挤,弄得穷困潦倒,心里怎么没有怨恨。

“我知道你恨我,所以咱们谈正题之前,要先把这件事说清。”

拐子三说到这,端起茶壶,给段初倒了一杯茶水。

刚才阴老板把能用到的物件,都搬了进来,茶具茶几样样俱全。

按照以前的想法,段初一定会把这杯茶泼到地上。

不过拐子三是花甲老人,毕竟算是行业前辈。

而且珠子脸上的黑漆,还要拜托他说出门道,所以段初就没有狠下心,跟拐子三继续计较。

他接过茶杯,先喝了一小口,静等拐子三的下文。

“我三十岁那年,家里的棺材铺,被同行一把火烧成了灰烬,没办法,为了生存,我只好托人,进了应天府江宁县的红阳班。”

“当时红阳班班主,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

“本来我那会,已经练了六年多的刀法,结果他就是不让我执刀掌刑,整整三年,我在红阳班,没有拿到一文钱的砍头提成!”

“那个青年班主,人称段疯子……现在,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段疯子,就是段初父亲的外号。

段初用力地点了点头。

“明白!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段初不是不讲理的人。

既然当年拐子三入行,受到自己父亲三年的刁难,那自己入行,拐子三以其人之道,还其子之身,排挤自己一年,确实不为过。

这样一来,段初之前对拐子三的怨恨,就全部放下了。

“直到前段时间我才想明白,令尊刁难我,其实是有原因的。”

“他是看我功夫不到家,腿上有残疾,不想让我入这一行,刁难我就是想让我知难而退——可惜这个道理,我明白的太晚了。”

“前段时间我才发现,自己早已被诸多刀下亡魂,缠住了身。”

“为了活命,我先去铁司狱那里告假,然后藏身在老棺之内,想要隔绝那些亡魂,没想到他们早已趁虚而入,进入我体内了。”

段初听到这里,也明白了。

拐子三为了避祸,才会躲进棺材。

他和阴老板按照原定计划,到期阴老板开棺放他出来,结果那些阴魂,在棺材里生长更快,抢占了他的身体,险些要了他的命。

“好了,我的事说完了……”

拐子三说到这话锋一转:“段初,我劝你另谋生路,别再当刽子手了,我的经历,你也看到了,刽子手,真的会遭到报应的!”

段初听了,一口喝干那杯茶。

“谢谢你的好意,心领了!我砍头行刑,并不是窃天掌刑,我是替上天行道,是代皇家执法,所有刀下亡魂,都是咎由自取!”

阴老板正里里外外收拾东西。

而珠子却很关心里面的谈话,所以一直躲在窗外偷听。

听段初说出这段话,她心说不对!

连大字都不认识几个的呆子,怎么能说出这么一番话?

她不知道,这是段初父亲生前说过的话。

这番话段初记在心里,从未忘记。

刚才要不是珠子抢答,他也会把这话,甩到骊炊头上。

听段初这么一说,拐子三忍不住一拍大腿。

“果然虎父无犬子,我当初要是有这个想法,有这个决心,也就不会被那些阴魂缠身了!”

拐子三说到这一声长叹。

“可惜我没有令尊的霸气,我怕遭到报应,每杀一人回家都要烧香拜佛,没想到这样一来心就虚了,反而被阴魂找到了弱点。”

段初看看时间不早了,就问拐子三,知不知道自己父亲其他的事情。

“他离开江宁县,先做了应天府红阳班班主,又进了留都的刑部,成了头牌刽子手,后来我回到彭州府,其他就不太清楚了。”

打听不到父亲的事,段初又换了一个话题:

“那我表妹脸上的黑漆,又有什么门道?”

珠子在窗外,听到段初问出这个问题,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这个事你算是问对人了!”

直到这时,拐子三阴郁的脸上,才显现几分自信。

“当了半辈子刽子手,说来惭愧,我还没真正摸到刽子手的法门,不过家传的打棺手艺还在,这个漆有个名称,叫做阎王漆。”

“什么是阎王漆?”段初又问。

“当年有个土花子,就是装扮成乞丐,专门偷坟盗墓的人,挖开了宋太祖赵匡胤的陵寝。”

“他实在太贪心,竟然要拿走,宋太祖的口含!”

口含,就是塞在死人嘴里的陪葬品,一般是珍珠玉器。

“结果口含一出,宋太祖张嘴吐了他一脸黑水。”

“那黑水,冷如冰厚如漆,沾到皮肉就会渗入肌肤。”

“在打棺材的行当里,流传一句话,叫生前为帝皇,死后如阎王。”

“所以这皇帝龙尸,腹中的黑水,就叫阎王漆。”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