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29 神算测字

“龙女热泪,可洗阎王冰漆!”

这句话一入耳,段初就感觉有门,拐子三说过,阎王漆刚接触皮肤时很冷,刘瞎子把阎王漆说成阎王冰漆,证明他了解阎王漆。

珠子听后,哼了一声。

心说这瞎子果然有两下子,至少龙女热泪和阎王冰漆,对仗挺工整。

众人被这两个名词惊呆了,一时鸦雀无声。

刘瞎子虽然看不见,但是听气氛也知道自己这个答案,镇住了全场。

“我告诉你答案,不是看在金子份上,而是小伙你比较实诚,净说大实话,连本大师神机妙算,天上地下无所不知这都了解!”

刘瞎子捋着胡须,满脸都是得意,也没忘了自吹自擂。

众人想听他讲解阎王漆龙女泪,跟着就是一番拼命地吹捧。

什么蜀汉诸葛亮转世,盛唐袁天罡重生,差点把刘瞎子夸上天。

段初一时真把他当成了在世的神仙,压不住兴奋,连忙上前两步,又问刘瞎子:“大师,为什么龙女热泪,能洗掉阎王冰漆?”

刘瞎子抽抽鼻子,突然脸色一沉。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祖师爷传道下来,就是这么说的,比如千年老蛤,克翻身伏尸,瞎子哪里知道,老蛤为什么能克伏尸。”

段初看刘瞎子有点不耐烦,心说高人都是怪脾气,可不能惹恼了他。

“那请问刘大师,龙女热泪,我去哪里能找到?”

刘瞎子答道:“要想找到龙女热泪,你要先找到龙,何者为龙?能大能小,能屈能伸……”

这时有人插嘴:“大师,你说的明明是孙大圣的金箍棒。”

段初一瞪眼,那人马上缩到了人群后面。

“废话,我还没说完呢,龙能行云布雨,难道金箍棒也能!”

刘瞎子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小伙子,要想知道哪里能找到龙,你再拿八两黄金过来。”

段初没迟疑,走出人群去找珠子。

珠子怕大家看到她,又猜到她脸上是阎王漆,躲到了大树后面。

段初找到她之后,就问她要金子。

“不给!这脸上的黑漆,我还就不洗了,你说要找个好人家把我嫁了,我偏不嫁,再说了,过年春暖花开,我就会被接走了。”

“你在我家一天,我就负责一天,总不能让你因黑脸受人白眼。”

“哼,一个算命瞎子,拿过一两黄金,张口又是八两,这种狮子大开口,一看就是金鎏子那种骗子货色,我宁可留钱买肉吃!”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珠子坚决不给,段初也没办法。

总不能打她一顿,再说了,打一顿也未必好使,她气性上来,回家说不定一把火烧了房子。

段初无奈,摇着头又来到算命小摊前面。

“大师,八两黄金是有的,不过目前不在我手,明天给你行不行?”

刘瞎子哼了一声,说道:“这样吧,你写一个字,我测一测,有缘的话,我免费教给你。”

段初会写的字不多,就用手指,在地上写了一个“初”字。

“左衣右刀,刀剪衣料,你是一个裁缝……”

听刘瞎子说到这里,段初差点冒出了冷汗,心说这瞎子测字是假,想推算自己的身份是真。

幸好他没有推算出来。

就在这时,刘瞎子又伸手摸摸地上的字。

等他的手离开地面,那张脸瞬间冷冰冰的了。

“不对,你这个衤旁,点写得很小,倒像是礻旁,礼者,礼法也,左礼法右利刃,依礼法砍人头——你是一个行刑的刽子手!”

段初听了,连忙擦掉了地上的“初”字。

他重新写了一个“段”字。

“大师,刚才的字我写错了,重写了一个,您再测一次。”

刘瞎子又摸摸地上,道:“段者,一刀两段也,你还是刽子手!对不起,我不跟刽子手和仵作打交道!请你哪里来回哪里去!”

刘瞎子测字很准,在段初心中,愈发觉得他就是绝世高人。

段初不想轻易放弃,还想争取一下。

“小子,你害本大师破了例,不过本大师宽以待人,现在以德报怨,最后再教你一招秘术:龙惧米粒,一斗白米,即可降之。”

刘瞎子说完,摆了摆手,很是坚决。

段初知道再争取也是白搭,对刘瞎子拜了一拜,转身离去。

等段初走远了,大家就忍不住去问刘瞎子,为什么要立下规矩,不和仵作和刽子手打交道。

刘瞎子这次没有驳大家的面子。

“刽子手和仵作,常年跟死人打交道,有的人满身晦气,有的人却积累了不少驱邪破煞的本事。”

“有句话叫,刽子手的刀,仵作的眼,躲进衙门捞阴钱。”

“他们有官方背景,于是在吃死人饭的行当里,被称为两小红门。”

“当年我师父,真正的算无遗策,英明如他,就因为招惹两小红门,被仵作的眼害死了!”

刘瞎子说到这里,站起来仰天一声长叹。

“刘大师,什么是仵作的眼?”看刘瞎子要走,有人拉着他问。

“仵作的眼,简单点说就是阴阳眼,能破除一切幻象,另外还非常恐怖……天好冷,肚子也饿了,我要回家吃点东西,回见!”

刘瞎子说到这里,甩开那人的手,把摊子一卷夹到了腋下。

哒哒哒,竹杖点着青石板,刘瞎子渐行渐远。

……

回家路上,段初不停埋怨珠子不给钱,珠子也没解释,找了一家文房四宝店,买了笔墨纸砚,又寻了一个旧书摊,买了几本书。

珠子到家,先翻看买来的菜谱。

她按照菜谱上说的,做了两荤两素四道菜,又烧了鸡蛋汤。

她喊段初吃饭,段初就是不来。

“刘瞎子通过测字,就能知道我的身份,哪怕我换了个字,也躲不开他的法眼,他明明就是有道行的高人,绝对值八两黄金!”

珠子一听就笑了。

“我的傻哥哥,他哪里是测字推算,是他的鼻子非常灵,闻到了你身上的杀气和血腥味,你靠近的时候,没看到他抽鼻子嘛!”

珠子又是好一番哄,段初这才坐下吃饭。

晚上段初打算去找魏先生,问问魏先生,哪里能找到龙。

毕竟魏先生学识渊博,说不定从他的嘴里,能有意外的收获。

珠子走过去,拦住了段初。

“魏先生一介文人,哪里晓得阴阳之事,你找他也没用,还是在家里,我教你识文断字。”

珠子一句话,倒是提醒了段初。

“对对对,跟魏先生这种文人,还是少说鬼神龙凤的事,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子不语……”

段初挠挠头,后面他又忘词了。

“子不语怪力乱神!你看看,你连话都不会说,就不怕以后出去丢文大人的脸!还是老实呆在家,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