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33 婚期烦事

烧了那张纸后,珠子还感觉不稳妥,偷偷回房又写两张拿回来。

假如刘瞎子泄露了她的身份,东厂和锦衣卫的大批人马,还有皇家御用的道人和术士,都会蜂拥而至,到时珠子想跑也跑不掉。

没有段初的帮助,她灭口刘瞎子的几率不大。

还有魏先生,珠子同样不放心。

魏先生对段初,有知遇之恩,段初敬他如师。

就算段初能帮她灭口刘瞎子,也绝不会对魏先生下手,所以她打算,还是离开此地更安全。

珠子想到这,掏出那两张金箔纸,又在小坟前点燃了。

段初写了不少横,找珠子点评,前院没有找到,就来到了后院。

他看到白雪推起来的小坟,问珠子为什么要堆坟烧纸。

珠子连忙又捧起一把雪,盖到了小坟的上面。

“大过年的,我干嘛堆坟头,我是在堆雪人,快过来帮我堆。”

段初摇摇头,道:“刚才明明是一个坟头。”

珠子又从怀里,掏出一个酒袋,对段初晃一晃。

“上次不小心,剪坏了你的酒袋,刚才又给你淘了一个,酒葫芦随身带着不方便,还是放回原处吧,以后就用这个酒袋好了。”

段初接过酒袋一看,小牛皮制成,针眼细密缝线规则,做工很精致。

一面绣着辟邪的二郎神,一面绣着两个娟秀小字。

“那两个字,一个是如一个是意……如意如意,如我心意的意思。”

段初对酒袋爱不释手,早就忘记了小雪坟头的事。

酒袋密封也很好,段初感觉价值不菲,又问珠子:“多少钱买的?”

“五钱银子!你还别嫌贵,在京城或留都,这样的上品货,五两银子你都买不到!要不是卖家着急出手,我也压不到这个价。”

段初笑笑,把酒葫芦放回耳房,又跑去往酒袋里灌酒。

段初一走,珠子哪有心情堆雪人,看纸灰都已飘去,一脚踢翻雪堆。

……

珠子和刘瞎子,在下午都有点坐立不安。

同样坐立不安的,还有姜屠户一家,吉时早已过去,别说迎亲队伍,连一声锣鼓都没听到。

姜屠户老婆跳起来老高,手指着猛灌老酒的姜屠户,骂道:

“你这蠢材,让你找人去催许家,到底去催了没有!”

“我都亲自去催过两遍了,许府没张灯也没贴红,院内静悄悄,许掌柜不露面,家丁也不让我进门!你这婆娘还在这里聒噪!”

姜屠户说完甩手摔碎了手中酒碗,揪住婆娘的领子就要打。

姜小妹突然站起来,使劲一拍身边的小桌:“今天还动手打老婆,是想让新郎官学你嘛!”

新郎官没来,姜屠户作为一家之主本就惭愧,闻言松了手。

姜小妹手按红盖头,咬牙切齿。

“小妹出嫁,大哥不来就罢了,假如新郎官也不来,等到天黑,我就吊死在许家大门上!”

姜屠户的大儿子,为了读书备考来年科举,春节都没回来。

姜屠户两口子对视一眼,一起上前安慰姜小妹。

在婚礼上帮忙的姜姓本家,看情形不对,一个个悄悄走了。

以王婆婆为首的一帮街坊,站在远处交头接耳。

“姓许的放了鸽子,老子脸都要被丢光了!”姜屠户心道。

直到天黑,也没人来迎亲。

姜小妹掀掉红盖头,拿起一根麻绳一把剪刀,就要去许家拼命,被姜屠户两口子堵门拦住。

这时楼下敲门声响起。

姜屠户下去打开门一看,许掌柜青衣小帽,一副家奴的打扮,身后是一顶两人抬的小轿子。

“姑爷迎亲来了!”姜屠户终于抓住救命稻草,扯着嗓门对楼上喊。

姜屠户大喊是为了安抚姜小妹,他心里的不痛快,还没发泄呢。

许掌柜伸手在怀里一掏,姜屠户绷着的脸,马上绽放笑容。

“岳丈,小婿临时谈生意来迟,该罚!些许银子,权当罚金。”

那是一包封好的银子。

姜屠户连忙抓在手里,掂量一下就知道,最低也有五十两。

“岳丈,以后逢年过节时,礼金自然不会少了你家。”许掌柜又说。

“男子汉以大局为本,有急事来迟也没啥,我一个杀猪屠狗的,才不在乎什么良辰吉时!”

姜屠户说完,让许掌柜在楼下稍坐,自己上楼把事情说了。

“欺人太甚!白天不来黑天来,不见红衣鼓乐队,不见八人抬大轿,有钱就能这么欺负穷人家嘛!他想娶,我还不想嫁了呢!”

姜小妹说完,冷哼一声坐到床边。

“前日毁了段家婚约,这次再违了许家,以后你还怎么嫁人,从今天起,你生是许家人死是许家鬼,嫁也要嫁,不嫁也要嫁!”

姜屠户伸出手,把女儿往外拉,姜小妹不从,使劲一推他。

正好推到姜屠户胸口,那一封银子掉落在地,牛皮纸摔破,银锭子乱滚,地上白花花一片。

看到这么多银子,一直不说话的姜屠户老婆,也来劝女儿。

姜小妹看看地上的银子,先是绝望,后来又大笑。

绝望的是,父母贪财;大笑的是,以后自己就是有钱人了。

“既然二老贪财,娘家无情,那女儿只好从命了!”姜小妹说完,放下了手里的麻绳,把剪刀塞在贴身处,自己盖上了红盖头。

就这样,姜屠户两口子牵着女儿,引着她走下楼。

把姜小妹的手,交到许掌柜手里,两口子作不舍状,抬手装擦眼泪。

许掌柜把姜小妹送进小轿,一拱手,离开了姜家。

进了许家大门后,小轿绕开正院,在一处偏院停下了。

许掌柜领着姜小妹下轿进房,急忙掀开了红盖头。

姜小妹一看,几根红烛已点亮,中间一张大桌上,摆满了酒菜。

“心情差,没胃口!”姜小妹说。

许掌柜最近担惊受怕,现在看看小家碧玉的姜小妹,陡然火起。

他咂咂嘴搓搓手,上来就揽住姜小妹,把她往洞房里面拖。

姜小妹突然手一翻。

要不是许掌柜反应快,那把雪亮的剪刀,就要插到他的脖子上。

姜小妹继续追刺,许掌柜左右躲闪。

姜小妹看刺不到许掌柜,就把剪刀对准自己咽喉。

“说不清为什么天黑才去迎亲,那么你我之间,今夜必死一个!”

许掌柜也是会武的人,按道理,他制服姜小妹,易如反掌。

不过他怕段初报复,本就是惊弓之鸟,一听要出人命,立马蔫巴了。

“娘子莫急!本来我打算隆重办婚礼,结果刘瞎子说,屠户杀生无数,娶他女儿切不可声张,不然就会晦气上门家破人亡……”

许掌柜为了安抚大怒的姜小妹,撒谎都不带眨眼的。

“好你个刘瞎子!”姜小妹一声吼,掀翻了饭桌。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