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35 封魂取冰

面对骊炊的问题,段初挠着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骊炊哈哈一笑,道:“明知他是冤枉的,砍了,你就是故意杀人,不砍,你就违抗了法令,所以,你到底是杀人,还是抗法?”

“那我不砍,我可以找到真凶,帮他洗冤脱罪!”

“假如朝廷不给你时间,让你去查找真凶呢?假如皇帝就是要你砍那个人的头呢?就凭你,区区一个刽子手,也敢拂逆皇帝?”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骊炊一番追问,吵得段初脑壳疼。

“珠子!珠子!”

段初在以前,从没想过这么内涵深刻的问题,所以才会喊珠子,想让珠子帮自己出个主意。

骊炊听了,笑得更放肆了。

“呵呵,你这个傻小子,竟然把杀父仇人,当成公主供在自己家里,实话告诉你,那个黑脸丫头,就是杀害段疯子的玉骷髅!”

“段疯子就是传说中,那刽子手的刀!”

“能杀他的,除了仵作的眼,就只有万年不死的玉骷髅!”

骊炊说完深吸一口,鬼头化作一团黑气,自己被自己吸到口中,越来越淡,很快无影无踪。

“不可能!”段初吼道。

珠子听到动静起床,推门进来时,看段初在梦里使劲摇头。

她连忙把段初从噩梦里叫醒,问他梦到了什么,段初没有任何隐瞒,把骊炊的话和盘托出。

珠子拉出床底那个装骊炊脑袋的木匣子,一脚踢在了上面。

“假如你砍头的死囚,真是被冤枉的,这个以后再说……哥,我都没有见过伯父,不可能杀他!而且,我怎么可能是玉骷髅!”

“听说玉骷髅冰骨玉魂,肌肤冷得彻骨!我证明给你看!”

珠子急着打消段初的疑虑,也顾不上男女有别,掀起了段初的被角。

段初还没反应过来,珠子已经钻进了被窝。

血气方刚的他,只觉得一条柔若无骨的温暖小鱼,滑到了自己怀里。

突然有点燥热,他连忙跳下床。

“妹子,我信你,你绝对不是传说中的玉骷髅,这是骊炊在挑拨离间,而且我也知道,我的杀父仇人,是一个大脑袋的和尚。”

珠子看段初很本份,没有占自己便宜,更佩服他的为人了。

“假如不是深陷危机之中,真想和这个呆子共度一生。”珠子心想。

珠子也跳下床,看了看那个木匣子,扭扭捏捏不好说出口。

“妹子,有话你说。”

珠子没办法,只好直接问:“哥,你还是一个童男子吧?”

段初羞红了脸:“我连媳妇都没有,这个还用说嘛!”

“没有媳妇,不是还有倚翠楼的嘛,你去府衙,每次都要路过的。”

段初把手摆得像风车:“我可以发誓,一次没去过!”

珠子从上到下看看段初,微微一笑,道:“只要你是童男子就好。”

段初看珠子眼光暧昧,噔噔噔几步,一路后退到门口。

“这样不好吧,我一直把你当自己妹妹,从来没有其他想法。”

珠子听了,羞得喘不过气。

半天她才缓过来:“呆子,你想哪里去了!臊死人了!我问你是因为……你附耳过来……”

段初红着脸,把脑袋凑了过去。

“那通天道确实有功效,虽没让骊炊步步高升,却让他能阴魂不散,不然也不会入你梦中,现在你是童子之身,就能治他……”

段初按照珠子后面的吩咐,出去很快又回来了。

他手里拿着那个新的酒袋,仰脖子灌了一大口酒,然后一低头。

与此同时,珠子抬起了自己踩在木匣子上的脚。

段初没有把酒喝下去,而是含在嘴里,张口对木匣子喷了出来。

酒雾沾到木匣子,连带周围空气化作厚厚寒冰。

段初和珠子如此反复,直到把木匣子的六个面,都喷了不少酒。

这样那个木匣子就化方为圆,成了一个大冰球。

珠子让段初捧着冰球,放到地窖里去,还说:“我本来还怕地窖里的食材,来年天暖会坏掉,现在有了这个冰球,就不怕了。”

果然如她所说,冰球放入地窖之后,地窖里冷得切骨。

再打几桶水倒进去,水也跟着化成了大块的寒冰。

把这些冰块码在一起,地窖就成了一个冰窖。

封上冰窖回到卧室,段初感觉房里的寒冷,也消散了。

珠子擦擦手,洋洋得意:“骊炊肯定怎么也想不到,他不散的阴魂,会被本姑娘封起来放在地窖里,成了给食材保鲜的冰球。”

段初越来越佩服珠子了。

“妹子,你真神了!酒能封住阴魂,这是为什么?”他问。

段初在刘瞎子那问不到为什么,在珠子这里,还是能问到为什么的。

“很简单啊,童男属阳,酒又刚烈,加起来正好克制属阴的鬼魂,当然只能克制骊炊这种,至于厉鬼恶鬼,这法子就不灵了。”

“真没想到,酒还有这个妙用。”段初不禁感叹。

珠子坐在床边晃着小脚丫,道:“假如我说酒能成精,你信不信?”

“我肯定不信,酒是无命之物,怎么可能成精!”

珠子一撇嘴,站了起来:“你自己都说过,酒者,乃熟谷之液,水谷之精,酒怎么就不能成精!切,不信拉倒……睡觉去了!”

除夕夜折腾这么久,两个人初一当天,都睡到很晚才起来。

珠子又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兄妹俩好一番大快朵颐。

……

大年初一,刘瞎子脸上笑吟吟,心里却泛着嘀咕。

刘瞎子的妻子三十多点,比他小了十岁,是个真正的盲人,不过勤劳贤惠,洗衣做饭都行,还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孩子刚满月。

看看忙碌的妻子,逗逗可爱的儿子,刘瞎子感觉非常满足。

刘瞎子许了一个新年愿望:“老天保佑,鬼丫头能信守承诺,切莫打散我来之不易的家。”

……

虽然嫁入许家才三天,动不动就耍剪刀的姜小妹,已从许掌柜那里,争取到每天一两银子的零花,还得到可以自由出入的默认。

从她嫁过来,就没像彭州府其他的小妾一样,去拜见正房夫人。

春节不宜大动干戈,她决定,过了元宵节再去报复刘瞎子。

这几天,她要好好享受一下,有仆人丫环伺候的生活。

姜小妹不让许掌柜近身,没有儿女的许掌柜,娶姜小妹给自己留后的愿望,只能等一等了。

许掌柜一时成了,春节期间,倚翠楼消费第一的大户。

……

彭州府衙大堂很寂静,“明镜高悬”的牌匾,黑底金字气势不凡。

牌匾下坐着文朝天,大年初一他却愁容满面。

文朝天身边,是喜怒不形于色的魏先生。

“先生,我升官的任命,怎么还没来!”文朝天说完一拍惊堂木。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