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06 官府赏银

文朝天的贴身丫环,是文妻逛街时买入门的,三年前文妻落水身亡,文朝天没有续弦,那个丫环也没有遣散,一直留在他身边。

来彭州上任之初,文朝天就把这个丫环,和几个家丁一起带过来了。

除去丫环家丁,文朝天还带来一个人。

就是刚刚疾步跑进来的幕僚,这人年约五旬,是文朝天的心腹,不是朝廷任命,不领官府俸禄,一应开支都是文朝天自掏腰包。

幕僚姓魏,名字没几个人知道,大家都称他为魏先生。

文朝天看魏先生跑得急,险些被门槛绊倒,说道:“事虽至此尚有希望,何必如此慌张!”

文朝天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悦,不过相对其他下属,已经非常客气了。

要知道马千里等人,动辄就要挨他的大嘴巴子。

同知是知府的佐官,文朝天以前连知府都敢顶撞,下属那还用说嘛!

魏先生这个人涵养极好,喜怒不形于色,听到批评表情也毫无变化,对文朝天微微一拜,一字一顿地说:“大人,段初求见!”

“段初,谁是段初?”文朝天问。

在彭州府,文朝天身为同知,响当当的二把手,官职可不小,他怎么会认识彭州府刑狱司下辖的红阳班里,区区的一个刽子手。

地上跪着那两个,是这次死囚越狱的直接责任人。

一个是负责刑狱司的司狱,一个是负责看押谢羽文的牢头。

听到段初这两个字,司狱感觉这个名字很是熟悉。

司狱连忙在脑海里搜索一番,电石火花间,很快就找到了答案,马上跪着爬到文朝天面前。

“禀大人,段初是红阳班的刽子手之一,这次其他刽子因病告假,只有他在值,所以经过大人您批准,斩首谢羽文由他执行。”

文朝天听后哼了一声,抬腿一脚,把司狱踢得滚出去老远。

“本官知道,刽子平时收入微薄,以砍头提成为生,难道这小子,是为了那十两银子而来?事急燃眉,他竟然还敢来此添乱!”

文朝天这就要发话,让马千里去把段初拿下。

魏先生凑到文朝天身边,耳语道:“大人,不可!段初这次立了大功,他已经力斩谢羽文,现在提着人头和凶器前来复命了。”

文朝天听了不由得哈哈大笑。

谢羽文一案,得到了宫里的关注,尤其皇帝还下了密旨,让彭州府把谢羽文的凶器交上去。

“人头留下示众,凶器呈交御前,如有差池,严惩不贷!”

这是代表皇帝的锦衣卫,上门来转达的口谕。

这次谢羽文越狱,文朝天压着消息没敢上报,上山围剿,就是押上所有赌注,做最后一搏。

本来消息还控制在最小范围内,假如他带队上山,那就会满城风雨。

到时想瞒也瞒不住了。

抓住谢羽文,还可以将功补过,抓不住,那就要革职查办。

没想到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竟然有人斩了谢羽文,而且还把人头和凶器,两样都带回来了。

文朝天突然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这才会大笑。

“大人今天逢凶则怒,化吉则喜,有点失态了。”魏先生轻声提醒。

文朝天这才止住笑声恢复常态,又派人去叫段初。

段初只见过文朝天一面,没想到这个时候文朝天竟然还没休息,他没进门就把装人头的布袋连那把九环刀,铛啷啷扔到了地上。

进门他才发现,桌案后面,端坐着不怒自威的文朝天。

还有站成一排的捕快并巡检,跪伏在地的司狱和牢头。

在小老百姓眼里,除了牢头其他都是大人物。

看到这些人,段初愣住了。

段初从小到大没有父亲的指点,有些场合他应付起来,就不如那种父母双全的孩子那么自然,比如现在,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谢羽文逃脱的消息,是魏先生偷偷告诉他的。

他本以为,今晚兑换赏银是魏先生做主安排。

按道理见到文朝天,段初该下跪行礼,不过他膝盖很硬,除了父母之外,只跪德高望重的长辈,官再大,也不是他下跪的理由。

文朝天微微一笑,并没有计较这点小细节,看了看马千里。

马千里连忙过去,打开布袋查验。

“大人,是谢羽文不假!九环刀也是谢羽文的行凶利器!”

文朝天对段初点点头,说道:“真是少年有为,本官记住你了,魏先生,劳烦你先带他下去,赏银十两……不,赏银三十两!”

张屠户一年辛苦,也就赚二十两银子,除掉花销,最多能攒下十两。

段初去骑龙山一趟,竟然一下就得到了张屠户三年的积蓄。

段初连忙抱拳:“谢大人赏!”

马千里跨步上前,斥道:“你这小子好没规矩,谢赏竟然敢不跪!”

文朝天哼一声,道:“马捕头,假如是你冒雪上山斩了谢羽文,你也可以见面不跪本官!”

马千里捂着半边肿脸,狼狈退下。

魏先生带走段初后,文朝天站起来,走到九环刀旁边。

他一跺脚,九环刀被震得飞起来,又被他抄在手里。

只见他一挥胳膊,刀光一闪划过茶几上一个茶杯,茶杯一分为二,上半截跌落地面摔成碎片,下半截还留在茶几上,断面整齐。

马千里本来是彭州府的高手,不然也做不到总捕头的位子。

看了这一刀,马千里心下凛然。

马千里心说文大人好快的刀,而且这一刀的火候,拿捏得也刚刚好。

他自知也没有把握躲过这一刀。

文官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本官有天子密旨在手,这件事到此为止,谁也不许再提,否则不论是不入流的胥吏,还是有品级的官员,本官都定斩不饶!”

捕快和巡检本是武夫,都能看出来文朝天的刀法非同凡响。

再加上这个文大人,历来行事果敢手段狠辣,大家哪里敢去拂逆他。

房间里的人都战战兢兢点头,纷纷保证,会管住自己的嘴。

文朝天这才哼一声,扭头去看那个牢头。

“谢羽文虽然能缩骨越狱,但是要想冲破封锁拿到凶器,就必须有内应,本官已经查明,是你收了他的贿赂,做了他的内应!”

牢头听了,磕头如捣蒜。

“大人,冤枉啊!”

文朝天嘿嘿一笑,摆了摆手。

马千里连忙和手下两个班头一拥而上,把牢头踹翻又绑了起来。

……

此刻段初家的正房主卧里。

那个女孩捏着窝窝头,一脸的哀怨。

她从来没有吃过,这等粗糙磨手的东西。

想想曾经的锦衣玉食,再也忍不住两行清泪。

棺材漆瞬间被泪珠冲开,化作黑水滴落在她手上。

泪如雨下,黑漆落尽,露出一张粉扑扑俏脸。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