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64 你怎么把人杀了

老于每天天不亮,就要进城掏粪,拉粪车挥粪勺的人,平时走到哪,人人都捏着鼻子躲避,简直比晦气的刽子手,还要讨人嫌。

不过段初见面就跟他打招呼,这次又给了赏钱。

老于手握铜钱,一时对段初感激涕零,本着投桃报李的想法,也没有问一问段初,正在查什么案子,就说出了自己看到的疑点。

“段老爷,我天不亮刚进城的时候,就看见当铺的许掌柜,在大街上到处溜达,鬼鬼祟祟的样子!”

老于看到的,确实是许掌柜。

不过许掌柜那会在大街上团团转,是为了找自己的大夫人。

段初拍拍老于的肩膀,答应替他保密,就让他先走了。

他又把老于的怀疑,告诉了牛巡检。

牛巡检一甩马鞭:“昨天夜里,宋时声那边的尸首,已经全部被认出来了,苦主看到尸首主动交代,死者都和姓许的有关联!”

就在这时,彩珠银簪也被杂货店老板,认出来了。

那边的巡检兵丁来汇报,牛巡检和段初,就来到了杂货店。

牛巡检想想文朝天的警告,一张牛脸尽量笑对杂货铺老板,又亲自提了一条凳子过去:“老板,辛苦了,有事慢慢说,先坐。”

杂货店老板,当时就跪下了。

“牛大人,您面带笑容,还给小人搬板凳,小人心里没底呀!许夫人被害的事,真不是小人做的!”

杂货铺老板的想法,其实也不算是错。

以前但凡有官吏笑脸对人,不是想栽赃陷害,就是想敲诈勒索。

牛巡检本性难改,气得大骂:“胡搅蛮缠,老子给你脸了是不是!”

听到骂声,杂货铺老板反而心里有底了。

“回牛大人,许夫人经常会来这里买杂品,十次来,小人有七八次看到,她头上就插着这个簪子,唉,没想到,她会被害了。”

牛巡检哼一声,道:“你怎么知道,许夫人被害了?”

“我猜的,因为我看到,簪子上有血……牛大人,我夜里还看见,许掌柜失魂落魄,有杀妻之嫌。”

谁还没个手紧的时候!杂货铺老板以前为了周转,也吃过当铺的亏。

现在许掌柜失势,正是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捶的时候。

他忍不住顺势踩一脚。

段初又问了几个人,这些人都说看到许掌柜夜里神出鬼没。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许家。

段初一皱眉,心说姓许的,这可不是段爷针对你!

牛巡检马鞭一挥:“孩儿们,把许家围起来,狗也不要放跑一只,本官和段兄弟,马上去找文大人汇报,回头再捉拿罪犯归案!”

……

这个时候,姜小妹正在马府里,面对马千里哭哭啼啼。

茶几上,放着那把锋利的剪刀。

“马捕头,您老人家要给我做主呀,当家的今早上,不知道发哪门子疯,竟然让我袖里藏刀,过来行刺您老人家,呜呜呜……”

“他还说,他有事,您也跑不了,我也不懂是什么意思。”

那几具和许掌柜有关联的尸体,昨晚都被认出来的事,马千里夜里也从宋时声那里,打听到了消息。

本来马千里光想灭口,就是狠不下心,这个时候,由不得他了。

马千里使个眼色,暗示马夫人先缠住姜小妹。

马夫人会意,伸手挽住姜小妹的腕,留她在马府吃饭。

马千里提着腰刀,跨出客厅之后,还不忘回头对姜小妹说:“你先别怕,我这就去许府看看,你当家的,可能真的失心疯了。”

姜小妹点头,道:“一切但凭总捕头,给奴家做主!”

看姜小妹很上路,马千里笑了,又走了回来:“假如你当家的发疯厉害,冲撞官差,那就是刀剑无眼,到时你不要过度悲伤。”

“他先开赌档,后来又杀人灭口,犯的确实是死罪。”

姜小妹说完,抬头看看马千里。

马千里拍拍腰刀,对姜小妹点点头。

这两人一拍即合,许掌柜的死期,到了!

……

等段初和牛巡检,汇报之后,得到文朝天许可,要抓捕许掌柜的时候,马千里带着一帮衙役,已经冲破封锁,闯进了许家大院。

马千里谎称奉文大人命令,前来捉拿重犯许掌柜。

他还虚张声势,让巡检官兵守住外围,自己带着一帮衙役进去冲锋陷阵,唬得巡检官兵一愣一愣的。

连牛巡检和段初后来赶到,也没感觉马千里不对。

同是一府当差,低头不见抬头见,轻易犯不着撕破脸。

马千里进入许府,很快找到了惊弓之鸟的许掌柜。

他让手下站在院子里等着,自己走进了房间。

“你小子怎么这么没担当,竟然狗急跳墙!咱们可不能窝里反,告诉你,我认识白切鸣,他可是东厂二把手,堂堂的大掌刑!”

“白切鸣喜欢收集邪物,只要咱们献上一件讨他喜欢,跟文知府打个招呼,绝对能保咱们的安全。”

马千里压低声音一通抢白,不容许掌柜思考,又道:

“上次姜屠户不是给你一把剔骨刀嘛!姜小妹跟我说了,那是姜家传了几代的家伙,不知道杀过了多少猪狗,上面煞气萦绕!”

“献给白切鸣,保证他满意!”

听到这话,许掌柜连忙从袖子里,抽出了那把剔骨刀。

刀一出袖,寒光一闪,马千里突然大叫出声,一个倒栽葱。

这个后空翻,翻得很远,砸坏了房门不说,落地直接摔到了院子里。

一帮衙役扶起马千里,打眼又看到许掌柜,在房间里拿着刀子。

刷刷刷,十几个衙役齐齐抽刀。

“我好言劝降,结果你不束手就擒,讨个从轻发落,反而要加害公差,持械拒捕,其罪当诛,上!”

马千里一声喊,不容许掌柜解释,带着手下冲了上去。

……

段初和牛巡检赶到的时候,许掌柜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许掌柜伤痕累累,喉咙上还被深深割了一刀,张着嘴说不出话,喉咙伤口还直冒血泡泡,有出气没有进气,眨眼间已一命呜呼。

“他娘的,老马,你怎么把人杀了!”牛巡检顿时急了。

“牛大人,他抽刀拒捕,文大人一直说,凡有公然抗法持械拒捕者,格杀勿论,这个教诲你忘了!”

牛巡检想到马千里和许掌柜的关系,越想越不对。

不过他苦于没有证据,证明马千里就是保护伞,不然他早就在文朝天面前,当着马千里的面告状了。

“姓马的,我看你是别有用心!”牛巡检抽出了佩刀。

马千里也拔刀在手,刀上血迹还没有干。

“牛大人,这些年我对你一再忍让,你别逼人太甚!”

彭州府的两大高手,剑拔弩张!

段初这时蹲着,正在验尸。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