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69 本府身后有天子

那根竹竿上不少血丝,手感油腻腻的,正是姜屠户平常杀猪时,搭在杨树上用来挂大肠下水的竹竿。

马千里拿着竹竿,不知道后面要干啥,也不敢问,愣住了。

文朝天对着杨树努努嘴,马千里回头一看,原来是十字街老树,这棵杨树不知活了多少年,从他记事起,这棵杨树就很高很大。

文朝天又对老树指了指,那是主干分叉处,有一颗大树瘤。

这下马千里就明白了。

他紧紧握住竹竿,跨步上前,拿竹竿对着树瘤,使劲一捅。

杨树剧烈的晃了晃,那个比脸盆还大的树瘤,慢慢从树身裂开,马千里又捅了几下,树瘤终于脱落,掉到地上之后滚出去老远。

段初甩手扔出鬼头刀,把大树瘤钉在了墙上。

树瘤底下,是一个黑乎乎的树洞,臭烘烘地往外冒着腥气。

而且树洞里面,还传来各种猫狗鸟虫的哀鸣。

小动物的哀鸣之中,还夹杂妇人的哭声。

这寂静夜里,哀鸣悲哭的树洞,里面像是藏着另一个世界。

马千里被吓得五官扭曲,感觉树洞就像地府的入口,连忙扔下竹竿,一个懒驴十八滚,直接滚到文朝天身后。

文朝天笑笑,道:“马捕头,好功夫!”

假如马千里把这句话当成夸奖,那他的脑子,就等于是灌水了。

文朝天说完,看看身边的香儿。

香儿没有后退,脸也没有变色,这份冷静,让马千里自愧不如。

巡检官兵和武装衙役,事先并没有被告知,今晚出动的目的,突然之间遇到这种悲鸣哀哭的怪事,大家大惊失色,也齐齐后退。

假如对面是杀人的悍匪,大家不会害怕。

但是包围圈里的老树,现在已经远远超越了,他们的认知范畴。

恐惧,总是来源于未知。

后退,可以理解。

段初没有后退,而是走到杨树下面,飞起一脚踢在树身上。

“大家都不要害怕!事情其实很简单!”

“姜屠户一家几代屠夫,经常在这棵杨树下,杀猪宰羊屠狗,猪血羊血狗血,每次流的满地都是。”

“血渗入泥土里,就被杨树的树根吸收了。”

“日久天长,杨树喝血太多,就成了精,成精的杨树,喝血满足不了它了,就想尝一尝肉的味道。”

“一开始,它只是吃树上的肥虫子,后来吃落在树上的小鸟。”

“再后来,夜晚有野猫野狗路过,就被它拉进树洞吃了。”

“就在前段时间,它终于有了吃人的念头,不巧许家的大夫人,夜晚从这里路过,就遭到了杨树精的毒手,被它吞进了树洞!”

“那些小动物,都是被树枝掐着脖子,拉进了树洞。”

“它们临死的哀鸣,并没有发出来,所以都留到了树洞里,这也是树洞现在传出哀鸣的真正原因!”

“杨树精在不猎杀时,都用地上这个树瘤,盖上树洞,作为掩护。”

“所以经过杨树的人很多,却没有人发现异常。”

段初说到这里,看到站在他对面的牛巡检,指着他身后,满脸恐惧。

身后好像有劲风!

段初猛然转身,两根树枝枝头分叉,如利爪一般,已经伸到他面前。

电石火花间,段初突然想起,醉酒后在树下小解的事。

那一大块五香牛肉,就是在这棵树下丢了的!

段初当时就破口大骂:“狗东西,是不是你偷了段爷的牛肉!”

杨树的利爪,再往前一步,就能掐住段初的脖子。

不过被段初一骂,利爪停顿一下,又缩回树洞里。

杨树越是成精,越能感受到段初身上,刽子手的杀气。

牛巡检当时就说:“孩儿们,看到没,段兄弟哪怕空手,杨树也不敢动他,邪不压正,这是天理!”

看到杨树精害怕段初,巡检官兵和武装衙役,这才稳住了阵脚。

牛巡检这番话,也给自己壮了不少胆子,手提一个大水瓢,几步走到树下,把水瓢里的灯油,都泼进了树洞。

树洞里咕咕咚咚,传出一阵消化不良的声音。

杨树又开始剧烈抖动,突然之间,树腰一收一缩。

许夫人尚未被完全消化的尸骸,竟然从树洞里被吐了出来!

不能走动的杨树,竟然能吃掉活物,肯定是成精没跑了,在场所有人都是亲眼所见,顿时一阵哗然。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文朝天摆摆手,示意段初去取鬼头刀。

段初走到圈外,从墙上拔下鬼头刀来,又把树瘤提过去交给文朝天。

文朝天打眼一看,树瘤上面,隐隐出现了苍老的五官。

香儿解下五尺披肩,一下盖到了树瘤上。

段初想再次走到杨树下,文朝天一伸手,拦住了他:“我去看看。”

牛巡检和马千里都说危险,一齐拉住文朝天。

铁司狱也站出来苦苦劝:“大人,咱们按照原计划,把这树精用灯油烧了就行,你何必以身犯险!”

文朝天对铁司狱笑笑,掰开牛巡检和马千里的手,径直走到杨树下。

那两根兽腿般的树枝,如闪电般伸出来,利爪直奔文朝天脖子。

看到如此情形,牛巡检和马千里,对视一眼。

两个对头现在也达成了共识:“这树枝好快的速度!”

文朝天傲然挺立,手按刀柄,爆喝如雷:“本府奉皇家御旨,代理天子主政彭州,尔不过区区喝血树妖,安敢擅动朝廷命官!”

树枝利爪此时,距离他脖颈不足一寸。

不过在这爆喝声中,大树一颤还是胆怯了,又把利爪缩了回去。

文朝天威风凛凛,说话底气十足,不但镇住了成精的杨树,也镇住了在场所有人,这下彭州府的武装爷们,更加认清了文朝天。

就连段初都忍不住伸出大拇指。

“本以为杨树精只怕我一个,没想到也怕文大人。”段初心说。

此时街上无风,大树却如遭狂吹,光秃秃的树身,连番向着文朝天摇晃,就像是低头作揖一般,摇晃幅度之大,险些拦腰折断。

牛巡检和马千里,都问段初,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杨树精怕死,在向文大人求饶。”段初说。

就像段初曾经说过的,大多数的鬼灵精怪,哪怕有了修行,也有它的限定,比如袁老余,还有骊炊,都没有本事肆无忌惮杀人。

这棵成了精的杨树,也是一样。

只要它的秘密被揭穿,也就只有站在原地,任人宰割的份。

面对老树的作揖求饶,文朝天冷笑一声。

“人心似铁,官法如炉,杀人偿命!你吞噬本府治下妇女一人,罪无可赦,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文朝天说完退后几步,一挥手:“烧了它!”

一排巡检官兵,手提灯油上前。

“大人,且慢!”香儿站了出来。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