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79 神龙出水赐文字

黄锦虽然只是一个太监,不过自幼就陪伴皇帝,皇帝所经受的家教,也被他学走了一半,所以他有书法功底,写得是一手好字。

“无常焖心,食殇不知,傻虾疯狗,锱铢磨纹。”

十六个字,一气呵成。

他写的是隶书,蚕头燕尾,方劲古拙,不过由于职业使然,字里行间,免不了有一点阴气夹杂其中。

吹吹墨迹又晾了一会,黄锦小心把书信封起来,又亲自叫来钱以宁。

随着回函,塞到钱以宁手里的,另外还有一把黄灿灿的金叶子。

前次加上这次,黄锦给钱以宁的金叶子,已有四十两之多。

不但够钱以宁风光葬母,还够他在钟吾县,买房置地娶妻生子。

“钱壮士,辛苦了!回程路上,千万小心!”

钱以宁右胳膊还吊着,费力用左手,把回函塞进怀里把金叶子装进行囊,然后对黄锦深深鞠了一躬。

“钱壮士,假如半路有人拦截,要夺走这封密信,而你又不是敌方的对手,你会怎么办?”

钱以宁目前只有左臂可用,黄锦很担心半路有闪失,万一走漏风声。

钱以宁听到这个问题,没有说话,而是低下头,又拱起骨折未愈的右胳膊,把右手食指放进嘴里,上下牙一合,嘎嘣一声脆响。

他竟然自己咬断了,自己的指骨!

十指连心,痛楚钻脑!

他的额头已渗出冷汗,脸上却没有变色。

钱以宁话不多,他这是用行动告诉黄锦: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自己的问题,竟然带来了这突然的一幕,把黄锦看得真是心惊肉跳!

自从入京以来,黄锦跪过皇帝,却没有拜过皇家之外的任何人!

包括朝堂之上的文武百官,甚至是文渊阁那三个内阁大员。

这时黄锦却肃然起敬,郑重其事弯下腰,对钱以宁深深鞠一躬。

“钱壮士,离燕刺秦之荆轲,比君亦是不如也!”

黄锦说完这句,挺直腰一转身,摘下了后墙上挂着的刀。

陆冰有御赐的绣春刀,黄锦也不差,这刀也是皇家大内的出品。

此刀名为雌雄无双刀,一个刀鞘里,插着两把刀。

两把刀的隐秘处,一把刻着“东”字,一把刻着“厂”字,这是黄锦来东厂履职不久,皇帝从内库挑出,刻字之后赏赐给他的。

东厂无双刀,是整个东厂里,最最有价值的武器。

“宝刀赠英雄。”黄锦把刀转送给了钱以宁。

黄锦了解皇帝,出手之物从不回收,皇帝不会追究御赐之物的去向。

送走钱以宁,黄锦就把魏先生的密信,扔到香炉里一把火烧了。

看到信纸,彻底化为灰烬,他毫不犹豫,马上搬离了东厂。

交接完毕之后,他要去司礼监,做专职的掌印太监了。

……

白切鸣还没达到黄锦的层次,他更不明白,陆冰所谓的“圣心难测”,其实就是伴君如伴虎的意思。

作为东厂都督,能接触到皇帝,固然是好事。

不过天子喜怒无常,作为一个太监,假如他逾越了奴婢的身份,等着他的,只能是刀过头落的结局。

黄锦前脚走,他后脚就搬进了,挂着都督牌匾的,东厂天字号房间。

坐在黄锦曾经坐过的座位上,白切鸣心满意足。

他又学着黄锦的腔调,对着空气,道了一声“本督”,先找找感觉。

真是祖坟冒起了青烟!

曾经梦寐以求的东厂厂公位子,终于是自己的了!

黄锦那胆小鬼一走,自己治下的东厂,就有了和陆冰掰手腕的资格。

东厂接下来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和锦衣卫去争宠。

化龙蛇冠算什么,咱家要帮皇帝,找到传说中的龙女和玉骷髅!

他一番神游遐想,看到墙上挂着的无双刀没了,大骂黄锦不是东西。

他哪里知道,黄锦宁可把无双刀送给钱以宁防身,也不想留给他这个,有点功劳就翘尾巴的白眼狼。

再看香炉里香也没了,白切鸣又骂黄锦小气:“几根香也要拔走!”

白切鸣叫来一个小太监,让他点燃一把檀香,插进香炉升香烟。

小太监指地位低,年龄并不小,在当太监之前做过乞丐,会点法术。

小太监刚想插香,突然发现,香炉里的香灰上有纸灰。

在新任的厂公面前,表现自己的时候,到了!

小太监把纸灰刮出来,用一个洗衣盆盛满水,又把纸灰都倒进水里。

然后用一根手指,在水里不停搅拌,嘴里喃喃地念着咒语。

最后他收回手指,刺破之后滴血入水,等那滴血入水慢慢化作蚯蚓状,他又对着水面猛一指,喝道:“神龙出水,赐我文字!”

这是鲁班术的化骨水,衍生出的一个分支小法术。

小太监的法术学得不到家,没有领悟到化骨水的精髓。

所以沉底的纸灰只飘上来很少一部分,在水面组成了几个残缺的字。

依稀能分辨出来,这四个字是:彭、女、龙、州。

白切鸣看后,脑子转得飞快,把四个字不同组合,终于确定这四个字,其实是两个词:彭州、龙女。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难道,天下真有龙女,而且就在彭州府?

白切鸣想到这激动无比!

小太监为了献媚,又告诉白切鸣,彭州府有人来找过黄锦。

白切鸣赞许地点点头。

他当场把这个洗衣扫地的小太监,提拔成了东厂的三档头。

“黄锦这胆小鬼真不知好歹,知道这么大的好消息,竟然一点动作也没有,呵呵,这次活该咱家立功,生擒龙女献给万岁爷!”

龙女,肯定不是那么好生擒的。

而且还要先确定,彭州到底有没有龙女。

“三档头,辛苦你跑一趟彭州府,乔装打扮暗地查探,千万不要暴露身份,一有龙女的消息,立即飞鸽传书,本督随后就到。”

小太监当上三档头,信心爆棚,带足了盘缠,骑上一匹快马出了京。

他自有打算,去彭州府打探太费事,他要走捷径。

白切鸣风头正劲,有这个厂公撑腰,三档头打算,半路截杀钱以宁。

……

二月一转眼过去,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终于来了。

这天珠子起得很早,昂首朝天,对着冒头的朝阳,深深吐了一口气。

段初黎明醒来,在被窝里想赵如意,一时也睡不着。

于是他也早起了,看到珠子吐气,他学着珠子,也对朝阳吐一口气。

段初吐气时,打了个嗝。

珠子看他笨手笨脚有样学样,盈盈一握的纤细小腰差点笑弯。

“二月二龙抬头,你又不是龙,抬什么头吐什么气!”珠子说。

段初摸摸珠子脑袋,道:“敢问龙角在哪?说得就像你是龙似的!”

他这边话音刚落,一声龙吼,响天彻地!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