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血气方刚阳气顶天的年轻男儿,此刻温香暖玉在怀,哪个能忍得了!

换做普通人,肯定按捺不住,不巧,段初不是普通人。

“切莫和狐妖女怪,行苟且之事!”

这是父亲生前,数次教导他的话,母亲在世时,也经常这么叮嘱他。

他小心翼翼从被窝里坐起来,尽量平复心跳:“小姐,我是文盲,字都认不全,夜里是看小人书,并不是读四书五经的学子。”

“而且我手中一把鬼头刀,最擅长的就是斩妖除怪!”

“感谢小姐,对我动情喜爱,不过恕我不能接受,所以请小姐自重,尽快起床穿衣,趁着天没亮离开这里,我就当你没来过。”

对方在睡梦中听了,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不但没有离开,反而伸出小手,扳着段初结实的肩膀,又用力把他拉进了被窝。

被窝里,两只柔嫩小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没有松开。

娇弱小脑袋,还趴在他的胸口上,呼出的气息带着丝丝龙涎香。

段初听到声音,再闻到气息,就知道被窝里不是狐狸精,而是珠子。

幸好自己定力强,刚才忍住了。

假如没忍住,就会铸成大错!

忍是忍住了,不过过程对于段初来说,像经受地狱烈火,无比煎熬。

一直熬到日上三竿,房间里有了亮光,段初看看怀里,蜷缩如小猫的珠子,依然熟睡如初,忍不住近距离,细细打量她的小脸。

珠子的五官个个出彩,随便哪一个都是佳品。

无论口鼻耳眼眉,看上去,处处透着精雕细琢的美妙。

特别是她小巧的鼻子,段初看了就忍不住刮一下。

而赵如意的五官,单比一个的话,个个都比不上珠子,但是合在一起比较协调,总体来说,那张鹅蛋脸,也能和珠子一较高下。

假如对比肤色,赵如意肤如凝脂,珠子脸带黑漆。

要是再对比身材,赵如意成熟丰腴,珠子是娇小柔弱。

喜欢丰腴还是娇小,这个见仁见智。

不过思想传统,等着给段家传宗接代的段初,还是比较中意赵如意。

毕竟那背影,一看就能生儿子。

至于珠子,一来段初不能确定,她是不是女妖,二来,也确实如他对赵如意所说的那样,一直以来,确实是把珠子当成亲妹子。

从珠子的睡相上,段初能看出来,她心底的恐惧。

她搂着自己,是在寻找安全感。

一如十五岁那年,父亲早逝母亲刚亡,无依无靠的自己。

所以他没忍心唤醒,香甜入梦的珠子,任由珠子的口水,打湿胸膛。

……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砸门声,珠子还是被惊醒了。

珠子醒来,抬头就能看到,段初眯缝着眼正在打量自己,她再低头一看,自己的衬裙松松垮垮,香肩隐约露出,肚兜依稀可见。

“没想你的脸虽然黑,别处的皮肤,却非常白。”

段初说出了自己这个新发现。

珠子羞得红了脖颈,掀开被子,翻身跳下床铺,并指如戟直指段初。

“姓段的,你夜里怎么把我,弄到了你的床上!”

段初也没说什么,一摊两手,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反正很无辜。

珠子好好想想,才想起来夜里确实是自己,主动来到段初房间。

想到这个,她不但脖颈红了,连耳根都红了。

“当时我只是来给你这呆子掖被子,我哪里想到,你正做幽会狐妖女怪的美梦,会把我拉进被窝!”

事情明了,反正双方都有错。

深究起来,互相都是尴尬又害臊,再加上外面敲门声不绝于耳,珠子就哼一声,表示自己纯粹是误入虎窝,并没有献身的意思。

珠子说完,昂起小脑袋哼了一声,回到自己房间,穿衣服去了。

段初三两下就套好了衣服,又往大门口走去。

“是谁,大白天催命鬼一般,使劲砸门,门砸坏了你赔不起!”

“贫道路过宝地,突然口渴难耐,附近别家都已叫过,全是无人应声,还请善心施主,恕贫道骚扰之罪,开门施舍清水一碗。”

昨日龙吼震天,今天彭州府老百姓,全都去寺庙上香祷告去了。

包括拐子三鬼眼七,还有阴阳怪气的仵作头子宋时声。

这件事,段初是知道的。

所以道人不是说谎,不过道人的声音,比较阴柔,听起来不像道人,倒像是一个,幼年净身的太监。

身怀眉尖刀,段初不怕事。

假如得到蛇冠的白切鸣,派手下来杀人灭口,来一个,段爷就杀一个!

来一队,那段爷就杀他一队!

段初想到这里,嘿嘿一笑,大大方方打开了大门。

门外并不是来灭口的太监,而是马陵山上,被吓得飞身远遁的金鎏子,此刻怕段初不开门,还保持捏着鼻子,变着发音的动作。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看到金鎏子,段初当场笑了。

“原来是财神爷来了!”

假如不是这个,被白切鸣买通的刺客,行刺不成丢了酬金,他哪能得到,安抚珠子的夜明珠,还有讨好佳人姐姐的七颗亚龙珠!

金鎏子没想到,段初会这么快打开大门,连忙放下捏鼻子的手。

咳嗽一声清清嗓子,恢复原声之后,又正正道袍道冠。

再次说话,金鎏子就恢复了仙风道骨的神采。

“段施主,别来无恙!”

“不是贫道那天手软,你也得不到,万年琥珀夜明珠中珠,还有一母同胎的七颗亚龙珠,那些东西,价值远远超过千两黄金!”

金鎏子那天,明明是下了杀手,只是没有杀死段初罢了。

现在竟然大言不惭,说自己是大发慈悲,一时手软。

段初没有戳穿这一点,他就喜欢看金鎏子这样装牛欢喜。

反正每次遇到金鎏子,总能给他,带来意外的收获。

“可怜贫道得到的,只是几枚普通玉佩,直到现在还没找着买家。”

“段施主,难道你就没有打算,补偿补偿贫道?”

听金鎏子这么说,段初一伸手。

“来者是客,何况来的还是财神爷,道长,请!咱们房间里叙旧!”

金鎏子也没客气,大摇大摆进了段家。

“这家伙上次抱头鼠窜,这次有恃无恐,不知道又找到了什么法宝大杀器,肯定是来报仇雪耻的!”

段初心里寻思着,又盘算接下来,该怎么戏耍金鎏子。

金鎏子进来之后,段初关上大门,还插上了三道门闩。

段初这是计划,关门打狗。

金鎏子看段初关门又上闩,心中也暗喜。

“昨日龙吼之时,高空龙气弥漫,道爷登上骑龙山,在山巅开坛做法,借助天时地利,将打造一件大杀器,正好克这刽子手!”

“他关门上闩,道爷正好,瓮中捉鳖!”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