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大明元辅 >大明元辅

第224章 “闲聊”

刘馨的这个提议让高务实愣了一愣,但他马上明白过来,思索了一下,笑道:“说得也是,是应该让她早些过来,并且也应该把高渊留在国内了。”

他这话却又反过来让刘馨有些意外,问道:“为什么高渊要留在国内?”

高务实淡淡地道:“我虽然是文官,但在南疆势力太大,唯一的一个儿子不留在国内,真当时间久了没人说闲话?

当初芷汀南下是有重任在身的,然后就在南疆产子了,如今孩子又小,皇帝或许不会主动提起,但我也不能真等到他主动提起不是?为人臣子,有些事该主动一些,还是主动一些好。”

刘馨皱眉道:“这可就不太妙了,这么小的孩子就离了亲生母亲,既不利于他的成长,而且黄都统那边恐怕也会难舍难分。”

高务实沉吟了一下,道:“其实芷汀这次来京之后,留在京师不走才是最好的。”

刘馨大摇其头:“以你对她的了解,你觉得她会同意留在京师吗?我看除非你强留,否则她一定会坚持回南疆代你坐镇——因为南疆现在已经太过强大,而现在没有人比她更合适代你坐镇。

我来给你算算:高孟男稳重有余,但从未涉及军务,万一出了点战况,他能不能妥善应付现在还是未知之数。

高务勤是你三弟,但他比你小了好几岁,现在才二十出头。你能镇得住场面,那是因为你既为六首状元,又是京华之主,而且‘出道即巅峰’,百战百胜未尝一败,无论哪方面都无人可比。

他呢?他除了是你弟弟,血统门第自带光环,另外也就在金港干得还不错,没出什么岔子,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能镇得住人的功劳吗?况且你若用他来代替黄芷汀,高孟男会怎么想?养子就始终是个外人?

他们俩都不行,剩下的人就更不必说了,你总不能把高务俭调过去吧?别说他还在台湾搞殖民,就算他自己乐意去,可他去甚至还不如高务勤呢!除此之外你还能用谁?难道还能是高瑞雏不成,别开玩笑了。”

高务实皱眉不语,刘馨便叹了口气,道:“你自己心里清楚,眼下毕竟是个家天下的时代,你不用自家人还能用谁?你那些核心家丁虽然现在看起来都是忠心耿耿的,可你要真把整个南疆交给他们之中的某一个人打理,谁敢保证这个人不会冒出什么别的心思来?

要知道,南疆现在可是有差不多二十万精锐大军的,这支力量如果被人统合起来搞个北伐,恐怕三年就能至少弄出个划江而治的局面!你敢把大明的国运和你自己的基业拿出去赌这么一把?”

高务实摇了摇头:“你多虑了,我又不是脑子抽风,怎么可能这么做。”

“那不就结了。”刘馨一摊手:“没有人比黄芷汀更合适坐镇南疆,她自己也正是因为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此前才会那样做。”

高务实有些烦恼地道:“道理我都懂,但我跟她老这么两地分居也不是个事啊。”

刘馨瘪了瘪嘴:“是啊,这对她很不公平。”

“我怎么觉得你这话有点……话里有话。”高务实皱眉道:“你想说什么?”

“这不是明摆着的嘛,你们俩两地分居,你想纳妾就纳妾——哦,现在已经有一个了。而她呢,不仅要给你看家守业,还得守身如玉给你守活寡。啧啧啧啧,封建制度真是太LOW了。”

高务实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苦笑道:“孟古哲哲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是为了平衡女真内部势力的权宜之策,而且她才多大啊,我……”

“哦对,你又添一条罪状:炼铜——哎呀,你这个人真是罪无可赦了。”

高务实一脸生无可恋,以手扶额:“还有什么判决吗?”

“没了。”刘馨嘻嘻一笑:“看在你好歹还能忍住没碰人家小格格的份上,我勉强承认你还多少有点底线。”

“多谢,多谢。”高务实叹了口气:“你提议让芷汀这次回来,该不会就是给她创造一个和我团聚的机会吧?那真是多谢提醒了。”

刘馨瞥了他一眼,没接这个话茬,反而道:“等她回来,我希望在和她见一面之后,你能准我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的假,我想去一趟开平。濒湖先生说,我父亲……恐怕余日无多了。”

高务实微微动容,凝神道:“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刘馨有些黯然,摇头道:“今天濒湖先生刚从开平回来,我特意去医学系等他的。不仅是我父亲,马老帅的身子骨恐怕也不太妙。”

高务实面色越发凝重起来,但过了一会儿,终于只是长叹一声:“人寿有时尽,纵然我能改变一些,终究也只能拖延数载。”

刘馨点了点头,刘显和马芳在原历史上都是七年前就应该离世的,这一点很早以前高务实就告诉过她。现在已经推迟了七年,说起来高务实也的确尽了力——请动李时珍这种大佬定期去给他们二老做“体检”,这医学待遇真的不能更高了。

他们俩的问题其实都是早年打拼太狠(两人都是从基层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地位),身上明伤暗伤都一大堆。李时珍到底只是医术大家,又不是学仙术的,能给两个浑身旧伤的老将军抢回来七八年阳寿,还要如何国手了得?

可能是见高务实有些失落,刘馨反过来安慰他道:“你已经尽力了,倒也不必如此伤感。说起来,我倒建议你多关注一下别的人。”

高务实总觉得她意有所指,不由问道:“你指的是?”

“戚继光。”刘馨毫不隐瞒,立刻道:“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戚继光原本是今年要去世的。虽然当时你也说了,原历史上戚继光六十岁就去世有些让人意外,因为他和我父亲以及马老帅不同,他是世袭的登州卫指挥佥事出身,一出道就带兵的。

而且他还和你一样,是‘出道即巅峰’,根本没打过败仗,也根本没受过伤……”

高务实摇头道:“原历史上他那是因为朝中靠山倒了,被人打压得太狠,伤了‘心’,应该算是是死于心病。”

然后顿了一顿,皱眉道:“现在他算是天下武将第一人——禁卫军司令,应该不会有这方面的隐忧了吧?我前次见他的时候,他也还精神奕奕的。”

“你这叫高处不胜寒。”刘馨摇头道:“我听濒湖先生说,戚继光现在身体虽然没什么问题,但恐怕也还有另外的一点心病。”

“哦?”高务实有些意外,皱眉道:“怎么回事?”

“还不是因为你的规定?禁卫军司令最多只能连任两届,而且一任时间只有三年……这个月过去,他这禁卫军司令的第一任任期就结束了,而朝廷对察哈尔发动决战的日子还遥遥无期,换了你是他,你能不急么?”

“哦……是这么回事啊。”高务实点了点头,稍稍沉吟一下,道:“倒也不必太急,他第二届任期快结束的时候,大概正好就是察哈尔决战发动之时。到时候禁卫军司令这种要害职务肯定不会临阵换将,他肯定还是能打完这一仗的——说起来,也算是有机会为自己辉煌的军事生涯画上完美句号了。”

“呸呸呸!”刘馨不满道:“怎么就要画句号了啊?你是打算卸磨杀驴还是怎么着?”

高务实翻了个白眼:“我像是那种人吗?我这么说是因为对他卸任之后有安排——但不是带兵,知道吗?”

刘馨诧异道:“不是吧,这可是戚继光啊!你不用他带兵,难道还请他给你当高参吗?”

“哦,你这话其实也不算全错。”高务实还真点了点头:“我的意思是,到时候想办法搞个军校——比如什么‘大明皇家军事学院’之类的,让戚继光去做校长。”

“哦——”刘馨恍然大悟,想了想,点头道:“这个想法看起来倒是挺不错的。”

高务实摆了摆手:“这都是将来的事,现在还不忙。”顿了一顿,他言归正传道:“芷汀回京的事我看可行,不过现在都快八月了,干脆就等她来过年,到时候你也正好可以在年关去陪陪令尊。”

刘馨道:“好。”然后顿了顿,迟疑道:“你刚才在会上说把吕宋制糖业交给勋贵们,但吕宋除了甘蔗之外,还有大量适合种水果的山地,以及不少稻田,这些你是故意没提?”

高务实摇头道:“我不会让这群勋贵们继续去搞土地兼并的,而且田地将来要用作奖励,那里头一部分是给京华内部立功人员预留的,另外更大的一部分还要分给移民,我怎么可能让勋贵们插手?

至于山地水果,京华试验了好多次,实在搞不出真空灌装,保质期太感人了。至于贩卖到大明,那也没什么指望。

现在的船运速度可比不得咱们那时候,而且还要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如果途中一直逆风,大多数水果运到大明早就烂了,估计也就椰子、菠萝之类稍微强点,但也就只能在沿海城市卖一点,再往内陆运肯定没戏。

可问题在于,这年代贩运水果能赚几个钱?大明又有多少百姓会经常性在热带水果方面消费?有这工夫,运点别的不好吗?我看就算贩运热带木材,那也比水果靠谱,至少木材你不必担心它一个月就烂了。”

“哦,也是,这年头时效性和保质期是个大麻烦。”刘馨摇了摇头:“那就有点亏了,菲律宾在咱们那会儿可是水果出口大国……平白少了好大一笔收入啊。”

高务实道:“这是没法子的事,不过也不能说水果树完全没用。毕竟那是热带地区,水果一年到头都有产出,万一碰上粮食不足,水果也是能充饥的。我当年还看到过一个说法,说南洋地区的土人之所以懒惰,就是因为抱着果树都饿不死,没什么生存压力,于是也就懒得勤奋了。”

刘馨听了大摇其头,道:“我觉得这话更像是一个借口,要不然你怎么解释华人去了那里依然勤劳?难道华人就不会守着果树吃水果?我觉得这是一个民族性的问题,多半还是文化传统所导致的差异。”

高务实笑道:“你要这么说的话,似乎有点‘东亚例外论’。后世中日韩三国的人,去了世界各地几乎都能保持在最勤劳的一档。我个人感觉,这似乎更多的是儒家文化的一种积极影响。”

“你不会是因为当了状元公,所以上赶着给儒家文化说好话吧?咱们那年代批判儒家的声音似乎更大哦。”

“我坚持凡事都要二分论。”高务实哈哈一笑,道:“儒家当然有保守的一面,也有很多不合时宜的部分,但我们也不能因此就连它优秀、积极的一面也给否认了。

中华文明之所以历经元清而不灭,少了儒家文化能行么?怕不是就要变成第二个印度,明明是认贼作父,居然还能沾沾自喜。”

刘馨也笑了起来,不过她马上接着道:“诶,你这一提起印度认贼作父,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现在这个莫卧儿帝国,他们统治阶级好像也不是印度人,对吧?”

“对,莫卧儿帝国的统治阶级算是突厥化的蒙古人,其建立者巴布尔乃是跛子帖木儿的后裔。”高务实说完这句,忽然敏感地问道:“你该不会又要劝我打印度吧?我想想看,你的说辞是不是‘既然和尚摸得,贫道自然也摸得’?”

“噗嗤!”刘馨忍不住笑出声来,佯骂道:“摸什么摸,我只是有点感慨,印度人为何就这么好统治。”

“这个嘛,应该主要是由于印度教的种姓制度荼毒。”高务实对印度的了解其实也不算多深,不过“大名鼎鼎”的种姓制度他还是看过一下的,当下道:“马克思曾说过:‘部落之最极端的、最严格的形式是种姓制度’,这种种姓制度实质上是一种维持阶级压迫和剥削的社会制度。

印度教的种姓制度起源相当早,大概是在公元前14世纪雅利安人入侵开始便创立了,所以印度人算把这种制度融进了血液里,就如同中国人认同‘大一统’一般。”

刘馨若有所思地问道:“那如果——我是说如果——京华某一天征服了印度的话,京华算什么种姓?”

“警备军的话,大概是刹帝利吧。”

刘馨偏着头,又问道:“那你呢?”

“呃……”高务实愣了一愣:“我?不知道啊——我又不是神棍,总不能说我是婆罗门吧。”

“哟,那可不一定,你不是降三世明王吗?哈哈哈哈!”刘姑娘这一笑,真有点肆无忌惮的感觉。

高务实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长叹道:“我当年就不该接受这个称号。”

----------

感谢书友“笑妖猴”的打赏支持,谢谢!

感谢书友“2000劳尔”、“笑妖猴”的月票支持,谢谢!

相关推荐:神捕与快刀吃亏的我成为了强者青囊志我不是个烂人师父千岁千岁千千岁塑明之师红尘修道人书楼诡狸校园最强修真韩氏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