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带着系统来大唐 >带着系统来大唐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夏收时节多闲趣(第三更)

十天的时间,眨眼而逝。

对于金城公主宫里的人来说太过短暂,短暂到他们还不曾留下许多相处的记忆。

在吐蕃出生的孩子,本就年岁不大,对大唐仅仅有个故事中的印象。

知道大唐在东边,太阳会从那里升起。

好不容易见到大唐的军队,将士们一个个跟吐蕃人不同,他们帮着干活。

更不会欺负老人和女人,平时脸上总带着笑容。

现在要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

宫里的人伤感,值得宽心的是羽林飞骑不走。

羽林飞骑比其他将士厉害,能干木匠活,还会种地、放羊。

拿起草,就编出来一只只小动物。

除了不能出声的,其他不管编出来什么动物,羽林飞骑全会模仿着叫。

他们制作的肉丸最好吃,拿大棒子打,最后才变成丸儿。

张孝嵩站在马下,与金城公主等人告别。

队伍中有很多马车,纯木制成。

一路上需要维修,到了不能走车的地方,把车留下,马匹过去。

能节省多少马的体力就节省多少,等下次来,马车还在的话,再套上马使用。

队伍比来的时候更臃肿,这还是留下了热气球、窜天猴、炸药包等东西的情况下。

张孝嵩和郝灵荃分别有个专门的箱子,里面放同样内容的纸张。

上面写好需要什么,等他们到大唐给换回来。

吐蕃人信得过,不怕东西送走被骗。

金城公主宫里的人演奏起音乐,送别。

队伍走得不快,他们不似来时那般急切。

一直等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奏乐的声音才停下,众人怅然若失。

……

长安繁忙一片,去年种下的冬小麦,到了收获的时候。

百姓们拿着工具去割,有力气的用掠,力气小的拿镰刀。

几年前有的人家甚至用石刀,不然得找别人租借。

现在的镰刀飞快,刃上闪着寒光。

十六卫的人很多人离开,在太白山上训练的三万将士接替。

他们多了个任务,帮助百姓收粮食。

一队队的士兵自己带着黑面包和咸菜、掠,冲到百姓的地里,唰唰地兜麦子,尽量贴根。

收的时候遇到野兔子,直接抓住,抓兔子他们有经验,去年没少帮着抓。

晌午休息的时候,百姓们煮好汤,额外多做了饭菜,邀请募兵们一起吃。

募兵们拿出自己的搪瓷缸装汤,其他的都不碰,咬一口黑面包,再吃口咸菜。

“大兄弟,吃点菜,不值钱。”有人劝募兵夹菜。

被劝的人摇头:“不能吃,我们是陛下的兵,陛下说不准占百姓的便宜,喝口汤已经不错了。”

“哪里有什么便宜?雇人干活还不得给口饭吃?陛下又没看到,大不了陛下怪罪,我们去跟陛下说。”

“我们吃的是全麦面包,有营养,吃不惯菜。”

“不就是黑面包么,什么全麦。你们抓了兔子,就当是兔子肉顶了。”

“兔子给你们,今天下午能干完,我们晚上回去有好东西吃。”

“大兄弟,你有媳妇儿没?”

“没,家中给说了一个,出来前,家里拿不出彩礼,女方家里怕孩子受委屈,说是再等等。”

“大兄弟,你看那个小娘怎么样?我小姑子,跟亲姊妹一样。十六岁,什么活都会干,还识字。”

“我拿到的钱给家里了,我吃差不多了,干活。”

“才吃几口咋就吃完?看看行不行?钱是小事儿,我那小姑子种大棚厉害。

要不是看到了你,我真舍不得把她嫁出去,在家里比一般男人还强。”

“我……”

“先吃饭,不急,晚上你也别回去,明天还得收呢,旁边那些地,都是我家的。”

“你家这么多地?”

“地多地少的无所谓,人啊,能吃饱就行,你大哥那人啊,偷摸做点小买卖,一天能捞个两三缗,好歹算是吃上肉了。”

“一天两三千钱?”

“别提钱,看我那个小姑子,能生养的,脸蛋也不错。”

“她也看不上我呀。”

“你……你把衣服掀开,掀开。”

“别别别。”

“害羞个甚?看,这身子,她要是知道了,能美死她。”

“就,就图我个身子?”

“你是陛下私军,非让人把话挑明了呢?快吃,盖上,把衣服盖上。可不能叫别人家的瞧见。吃炒菜,一家人你客气个啥!”

许多人都在询问募兵的婚姻情况,凡是说没有的,保证盯住。

家里有什么钱财不重要,陛下私军。

陛下选人都选体格强壮的、人好的,有坏心思和其他毛病的能被陛下看重?

十六卫和羽林飞骑,能抢的早被人抢没了。

好不容易来一群新的,赶紧下手。

最好的其实属于李家庄子的庄户,哎呀,不敢碰啊。

……

“小易,你说对了,兔子果然喜欢吃干草,看麦地,一只只的兔子。

晚上老夫能洗澡是不?昨天开大朝会,可把老夫给累坏了,浑身酸疼,还是你拔火罐拔得好。”

毕构今天在庄子中办公,十点来钟的时候没什么事情,李易作了一台手术后给他拔罐子。

现在跑外面来吃饭,李易在外面,吃炸酱面。

“能,你又没有多少潮气,毛孔很快会合拢,可是老毕你吃那么多蒜,要是胃肠道有反应,晚上就得住院了。”

李易同样吃炸酱面,过凉水的宽面,鸡蛋酱,酱少鸡蛋多。

与其说是鸡蛋酱,不如叫大酱炒鸡蛋更合适,他那时东北的菜,里面有葱。

鸡蛋太多了,不做那么咸的酱。

“不怕,老夫身体好着呢。”毕构说着把大蒜放下,夹小菜吃。

李易松口气:“兔子在麦地中,不是为了吃干草,它们吃麦穗,尤其是带了崽子的母兔子。

现在抓住,就应该养起来,到时候多一窝小兔子,到秋头,小兔子长大。”

“哦,小易,上次你与老夫说的剩余资源的事情,收完的麦秆算不算?”毕构换个话题。

“何时跟你说过?”李易回忆一下,没印象。

“不重要,算不算剩余资源?”毕构抬手摆摆,说正事儿。

“老毕,你不会是惦记上粮食收获后的东西要收税吧?本应该焚烧的,现在有新的使用途径,价值不一样了。”

李易按照毕构的秉性来考虑,这玩意儿只听说过补贴的,没见过收税的。

相关推荐:跟着课文学历史游戏世界的真实系统从洪荒开始到诸天万界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三国之曹家逆子大唐:从种土豆开始起源之科技帝国金融大玩家超级科技试验田我不做阴阳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