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道吟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偷袭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偷袭

灵剑的异动,是凌驾于二者之上,蛮横而无道理可讲,也不打算给李小意和吕冷轩喘息的机会。

二人恐怕从未想到过,会有这样的意外发生!

当然凭借着他们的修为,若是想要挣脱离开,也不是不可能,但问题的关键是,尽管被抽离的是一身的生气和寿元,可得到的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鸿蒙之气。

两相对比,让人根本无法割舍!

并且任何一方的放弃,都会导致灵剑对另一方的全力倾泻,而挺不住逃离的人,必然是无所得。

这里面还存在着一种相互的“攀比”和较劲。

吕冷轩和李小意之间的恩怨,从穆剑晨开始,到沉沦之域以后上升到了极致,更有断臂之仇,夺剑之恨!

但是现在,两人能够坐到一起,又因为杀掉敖旭之后的约定,究其根本,这种仇视是不可消除的,打心眼里都盼着对方去死。

此消彼长,谁先出局,谁就是输了,而鸿蒙之气对于他们这个修为上来说,其助益程度,完全不是外界之物可比。

李小意已经咬紧了牙关,身形妖化,三转的形态一出,对于灵剑的冲击总算是有了一定的抵抗之力,却仅仅只是在忍受疼痛的层面。

至于寿元血气,在他看来只要境界能够再进一步,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吕冷轩想的也是一样,而他当然不可能凭借着人形之躯抗拒鸿蒙之气的冲刷与抽离。

万物生灵里,要论起身体的孱弱程度,人族修士恐怕是处在这个系统之中的最底层。

而吕冷轩的异样,则在于全身那无比充盈的血气,或者说是来源于其已经和血剑融为一体的加持上。

尽管也有自身的寿元和元气的被剥离,但他借助了外物,还能挺得住。

如此异状,几乎和血魔无异,李小意对于血魔的了解,是因为他想知道曾经有关于许麟的过往。

曾有一段时间,他将这位昆仑人作为自己的追逐对象,而吕冷轩此时的表现,和传闻之中有关于血魔的传闻与描述,近乎于一致,所以他在心惊之余,不仅又瞅了一眼那柄握在他手上的血剑几眼。

至于灵剑抽离并冲刷的这个过程看似极快,但对于承受的人来说,已经慢到了不能再慢的地步。

李小意面现狰狞,时而怒目圆睁,时而脸有哀容,吕冷轩虽能面不改色,可其抽动的嘴角,紧攥的拳头,已经暴露了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人都在坚持,体内的鸿蒙之气,则越发的充盈,既然没有时间炼化,便将其封印在体内。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李小意这边居然气势越盛,完全没有黯然之色。

吕冷轩看的奇怪,待其细观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本已经濒临中期顶峰的他,却是借着这个端口,另行突破。

特别是在鸿蒙之气的反复冲刷的时候,浑身的经脉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强化,包括其紫宫丹府,都在这一过程里,有了从未想过的变化。

于是吕冷轩的眉头一拧,内心里则是在天人交战,想着是不是要这个时候施以辣手。

因为他知道,现在对于李小意来说,尤为的关键,并且是防御能力最弱的时候,偷袭动手,时机最佳,一旦得逞,不但有机会重创对方,甚至能够伤其道基,让他以后再想突破现有的境界,难度倍增!

更加可观的是,凭借吕冷轩自己现有的实力,有那么几成的几率,在其突破瓶颈的关口上,能要了他的命也说不定。

越想,越有这种念头,并且不可抑制的在其心里滋生着。

但吕冷轩本就不是一个鲁莽的人,其中涉及的诸多可能,就在鸿蒙之气不断冲刷身体的痛苦之中,反复的思量,琢磨,直到他觉着一旦如此的利与弊,是前者大于后者的时候,这才真正有了决断!

断臂之仇,心头之恨,嫉妒的火焰,还有将灵剑据为己有的贪婪玉望,仿佛燎原之火一般,一经点燃便是熊熊烈焰再不可熄灭!

血剑争鸣的刹那,剑开天门的一剑洞穿,在毫无征兆里破开灵剑的禁锢里的那一刻,剑势再转!

一剑破域式几乎是一气呵成,中间没有任何的空隙,那一剑,几乎是人剑合一的一式杀来之际,其势之快,根本让人反应不及。

两大剑诀真意的融合,或许也只有吕冷轩这般的剑道大家,才能有这样的施展。

至于依旧被灵剑禁锢,并蓄势待发想要就此冲关,而突破现有境界的李小意,对于吕冷轩的这一剑,似乎真就毫无反应一样的还无所动。

由于两人的距离极近,咫尺的距离,再有吕冷轩的快比闪电,眼看着这一剑就要功成的那一刻里,吕冷轩尽管全身的热血不可抑制的沸腾着,却始终保持着剑修在临近杀伐前所独有的冷静。

这就是素养和习惯!

于是在这方被血色所弥漫的洞天福地里,环绕于李小意身体四周的血河,包括其内所充斥的灵剑之力,一并破开的开始。

在吕冷轩的眼中,李小意这才有了反应,头一转,身体一侧的时候,脸上有的全然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惊恐之色。

但他依旧没有动,更为准确的来说,是吕冷轩的速度太快,剑势之迅猛已经达到了让李小意无法做出反应的速度。

“开!”

就在吕冷轩的一声低喝声里,蕴含着冷酷杀意的一剑,化为了一道血色的长虹,于李小意的腹部,正是紫宫丹府的所在,一剑穿透的刹那,那股切割,穿刺的阻隔之感,再清楚不过的传递回到了吕冷轩的全身上下。

让他不能自制的一声长啸,化虹至半空,猛然一顿,剑势再起!

于李小意的身后,再来一击,一剑而穿,热血染剑时的触感,从后至前,那种让人为之癫狂的撕裂感,再一穿而过之际,长虹停于半空,回转,其本体显化的时候,吕冷轩的嘴角终于裂开,终于是成了?

亦如一场梦境一样,顺利的让他几乎不敢想象,但是撕裂的身体的那种感觉不会错,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真的,确确实实的发生着……

相关小说:梦幻西游之我叫剑侠客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旧日降临都市神级全才都市超级戒指兽破苍穹我与天帝有个约会升棺发财最强透视死亡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