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叛徒》【大杯求票!】

人域,东北边境。

某处驻兵圆顶边缘,霄剑道人带着数名超凡境高手静静站立,背后则是数百名调集而来的军中精锐。

他们即将动身去做一件大事;

其实,就是去和此前已用石板信件交流过的十六国之人,开始第一次面对面交流。

霄剑道人对此无比重视,仁皇阁也是颇为看重。

此次见面,双方都存了试探之心,霄剑道人也不敢大意,老老实实带上一众高手。

已接近要动身的时辰,霄剑道人低声问:

“无妄殿主那边,还没音讯吗?”

“大人,无妄殿主此前去了仁皇阁总阁。”

身后一人禀告道:“料想,无妄殿主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

“那就好,”霄剑道人缓缓点头,又笑着解释了两句,“无妄殿主主意多,总能看到你我所不能见的,若他在此地,你我高枕无忧矣。”

言罢,霄剑道人抬手打了个手势,向前迈出一步,身形自圆顶边缘沉降。

道道身影排着整齐的队列涌向前,带着猎猎风声,于圆顶边缘坠落,化作大地上一片狭窄的乌云,朝北面疾飞而去。

这数百仙人很快飞抵边界附近。

他们悄无声息地落在长墙上方,各自隐起气息、藏起身形,并示意在墙上巡逻的仙兵正常巡逻。

长墙顶部十分宽阔,足够并排停放四艘中型飞梭,藏几百人并非难事。

面北的墙面如刀削般笔直,后方则是陡峭的斜面。

不只是墙外刻画着阵法、墙前布置了诸多陷阱,墙体内部还有数重大阵,确保这连绵于人域北境的长墙,能抗住大型凶兽的冲击。

几名超凡略作商议,霄剑道人身形出现在了长墙之上,负手北望、静静地站着,仿佛是心情不好,来此地随便逛逛。

距离前一次凶兽潮已过去数年,墙外又是一片郁郁葱葱的丛林。

那些凶兽的身躯被仙法之火燃尽,化作灰尘,吹撒在这片狭窄的天地,滋润了此地的草木之灵。

连绵的丛林之后,是中山边境那永远不会散去的阴云,以及阴云之下,那明显是被神力摄来、与人域长墙相对的连绵山岳。

何时北伐?

咳,何日北定天宫?

霄剑道人酝酿着这两句话的口吻,嘴角不经意间露出少许微笑。

人域真的会北伐吗?

现如今的人域,其实已经趋于稳定;在天宫的规则挤压之下,人域也有了自身的生存法则。

当前状况下,陛下想要北伐,其实还要克服来自人域内部的拉扯之力。

——这算是他仁皇阁候补阁主的一点小浅见。

此次若能与天宫掌控之地的生灵国度顺利接洽,也能为今后人域北伐做一个铺垫,帮陛下减轻一些阻扰吧。

窸窸窣窣。

少许异响传来,霄剑道人立生警觉,朝着声音来源看去。

道道仙识同时朝着那片区域探查而去。

那是一只粉白小兔,正在那四处巴望着,时不时送一缕青草到嘴边咀嚼。

初看这只小兔子,不会觉得有什么异常,不过是丛林中众多小生灵中的一员,还特别可爱。

但霄剑道人很快就发现,这兔子的眼睛过于灵动。

少顷,这只兔子蹦跶着远离。

“大人,”有超凡境的老妪传声,“这应是对方在试探,您依照约定,站半个时辰就可,且看他们要作甚。”

“善。”

霄剑道人传声应了句,将胸膛挺得更直了些。

不动声色。

过了一阵,丛林边缘又出现了两只小动物,要么是驻足吃草,要么是淡定路过。

显然,对方满是不安,似乎也在犹豫。

这毕竟是干系到氏族生死、国度存亡的大事。

‘他们为何不从其它路径进入人域,而后想办法与仁皇阁高层联络?’

霄剑道人心底刚泛起这般念头,视线余光就看到了那队自身后路过的巡逻仙兵。

也对,人域并不好进。

半个时辰于霄剑道人来说,并不算太久,抓住心底一个感悟细细品味,很快就过去了。

丛林安安静静,依然未有半个人影。

霄剑道人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朝后方大阵光壁缓步走去。

啾!啾啾!

又搞什么名堂?

霄剑道人扭头看去,却见一只两尺长的黑羽大鸟自丛林边缘冲出;

它奋力拍打翅膀,径直朝霄剑道人撞来。

“这鸟!大胆!”

有巡逻仙兵立刻出声呼喝,刚要向前阻拦,却被霄剑道人手势阻止。

霄剑道人伸出手,任那飞鸟的赤红色爪子落在手臂上,示意这些仙兵继续巡逻;仙识笼罩各处,确定无异样后,转身走入了后方大阵。

若霄剑道人没认错,此鸟名为螐渠,乃是西野特产灵鸟,其灵丹是人域诸多美容养颜丹药配方的必备药材。

当然,这不是重点。

霄剑道人回了大阵,缓声道:“此地已被阵法笼罩,道友,现身吧。”

这黑羽山鸡挺着脖子转了两下,自是没听懂霄剑道人在说什么。

而它背部的两扇羽毛不断晃动,其内探出了一颗指甲盖大小的脑袋,轻轻吐了口气。

滋滋、滋滋滋……

这古怪的气声?呃,却是这颗脑袋在说话,因发出的声音太过微小,霄剑道人有些听不清。

随之就见,两只蚂蚁大小的小手拽住羽毛边缘,轻不可闻的一声‘嘿咻’,跳到了飞鸟之后。

这是一个拇指大小的小人儿,像极了谁家灵台漏风、元婴小人儿跑了出来。

但她确确实实是个完整的生灵,类似于人族的先天道躯,正常的身体比例,长发半盘半梳拢于身后,那双‘大’眼也是亮晶晶,长相还颇为可爱。

霄剑道人点出一指,一缕仙光环绕在她身周,她的嗓音大了数倍。

小人喊道:“你就是人域的大头目吗?我是他们抓来的使者!”

头目?抓来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

霄剑道人离着那鸟稍远些,生怕自己一嗓子震得这小人儿七窍流血。

他缓声道:“贫道乃仁皇阁高阶执事,而今全权负责此事,道友可需验我身份?”

那小人儿当即把脑袋晃成了拨浪鼓。

她小手迅速掐印,背后闪烁出少许浅蓝色光亮,两对薄翼凭空凝成、宛若蜻蜓般,带着她晃悠悠的升空。

这小人儿飞到那只螐渠鸟面前,小手比划了一阵,这只大鸟缓缓点头,扑闪着翅膀自霄剑道人手边飞走,落去了女墙上站着。

此刻,这小人儿方才注意到,她周围竟站满了‘中人’,吓得她赶紧冲去了霄剑道人掌心。

霄剑道人问:“道友可是小人国国民?”

“是、是的,”她像是受了惊吓,“我叫小灯,只是过来送信的!”

“贫道霄剑道人。”

霄剑将手掌托到面前,小声问:“小人国也是那来求和的十六国之一?”

小灯连忙解释:“这事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小人国什么都做不到,可不敢掺和你们中人和大人的大战,一片森林就足够我们几代人探索啦。”

她有点懊恼地捶了捶脑袋,嘀咕道:

“都是我倒霉,被他们抓了当信使。

还不就是我们生的小了点,总是被抓来做这个做那个,还有一些坏家伙,特意抓了我们,让我们给他们挠痒痒呢!

真的是,天宫也不管管他们!”

霄剑道人和周围几人对视一眼,众仙各自露出少许微笑。

“你来送什么信?且说正事吧。”

“哎,”小灯答应了声,随后又清清嗓子,端起架子,老气横秋地说道:“人域的头目,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我们会在两个时辰后现身。

请让我们进入你们的阵法,停留在你们的长墙内侧,我们不会深入人域,只是希望与你们当面谈谈。”

话语一顿,小灯看向霄剑道人,有些忐忑地解释着:“那个大胡子老山羊就是这么说的。”

“还有什么?”

“如果你们答应了,就在两个时辰后,于长墙上挂三面旗子,黑、蓝、红,不用太显眼。”

小灯轻吟几声,忽闪着翅膀飞了两圈。

“就这些了,应该没说错什么……他们看起来挺害怕的。”

“多谢道友,道友且稍等。”

霄剑道人与身周几人立刻开始传声商议。

对方越过长墙,等同于将生死交托给了人域,确实是莫大的诚意了。

但霄剑道人还是有些不放心:“不要因为对方主动进入咱们的地头,咱们就麻痹大意、掉以轻心,先做好防备对方发难的准备。”

周遭仙人接连称是,众人商议一二,很快就忙碌了起来。

贴着墙边,他们弄起了大帐,又在大帐周围布下迷宫般的阵法结界,召了数千仙兵、布置成了铁桶圆阵,再用结界将此地遮掩了起来。

这事,知晓内情的越少越好。

前后又忙碌了半个时辰,人域一方万事俱备,只差十六国来使!

突然听闻少许鼾声。

霄剑道人扭头看向肩头,那小人国的小仙子,不知何时已躺在他肩上呼呼大睡。

这?

霄剑道人不由眉头微皱。

他可是纯阳剑修,怎能与女子这般亲近。

不过小人国国民就算了吧,这已非一类生灵。

正自忙碌间,霄剑道人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有些熟悉的嗓音,喊了一声大人。

他扭头看去,见一名仙兵捧着仁皇阁总阁的传令玉符。这仙兵的面容也有些陌生,却并未多想。

“大人,这是总阁刚送来的玉符。”

“哦?”

霄剑道人接过一看,其内写着的一行行字,却是吴妄的亲笔信。

“无妄还要半天才能赶过来?这是非要贫道去应对此事?”

霄剑道人摆摆手,示意这仙兵退下,端着玉符一阵思量,并未注意到这仙兵嘴角划过的淡淡笑意。

……

事情的进展总体很顺利。

人域一方做了周全的准备,甚至动用了上百位擅阵的仙人,在这段长墙上新设了数重大阵。

两个时辰一到,高墙上便出现了黑、蓝、红三色旗,每面旗都只有巴掌大小,符合了对方说的‘不要太显眼’之要求。

黄昏时,数十道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自丛林中冲出,紧贴地面掠过,又贴着长墙上冲,伴着夕阳余晖,快速冲过了墙头。

霄剑道人站在那长条状的大帐门前,身后有三位超凡境高手。

另有上百名仙兵在大帐后方列队,但他们都是背朝此地。

四人联手,也不怕这群异族暴起发难。

道道黑影落下,纷纷向前对霄剑道人行礼,礼节也是五花八门。

霄剑道人拱手做道揖,道:“开启墙上大阵。”

话音刚落,长墙内外浮现出层层光壁。

“各位里面请,”霄剑道人温声道,“贫道霄剑,为仁皇阁阁主之徒,奉命总领此事,已命人备好了人域的灵果美酒。”

这群人各自摘下斗篷帽,露出了真容。

他们面容各异,少半与人族无异、大半都接近于人族,但保留了犄角、兽足等较为原始的生灵特征,就如青丘古国国人的狐耳与狐尾。

为首的几人中,就有青丘国的一名女子,看样貌已至中年。

有人问:“这位人族的仙,您能决定这些事吗?无意冒犯,只是此事关系到我们各自的族人,我们不敢大意轻信。”

言下之意,却是嫌弃霄剑道人职位不高。

霄剑道人背后的一人笑道:“各位道友不必多想,霄剑师侄乃是下一任仁皇阁阁主。”

又有人解释道:“仁皇阁直接对人皇陛下负责,全权处置人域内部事务。”

这数十名异族高手再看霄剑道人时,顿时多了几分敬重。

“请。”

霄剑扭头做了个手势,也没多说什么。

帐篷内的布置其实很简单,两方长桌、四排座椅,其上摆满了珍馐美味、美酒仙果。

地面上铺着名贵的木材,角落中摆了几棵盆栽,点缀了少许绿意。

十六国来使男女参半,但主桌上坐的大多都是女子,也显出了如今中山、东野的掌权现状。

他们各自实力都算不错,有几人已有天仙境的战力;

而得到这些实力的方式五花八门,半数是由所信奉的生灵赐予,半数是有自己成体系的修炼方式。

霄剑道人先说了几句客套话,随后便直入主题,问他们此次来意。

一时,二三四人开口,说得五言六语,混个七嘴八舌。

霄剑与几位人域高手仔细听着,整理着他们的诉求,以及他们能做到之事。

他手边,那小人国的姑娘抱着一只葡萄舔来舔去,眼底写满了满足,已是有点醉了。

如此过了片刻,霄剑道人做了个下压的手势,各处嗓音迅速停了。

霄剑道人苦笑道:

“还请由一二人与贫道言说吧,这有些太乱了。

其实各位的意思,贫道已大概明白了。

总的来说,就是大家虽对天宫有诸多不满,但仍旧无法违反天宫的命令。”

“不错,”一名浑身满是斑点纹路的老人缓缓点头,叹道:“我们的国度和部族并不是只有我们,还有老人和孩童,我们的根在中山,是无法离开的。”

“霄剑大人,”那青丘国女子轻声道,“我们此次前来,一是为了与人域接触,表明我们的善意,二是想与人域达成一个约定。

实不相瞒,天宫催兵的命令,半年前已经传到了各族。

我们在几十年内,需要为天宫培养大批精锐,几乎是要我们一成的族人,还必须是实力最强的那一成。

这样的事,已经发生了许多次,每次我们都是受损惨重,人域也会因此受损。”

霄剑道人缓缓点头,言道:“你们十六国是一股不可忽视的战力了。”

有皮肤白皙、头顶生着羊角的中年女人缓声道:

“我们想,与人域达成三个阶段的约定。

第一个阶段,就是未来爆发的那场大战中,我们会约束各自的部下,尽量互相联兵,然后露出破绽,被人域围困捕获。

人域有制住生灵的法子,你们只需要抓住他们不杀就好了。

我们也会尽量避免伤害人域的战士们。”

霄剑道人笑道:“就是出工不出力的意思吗?这对人域而言也是好事,避免我们两边族人死伤。”

“是的大人,我们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请原谅我们无法对天宫说不,必须派出精锐。”

霄剑问:“第二阶段为何?”

“我们会将王族血脉送来人域做人质,”一人道,“请求人域暗中给我们一些粮食、法器等物资。”

“粮食?”霄剑道人皱眉道,“你们还没有足够的粮食?”

大帐内安静了一阵。

几人连续开口:

“神定下了规则,只有经过神祝福过的土地才能种出粮食,我们大多是以捕猎和采集为生。”

“也可以成为在那些被神祝福的强大国度的附庸,得到他们的青睐。”

“神灵都有偏好的部族,我们这十六家……都是此前或者许久之前,曾惹怒过天宫的种族,这样的国度还有很多。”

青丘国女子的笑容中带着几分凄然之意。

“得天宫庇护,可立于大荒;但只有得神灵偏爱,才可有富足的生活。”

霄剑道人不由默然,坐在那许久无语。

突听侧旁传来带着几分笑意的温和嗓音:

“那第三阶段呢?”

一人答道:“等时机成熟,我们想迁徙到东南……”

答话的这人话语一顿,突然看向了一旁的长桌,瞪着刚才问话的那名留着山羊胡、顶着山羊犄角的老人。

副桌入座者,都是主桌之人的护卫、副手,或是跟随而来的谋士。

这老人一开口,主桌上的那名样貌相似的壮汉站起身来,皱眉打量着这老人。

“阿立察,你为什么要突然开口?这是很失礼的行径!”

“哈哈哈……哈哈哈哈!”

顶着羊角的老人突然仰头大笑,双手还在轻轻拍打,他周遭的几人立刻起身闪向了侧旁。

这老人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又端着袖子擦擦嘴角,低头啃着一只烤鸟翅,肩头还在不断耸动。

众生灵已察觉不对,半数人将自身面容遮起,数十人齐齐起身,尽量远离这老人。

霄剑道人目中有剑光闪烁,其余三位超凡境高手,也各自用气机锁定了这老人。

大帐内落针可闻,

那老人的咀嚼声让人浑身寒毛直竖。

霄剑道人突然点出一指,一抹剑光闪过,那老人嘴边的鸟翅被直接削断,这老人并未受伤。

“吃都不让吃了吗?人域当真小气。”

这老人将手中骨头扔到面前桌上,嘴角微微抽搐,身形慢慢站了起来,口中喃喃道:

“你们还能更幼稚一点吗?

跑人域来跟人域相商,大战时双方互相放过彼此,假意被捉。

还要在时机成熟以后,迁徙到东南域,与人域相邻做邻居?”

突然间,一缕晦涩的气息自这老人身周涌出,大道震颤,神光涌现,那老人身形突然崩塌,一抹虚影缓缓凝实。

黑袍、束发,身形挺拔,面含笑意,眼窝深陷。

人域修士能辨识出此神的大道,而这群古国高手,都认得这张面容。

天宫,大司命!

噗通几声,已是有十多名百族高手跌倒在地,面色苍白、浑身颤个不停。

更有人披上斗篷立刻就要退走,但他们还未动身,就听到了大司命的嗓音:

“别紧张,吾不过一缕神念在此,来这里给各位助助兴。”

霄剑道人手中已握长剑,他刚要向前,却觉浑身冰凉。

几道黑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大司命神念之后,化作了一名中年男人、一名苍莽壮汉、一名身着长裙的妖娆女子、一名面容靛青色的童子。

他们各自放出气息,背后浮现出了四道虚影。

凶神穷奇,凶神夔牛,凶神朱厌,新晋凶神蛊雕。

鸣蛇的气息同时浮现,却并未直接现身,而是将这片狭窄之地的乾坤彻底封锁。

五凶神齐至!

这一瞬,已经要出手的霄剑道人,只能握紧剑柄。

不能动,他们几人围攻一头凶神都有可能险象环生,更何况此地直接出现了五凶神。

更要命的是,鸣蛇封锁了此地乾坤,人域各路高手发现异样并赶来,不知需要多久……

大司命笑道:“来,回来坐,我们好好聊聊不可吗?

不曾想,你们对天宫竟有了如此多的怨言,是我们忽略了你们的感受。

来,回来坐。”

众高手浑身僵硬,面色一变再变。

那名青丘国女子面色惨白,低头走去自己原本的位置。

余下数十异族高手,或是抖若筛糠,或是已坐倒在地不敢动弹,甚至匍匐在地行着大礼。

大司命笑容收敛:“听不懂吾之言吗?”

那群异族高手动作飞快,连滚带爬回了各自位置,还有壮汉低头失声痛哭,表情说不出的痛苦。

霄剑道人与三位超凡对视一眼,四人站到了一起,已是做好了搏命的准备。

“你就是下任仁皇阁阁主。”

大司命上下打量了霄剑道人几眼,在两只长桌中间漫步行走,手指划过几名异族女子脖颈,后者纷纷紧闭双眼,不敢动弹丝毫。

大司命笑道:“人域莫非觉得,你们能护住他们?”

“要战便战!”

霄剑道人定声骂着,脸色铁青。

大司命负手轻笑:“我突然改变主意了,今日不杀你,专破你道心。”

“滚!”

“来,吾给你一个条件,”大司命笑道,“吾跟你赌这帐篷内半数生灵的性命,若你赌赢了,吾就放过他们半数。

若你赌输了,吾就立刻杀他们半数。”

他话语落下,穷奇等四凶神身形一闪,出现在了主桌四面。

那些百族高手看向霄剑道人,有人微微摇头,有人眼底却带着祈求。

“好!”

霄剑道人深吸一口气,剑眉束起,凝视着大司命的面容。

“贫道霄剑,愿领教阁下高招!”

大司命道:“那我赌,你们人域的小金龙无妄子,此刻就在此地,你在听他命令行事。”

霄剑道人一愣,随后冷笑了几声,拿出一枚玉符扔了过去。

大司命看了一阵,面露惋惜之意。

“你赢了,人族。”

霄剑道人立刻道:“放过他们!”

“可以,”大司命微微摆手,穷奇等四凶神身形再闪,出现在了副桌四面。

主桌上大半异族高手松了口气,但依然有小半面如死灰。

大司命站在帐篷门前,笑道:“我再赌,你们想到了我会现身。”

霄剑道人嘴角微微颤抖。

“看样子,吾又输了,”大司命轻笑了声,“行了,这里的人你都救下了,你们四个回来吧。”

穷奇等四凶神身形退至大司命身旁。

霄剑道人面露不解,众人也是有些疑惑不解,不知大司命这般现身,到底是为何而来。

只是吓他们一下?

还是,要对他们各家部族、国度出手?

“此地倒是不可久留,不然容易被人域高手截击,”大司命喃喃自语,“吾临走,送各位一件宝物。”

穷奇立刻向前,手中拿出两只宝镜,这宝镜绽出道道光线,光线交织出了一面光幕,幕上,出现了数百道身影。

那是数百名年轻面孔,来自中山不同国度、不同种族,他们同样在盯着此地。

而在这数百年轻人最前排,有十六道身影,他们或面色惨白、或浑身颤抖、甚至有人站都站不住,需要被侧旁金甲天兵搀扶。

大帐内,数十名异族高手几乎同时起身。

“少主……”

“殿下!”

“大司命大人,求您放过我家少主!来找人域是我们擅自做主,与氏族无关!”

“无关吗?”

大司命仔细想了想:“你们,都与各自族内无关?”

众高手跪伏在地,不断叩首,不断磕头,他们将地面木板磕碎,总有人忍不住痛哭流涕。

“我等擅自做主!我等擅自做主!”

“求您放过我们少主,放过我们部族!”

那青丘国女子突然冷笑了声,淡然道:“大司命,我就是青丘之国王前副将,你当如何?”

光幕中,那名青丘国少女突然抬手前指,颤声道:

“这、这是我青丘国叛逆!前些时日行刺我母亲未果,竟然逃去了人域!

这是陷害。”

大司命含笑注视着这一幕,他看向霄剑道人,问道:“是不是觉得诧异,为什么你们在天宫安插的眼线,竟没禀告有数百名少主,被带去了天宫?”

霄剑道人面色一白。

大司命笑道:“有时候让你们知道天宫的动向,其实也是在告诉你们别太得意。”

大帐中的青丘国女子突然站起身,扭头看了眼霄剑道人,目中满是无奈。

她手中拿着一把短剑,看了眼那两面宝镜交织出的光幕,突然将短剑在脖颈划过,身形慢慢仰倒。

另一名青丘国护卫抬手,击碎了心脉。

光幕另一端安静了一瞬,又突然有少年高呼:“这是此前行刺我父王的叛徒!”

“是,这是我们族的叛徒!”

“他们两个是叛徒!请天宫明察!”

“你们两个是要将我们一族置于死地,你们好狠的心!”

少年们在开口,在效仿,在不断咒骂。

大帐中,那些高手纷纷做出反应,或是大笑骂回去,或是咬紧牙关,掏出兵刃、攥起拳锋,对着自己要害落去。

少顷,鲜血汇成溪流,侵蚀着木板的缝隙。

一道道原本跪伏的身影慢慢趴倒在地,有人在旁不断啜泣。

光幕中的少年们都冷漠着面容,但从他们眼底能看到几分不忍、几分无奈,还有那一丝弥漫开的绝望。

凶神嘴角露出些许笑意,穷奇目中神光最甚。

穷奇笑道:“霄剑啊霄剑,你怎么没能护住他们?”

霄剑道人攥紧剑柄,脖颈上凸起的血管近乎炸裂,却依旧只是冷硬着面容,注视着他们,凝视着他们,将他们的模样刻在眼底。

大司命却是淡然一笑:

“多谢你们人域配合,吾这堂授课的效果颇为不错……回吧,你们再不走,人皇就要现身了,这里可是有个下任仁皇阁阁主。”

言罢,他转身走出帐门,穷奇等四凶神略有些意犹未尽,转身一同跟随而去。

那两面宝镜却并未收走,似是想让天宫势力的各家少主,看清楚‘叛徒’的下场。

噹、噹噹……

霄剑道人手中宝剑滑落。

他凝视着眼前这三十多具尸身,看着他们临死前扭曲的面容。

是不是,如果自己做的决定是不管那石板,不理这十六国使者,不去……

天宫、天宫、天宫、天宫!

贫道的剑又能护住什么,贫道是下任阁主、下任阁主……

师父……

眼前似乎有微弱的光亮闪烁,那拇指大小的人儿飞来,在霄剑道人的脸颊上轻轻摩擦。

轰!

大地突然传来震颤声。

不,是乾坤出现了震颤声!

轰、轰、轰!

如洪钟大鼓,似惊涛拍岸!

忽有火光划过,大帐化作一缕缕灰烬飘散。

狂风起,天地明暗不定,四名超凡境面前的长墙,墙体在不但震颤,阵壁在轻轻闪烁光亮。

霄剑道人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来。

正此时,被封锁的乾坤失去了枷锁,似乎是鸣蛇收起了神通,

但下一瞬,天地间出现了百条大道!

四面八方升起了一百零八道流光,这些流光凝成了一条条如江河般宽阔的锁链,封住了方圆数百里的天地!

霄剑背后的老妪失声喊道:“锁、锁天大阵!是咱们的大阵!”

长墙之外,凶神在怒吼,各自显露出庞大的身形,但道道流光自北、西、东三面激射而来!

下一瞬,霄剑道人感觉到背后出现了熟悉的气息,一道身影自低空掠过,留下了一句:

“站起来!跪着像什么话!”

霄剑道人抬头看去,却只见师父刘百仞的身影,带着数十道黑影翻过长墙。

南面、西面、北面!

一艘艘飞梭破空而来,一道道身影自其内飞出、结阵。

夜幕被仙光照的透亮,天地被大道搅乱了乾坤!

“道兄,抱歉。”

霄剑道人循声看去,却见此前递给过自己玉符的仙兵迈步而来,面容之上褪下了一缕灰气,化作了那幅方正面孔。

吴妄抱拳道:

“锁天大阵需要时间布置,为了骗过大司命他们,只能出此下策。

道兄莫要内疚,祸起天宫,这些人应当是被天宫故意安排来此,不过是为立威之事,他们的命途早已被大司命标记了悲惨二字。

此刻,五凶神入局,天宫必会驰援,凶神自会全力逃命。

能杀穷奇,便是全功!”

霄剑道人鼻翼在微微颤抖,他已握住那沾染了鲜血的宝剑,身形直直站起。

宽袍飘动,长发乱舞,剑修怒气勃发,身形破天而起,一剑惊破苍穹!

吴妄对霄剑道人的背影拱手做了个道揖,心底略有些内疚。

他并非不相信霄剑道人的演技,纯粹是为了确保大司命不会看出端倪,去除了不稳定因素。

随之,吴妄看向那两面铜镜交织出的光幕,看着那数百名有些茫然、不知此地发生了什么的少年。

吴妄一步踏前,朗声呼喊:

“大司命!你那一缕神魂没走远吧,不想现身了吗?”

“啧,超凡天劫劈不死我小小元仙,想要立威却被我算计,五名手下中了埋伏。”

“穷奇对你而言是个不错的奴才吧?能窥探生灵之心,这可是少有的神通!”

没动静?

那就别怪他了。

吴妄看向那光幕,站在那三十多具尸身之中,拱拱手,朗声吟诵:

“天下风云出我辈,不胜人生一场醉!

吾乃人域仁皇阁刑罚殿殿主无妄子,今日与各位见礼了!

天地风云,大荒久远,而今神灵残暴不仁,以戏谑生灵为乐,大司命为天宫强神,天帝独宠,却做下如此之事!

我人域反天已久,天又奈何!

试看明日之大荒,必是生灵之天地!

百族共治,神灵隐没,共襄盛举,生灵安乐!

各位,先天神宁有种……”

“够了!”

大司命那一缕神魂唰地现身,那两面铜镜出现蛛网般裂痕,光幕直接炸散。

“乎。”

吴妄淡定地将最后一个字念完,含笑注视着大司命。

大司命冷然道:“无妄子,长生之道你没摸到门径,取死之道你是修了个精通。”

“放狠话都没半点新意。”

吴妄向后迈出一大步,几道身影自他背后向前,却是风冶子等三位阁主,外加一位手托宝塔的老妪。

“各位,弄死他,用法宝留影宝珠记下全过程。”

大司命嘴角微微抽搐,这神念却是无处可走。

而吴妄站在后方,突然想到了点什么。

长生之道?

诶?长生之道!

若是能参悟透长生之道,岂不是就能破了寿元大道,也就象征着大司命再无法掌控生灵的寿元?

吴妄的那双眼,贼亮!

相关推荐:重生之极限进化桃运神医灵笼废土:签到就强!绝世医圣绝世医圣我的生物黑科技开局我获得天赋摄魂保护我方族长反元绝世剑仙幕后签到三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