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重生之逆流十年 >重生之逆流十年

第161章 同床共枕后,Q果忍者的偷袭

尽管柳伟挺想一口答应下来,免得夜长梦多。

但是考虑到从15%被抬高到20%的股份,以及付费转免费内购模式的巨大风险,柳伟还是立刻打通了蔡皓屿的电话,将徐行的条件复述了一遍。

至于第三点的技术共享和互助,对于当下只求存活下去的米狐游而言,显然并不太重要。

事实上,尽管柳伟也非常不情愿多出让这5%的股份,但相比之下,还是第二点更难让他做出让步。

买断制改免费内购的模式,这可不是说说就行的。

要知道,盈利模式,这可是一款游戏能否大卖的根基。

如果草率的答应下来,哪怕拿到了这一百万的投资,结果游戏扑街了,那也不是他们想看到的局面。

于是接下来,柳伟和电话那头的蔡皓屿,就跟徐行进入了互相谈判的阶段。

只不过让徐行有些哭笑不得的是,米狐游的团队似乎十分坚定的支持买断制的策略。

燃文

一是因为目前他们正在制作的,是菠萝公司的ios版本,如今App Store上面,流行的暂时还是买断制的游戏,包括米狐游此前第一款上线的游戏,也都是买断制。

二是因为,买断制游戏和免费制游戏,由于盈利方式不同,在制作游戏内容的时候也会有不同的侧重。

买断制的游戏,用户最初就全款购买了游戏的全部内容,所以商家只需要安心做好游戏,把精力全部放在游戏质量的提高上即可。

但免费制的游戏,为了能够引导用户在游戏中的内购商城进行消费,就必要要对游戏内容和升级系统进行设计和限制。

尤其是数值方面的增长,都需要严格把控,让玩家卡在那个看着能够获得体验升级,又恰好差了那么一点点的程度。

以此来达成对玩家的消费诱导。

俗称骗氪。

或者更粗暴点的,直接就告诉你充钱才能变强,否则白嫖玩家就是氪金玩家的游戏体验之一。

这就是所谓的逼氪。

虽然这种模式让大多数玩家都十分诟病,但这并不妨碍人家赚钱……甚至比正常和良心的游戏赚的多得多。

但眼下,这种模式还是在免费的页游端游上更加常见一点,手游目前还未出现十分明显的端倪。

尤其米狐游的崩坏校园已经制作了一半有余,这个时候转变盈利模式,等于是要重新过一遍数值系统,并另外增加一个内购商城,设计消费的引导流程。

原本米狐游预计能在12月份左右完成的游戏,这么一改,可能得等到明年才能上线了。

因此,米狐游的几位创始人跟徐行据理力争,最终还是没有在买断制这个条件上完全松口。

至于第一条有关股份的条件,20%的股份,也让主导米狐游的蔡皓屿陷入了纠结。

对于柳伟和其他两位创始人而言,20%的股份并不是不太能接受的条件,因为这三位创始人加起来的股份,都只有不到50%,其余半数以上的股份,全都在蔡皓屿手中。

当初也是为了团队不会因为各自的分歧与争吵导致没有一个领袖主导方向,从而使工作室陷入左右互搏的境地,加上蔡皓屿本就是所有人中技术最强的那个,出资也是最多,所以早在成立米狐游的时候,蔡皓屿就掌握了50%以上股份。

为的就是保证整个米狐游在执行力上的统一性,以及未来如果融资,至少蔡皓屿能够牢牢掌握住33%股份的一票否决权,不至于因为股份平分而导致后续稀释后,几个创始人都只有十几的股份占比,反而被外人拿了大头。

而对于一家初创公司来说,最普遍的融资金额往往在10%左右。

因为未来还要考虑C轮D轮的融资,每一次融资,创始团队就得拿出一部分股份,又要跟新进来的投资方进行博弈,手里的占股必须保持在一个健康的水平线上,才不至于在后续,因为跟投资方意见不一直接被扫地出门,鸠占鹊巢。

而米狐游因为手游题材的缘故,10%的股份很难融资到足够的钱,才把口子扩大到15%的线上。

现在又被徐行抬高到20%这个极为危险的线。

如果以后不再融资倒也罢了,但眼下的米狐游毕竟没有透视未来的眼睛,无法像徐行这样笃定自身的发展,为了将来可能存在的融资行为,蔡皓屿也得对这次的融资股份精打细算。

因此,在蔡皓屿的据理力争下,徐行虽然没有坚持20%的高压线,但还是从米狐游口中多啃下来了一点肉,达成了17%的股份收购。

至于有关技术共享的第三个条件,蔡皓屿更是直接答应下来,毕竟他们工作室现在还算有点价值的技术,大概也就只有基于unity引擎魔改出来的2.5D渲染引擎。

这东西虽然也挺有用,但是面对当下的生死存亡,米狐游也没什么好多考虑的,早点拿到投资生存下去才是关键。

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技术共享后,双方都不能把对方的技术外传,并且限定一个合作时间,三年后合作解除,之后想要继续保持技术合作,可以再另行商议。

在此期间,群星公司对米狐游工作室提出的技术需求,米狐游都将无条件的同意并共享。

整个谈判过程远比柳伟的宣讲介绍要久的多。

从晚上八点多一直谈到深夜十一点。

徐行很无奈,他让米狐游转为免费也是好心,毕竟投资以后,他总是希望米狐游能给他赚钱的。

否则要是等到崩二出世,那得等到14年去了。

更别说后面更惊艳的崩三,已经是17年的事情。

如果可以的话,徐行并不介意帮米狐游加速这个流程,只不过天不遂人愿,米狐游团队明显更有自己的想法,没这么容易就被改变。

最终,在徐行和蔡皓屿的交流与沟通下,双方达成了初步协议——

1.群星公司投资米狐游一百万元,占股17%。

2.米狐游新游戏崩坏校园,依旧实行买断制。

3.双方公司实现技术共享与互助,但不能技术外传,米狐游需无条件对群星公司进行技术分享,合作时间从2012年9月开始,至2015年9月截止。

半夜双方敲定了主要的条款后,徐行留下来他们几个人的联系方式,便送走了柳伟和靳至冬。

详细的合同条款,得等明早蔡皓屿亲自过来,双方继续商谈细则才能彻底敲定。

站在窗边,徐行看着柳伟二人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说实话,想要投资米狐游,其实就两个时间点。

一个就是在当下,趁米狐游还未被前世那家公司看上,提前截胡15%的股份。

第二个,就是在米狐游研发原神期间,上市申请失败,又没法接受腾信融资的种种附加要求时,也是一个机会。

后者的时间还早,至少得等到18、19年,徐行暂时不做考虑。

但是在当下这个时间点上,到手米狐游的17%股份,还是相当赚的。

要知道,前世的米狐游做出原神后彻底一飞冲天,别管口碑怎么样,当初的市值已经奔着2000亿以上去了,三位创始人的身价更是一跃进入了国内富豪榜。

也就是说,徐行今天这笔17%股份的一百万投资,十年之后,大概就是三四百亿的估值。

整整30000倍的投资回报!

三万倍!

更别说等到米狐游制作原神时陷入财务紧张的困境,徐行到那时还能再捞一手,那可就不能17%这么简单了。

而且也未必需要等这么久,毕竟不改成免费内购的模式,目前这款崩坏校园恐怕很难收回成本……徐行想到这里,看着夜色的双眼微眯起来,轻笑一声,已经在思考怎么继续从猎物身上再咬下一块肉来了。

如此想来,米狐游没答应从买断制转为免费制,对他本人而言,或许反而不是一件坏事。

伸了个懒腰,徐行在窗边看了眼时间。

此时学校寝室早就已经熄灯锁门,他也就懒得回去。

正好之前姚圆圆让小彭买了一张折叠床,徐行从柜子里把折叠床拿出来,又把上次颜池醋带来的被子放上去,打算去厕所简单洗漱一番就凑合一晚。

结果他刚要走出办公室,就听到了门口的敲门声。

徐行愣了一下,再次确认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马上就要凌晨了。

工作室的员工应该早就下班回去了才对。

“谁啊?”

“你忙完了?”外面的人推开门,探了个脑袋进来。

是徐年年。

“刚忙完。”徐行点点头,又问道,“其他人呢?”

“我都让他们回去啦。”徐年年推门走进来,手里竟然还拎着一袋烧烤,“我让嘉嘉送醋醋回去了,要吃烧烤不?”

“你买都买了,我还能只看着你吃?”

徐行听颜池醋已经被送回去,心里稍微放心了点,一边回应徐年年,一边拿出手机来,果然看到颜池醋发来的QQ信息。

【醋醋】:我先回学校了,不然太晚回去又要被室友笑话的。

【醋醋】:已经到寝室啦,我去洗澡了。

【醋醋】:老板还没忙完吗?

【醋醋】:我得先睡觉了,明天还有早课。

【醋醋】:老板晚安~

徐行看着上面定格在晚上十一点的聊天记录,微微一笑,给颜池醋发去回复。

【一蓑烟雨】:嗯,刚忙完。

【一蓑烟雨】:晚安。

结果颜池醋立马秒回。

【醋醋】:嗯嗯,晚安哦,老板早点睡。

【一蓑烟雨】:不是说睡了吗?

【醋醋】:起来上厕所……刚好看到的。

【一蓑烟雨】:好,早点睡吧,晚安。

【醋醋】:嗯嗯,晚安~

“跟谁聊天呢?”徐年年好奇的凑过去。

“阿斌这家伙一直在烦我。”徐行动作很快,迅速跳转到跟李智斌的聊天页面。

而李智斌也确实一直在烦他,从傍晚七点多开始,一直给他发消息,发到了晚上十点多。

上面都是一些徐行交给他的调研任务的信息,周末的时候李智斌已经上门尝试跟那几家公司进行了接触。

至于结果。

那只能说是呵呵。

主要还是李智斌的经验不足,谈判十分稚嫩,还需要多加锻炼。

徐年年倒是不疑有他,知道徐行跟李智斌关系很好,看到两人聊天记录后就失去了兴趣,把烧烤放到办公桌上。

两个人吃着烧烤聊着天,吃到一半的时候,徐行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你晚上不回寝室了?”

“都这个点了我怎么回去?”

“那你睡哪里?”

“你这不是有床吗?”

“我这是单人床……所以你刚才为啥不跟着大家一起回去呢?”

“姐姐这不是怕你工作太辛苦,晚上饿肚子嘛。”徐年年白了他一眼,“你个死没良心的。”

徐行看着灯光下徐年年白皙的脸蛋和精致的侧颜,听着耳边的“死没良心”,一时有些恍忽,还以为自己又穿越回去了。

但很快,吃完烧烤后,徐行还是要面对一个严肃的问题。

他跟徐年年晚上要怎么睡?

去厕所简单漱了漱口,洗了把脸后,徐行跟徐年年回到办公室里,看着面前这张单人折叠床,陷入了沉思。

最后徐行还是把折叠床让给了徐年年,自己则是又搬了几张椅子进来,搭了一个床,打算再凑合凑合。

“这么好啊?”徐年年坐到折叠床上,仰头看着徐行嬉笑道,“要不还是徐总您睡床?我这小小员工还是睡椅子好了。”

“得了吧。”徐行摇摇头,“就你那个睡觉的习惯,我怕你睡着睡着就摔下来。”

说完,徐行就关了灯,拿上之前徐毅盖过的那张小毛毯,躺到椅子上后给盖上,说道:“睡吧,明天还得继续干活呢。”

“哦。”徐年年借着月光,看到徐行身上盖着的毯子,长度还够不到徐行的膝盖。

她又看了看自己床上厚实的被子,转了转眼珠,干脆把折叠床搬到徐行的椅子床旁边靠拢,躺下来后,就把被子的一半盖到徐行身上去:“来来来,这被子好大的,分你一点。”

折叠床的高度比较矮,大概只有椅子的三分之二高度。

徐行盖了被子后,扭头就能看到比自己低了十几公分的徐年年。

两个人在月色朦胧中对视了一眼,又彼此分开视线,看向天花板。

“我们多久没像现在这样睡在一起了?”

“更正一下,这也不算是睡在一起。”

“都盖一张被子了还不算?你这语气也太渣了,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

“员工请注意言辞,小心我扣你工资。”

“靠,很嚣张嘛。”徐年年偷偷摸摸伸手过去,在他腰上掐了一下,“老板了不起啊,还不是得睡椅子。”

“也不看看是因为谁。”

“嘿嘿。”

“行了,睡觉吧,困死了。”

“哦,晚安。”

“晚安。”

月色下,徐行很快就进行了睡眠。

但床上的徐年年听着徐行逐渐悠长平稳的呼吸声,却扭过头来,一直看着他的半张侧脸。

一双眼睛在窗外月色的映照上,亮晶晶的,如同倒影的湖面,莹润剔透,又蕴藏着难言的情愫。

……

9月9日,早晨。

徐行睁开眼,发现有点不对劲。

往右边看了看,是比自己高了一截的椅子床。

再往左边一看,是侧身躺着,紧紧靠着他熟睡的徐年年。

甚至一条白皙滑嫩的长腿,还搁在他的肚子上。

徐行:“……?”

所以自己是怎么从椅子上面下来的啊?

“唔……”

也不知道是不是徐行稍微动弹了一下的缘故,徐年年也都囔了几声,一点点睁开眼睛来。

在看到自己面前的徐行时,还露出了一个憨憨的笑容来,伸手掐了掐徐行的脸:“做梦了吗?还挺逼真的,来姐姐亲一个。”

看着这家伙连梦跟现实都分不清的傻样儿,徐行一脸嫌弃的摁住她的脑袋,无语道:“你给我清醒点,做什么白日梦呢?”

“我靠!”徐年年彻底惊醒过来,刷的在床上坐起身,低头看向徐行,先发制人道,“你为啥在我床上?”

徐行:“……”

好家伙。

他要是知道就好了。

不过徐年年倒也没揪着他不放,下了床穿上鞋子后,就跑出去洗脸了,没让徐行看到她脸上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早上八点钟。

蔡皓屿和柳伟、靳至冬准时来到天枢工作室这边,见到了年轻的徐总。

双方在友好交流的基础上,根据昨晚约定好的条款,展开了更细致的谈判。

最后,在上午十点左右,两边确认了合同的最终内容,并正式签署合同。

群星公司投资米狐游一百万元人民币,占股17%,投资资金分三次打入米狐游账户,从合同生效后一周内的二十万,到游戏制作完成后进入测试阶段的三十万,以及进入宣传营销后的五十万。

具体的打款要求都明确写进了合同当中,并非是一百万直接就打进米狐游的账户。

毕竟这么多钱就算一次性给足了,其实米狐游每个月需要花的钱也就几万块,压根用不了这么多,融资款项分批次打款也算是常态。

交易结束后,徐行将蔡皓屿三人留下来,在公司内部简单参观了一下,又拉着他们几个,跟自己的新团队交流了一下有关unity引擎方面的经验,一旦之后群星公司这边对他们魔改的2.5D引擎有需求,蔡皓屿就会立刻提供帮助和指导。

中午的时候留他们在公司里吃了顿饭后,徐行便送走了这三人。

而当他回到公司的时候,却收到了秘书彭宇轩的紧急通报。

“徐总,有一个坏消息得通知给您。”彭宇轩脸色凝重,走进办公室朝徐行提醒道,“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各大安卓平台和菠萝的App Store上,腾信的魔潭工作室上传了一款叫做Q果忍者的游戏,内容跟咱们的水果刺客……几乎一模一样。”

“Q果忍者?”徐行听到这么名字,不由嘴角抽搐起来,旋即拧紧了眉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各大平台上都有了?”

“对,安卓上也有。”彭宇轩拿出自己的安卓手机,拿到徐行面前展示给他看。

徐行一边在自己的菠萝手机上搜索这个游戏的名字,一边看了眼彭宇轩的手机应用商城。

旋即,他的脸色逐渐变得古怪起来。

【Q果忍者】

【售价:6.9元】

徐行:“……这还真是敢啊。”

看着这上面的游戏,徐行想了一下,还是付钱下载了一个下来。

等待下载的过程中,徐行抬头看向彭宇轩,说道:“你去把姚圆圆叫来,还有公司的法务。”

“好的。”彭宇轩点点头,随后立马跑出去,找隔壁财务室的姚圆圆来。

而徐行手机上的Q果忍者也很快下载完毕。

点击进入之后,看着屏幕上戴着黑色面罩,还缠着绷带的企鹅忍者形象,眼角都抽搐了几下。

这无非就是把水果刺客里的刺客老师,给改成了企鹅的忍者老师。

进入游戏后,又是熟悉的引导模式,切水果的界面几乎没有任何差别,仅仅只是把背景换了换,水果的色调更亮了一点,看上去也更Q版。

但在玩法与内容上,就连成就系统和皮肤商城,都跟水果刺客一模一样。

只能说不愧是企鹅。

徐行玩了一会儿,大致了解了这款游戏的情况后,又将目光落在了【售价:6.9元】上面,失笑着摇摇头,随后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

他之前是真没想到,就在他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腾信那边竟然提前打了他一巴掌。

虽说只是旗下工作室的内部行为,还不至于上升到腾信本身,但对于群星公司这家刚起步的小公司而言,却无疑是十分严峻的事情。

只是在确认被抄袭,且抄袭者是企鹅后,徐行反而觉得这事儿真踏马合情合理,完全没有让人出乎意料的感觉。

“什么情况?”姚圆圆推门进来,后面跟着彭宇轩和公司法务,嘴里气的叫骂着,“腾信抄袭咱们游戏?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啊!都这么大的公司了,还抄我们小公司的游戏?靠!”

“澹定,澹定。”徐行身为水果刺客的策划师和被抄袭的对象,反而是最冷静的一个。

他先是看向彭宇轩,吩咐道:“小彭,帮我联系安卓的渠道和平台商,就说同意五五分成和延期一个月的付款流程,推广宣传的要求也不高,之前能答应的条件就答应,但务必要在三天内上线我们的水果刺客。”

说完,徐行又看向公司的法务李静,安排道:“帮我联系一家擅长这方面商业抄袭桉件的律师事务所,直接去告腾信的魔潭工作室抄袭。”

姚圆圆招来的法务李静本身就有好几年的从业经验,听到徐行的话后,顿时脸色有些为难的提醒道:“徐总,腾信在这方面已经属于是惯犯了,咱们就算去告,估计也是没戏的,完全就是浪费钱的行为。”

徐行笑了笑,只说道:“我可没说要告赢它。”

“你就跟律师事务所说,这场官司不求能赢,只求能尽快立桉,律师函啊法院传票什么的,能多快就多快。”

“但是等到了后面的阶段,不需要告赢,只需要给我拖一段时间,输赢不重要。”

“啊?”李静愣了一下,有点没搞懂徐行这么做的意义所在。

但徐行已经将目光转向姚圆圆,说道:“你这边安排两件事。”

“第一,找几家影响力比较大的媒体,以及之前一直说想要采访的游戏媒体,就说可以接受采访,把腾信抄袭这事儿也说一声。”

“第二,除了上面这部分媒体,再找其他网络媒体进行曝光。”

“公司账面上,除了马上要打给米狐游的二十万,以及公司员工这个月的工资,其他的都拿出来。”

“按我说的做,先行动起来。”

“好!”姚圆圆是从水果刺客那会儿就一路跟过来的元老了,很清楚徐行不仅在游戏制作上的天赋,在广告和推广方面也很有心得。

一听徐行的任务安排后,脑子里就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雏形,只是时间太短,让她来不及细想。

但她听完后,已经迅速行动起来,第一个转身出了办公室,准备执行徐行的命令。

彭宇轩也立即开始联系安卓这边的渠道商,负责法务的李静稍微慢了半拍,但看两位同事已经开始做了,她也就没再多问,连忙跑去找靠谱的律师事务所。

而徐行在安排完这一切后,缓缓吐出一口气,随后拿起手机,给徐毅打了个电话。

“喂?有事儿?”

“叔,我记得你是某度搜索部门的来着?”徐行轻笑着问道,“你们广告和推送业务,是怎么个价位?”

相关推荐:在骑马与砍杀当剑豪魔改剧情逼我当女帝无限进化:我知道所有剧情神明的诸天试炼场空天崛起这个明星向往退休的生活网游之女辅助斗罗:从种植阿银开始网游之女帝妖娆我,朱由检:大明第一败家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