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绝命毒尸 >绝命毒尸

1289 泣血女王

“吱~”

金色的对开大门被人用力推开了,两位“登天阁”的美女迎宾走了进来,只见富丽堂皇的包房中空空荡荡,只有一位轻熟女独自站在窗边,俯瞰着午夜中的洪家城。

“郑总!没想到我们第一次见面会在这里,还是大半夜……”

一袭古装白裙的九天玄女周静秀缓步跟了进来,首先就听到了一曲熟悉的英文歌,转头便目光炯炯的打量起了轻熟女。

只看她蜂腰宽臀,纤瘦腿长,染烫过的卷发高高扎在脑后,古铜色的肌肤显得十分健康,只是穿了一身丛林迷彩服还扎着腰带,连裤管都塞进了脏兮兮的军靴中,多少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你多次盛情的邀请我,我怕再不来就只能见到尸体了……”

郑蓓丽转过身去走到了沙发边,两位迎宾也赶忙关上门退了出去,周静秀笑盈盈走过去坐在郑蓓丽对面,茶几上放了一台进口的咖啡机,三壶温热的咖啡已经摆成了一排。

郑蓓丽点上了一根细长的摩尔香烟,很优雅的说道:“听说你喜欢喝咖啡,我特意为你准备了三种口味,美式!蓝山!卡布基诺!全都是从Starbucks弄来的进口咖啡豆,你喝什么我喝什么!”

“哇喔~极品蓝山!有品位……”

周静秀看了一眼咖啡机旁的咖啡袋,直接拿起中间一壶倒了一杯,然后满不在乎的端起来喝了一口,笑道:“按照你自己的习惯来就好,我相信郑总不会对我下毒,我们俩之间并没有私人恩怨!”

郑蓓丽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蓝山,喝了一口才说道:“无关于恩怨,只是没有下毒的价值而已,如果我们俩都是关键人物的话,不要说下毒了,再恶毒的手段都使得出来,不是么?”

“郑总!我太喜欢你的直爽了,真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周静秀放下杯子笑道:“你说的非常正确,我们俩看似位高权重,实际上不过是男人们博弈的棋子而已,一个不小心我们就会粉身碎骨,可就算是死也不是为了我们自己,你不觉得太窝囊了吗?”

郑蓓丽靠回沙发上说道:“这只是你的感觉,我的感觉非常不错,我现在要什么有什么,欧阳家、方司令,包括你们见到我都得客客气气,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妹妹!不要自欺欺人了好不好,你能来见我就说明你不甘于现状……”

周静秀摇着头说道:“我看过你的资料,高官家庭出生的大小姐,结果因为父亲落马后家道中落,曾经围着你打转的亲朋友好都离你而去,你为了生存不得不放弃出国留学,在无数的嘲笑下去当了一名幼师!”

郑蓓丽似笑非笑的说道:“这么巧啊,我手上也有你的资料,要不要我再给你重温一遍,你坎坷的感情道路呢,别人都说你是小三上位哦!”

“如果不是当过小三,怎么能跟你相见恨晚呢……”

周静秀轻笑道:“你穿着旧军装却化着彩妆,扎着武装带却戴着钻石手链,用香奈儿掩盖身上的汗臭,到了晚上你才敢喝咖啡,听你最喜欢的英文歌,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你怕那些乡巴佬不认同你,把你当个花瓶!”

周静秀压低身体又说道:“妹妹!我们俩是一种人,甚至同病相怜,我每天都要在庙里装神弄鬼,把自己伪装成不食烟火的仙女,我们的生活全都操纵在别人的手中,你甘心吗,我不甘心!”

郑蓓丽蔑笑道:“不甘心又能怎么样,你主上让你撅着,你还敢趴着吗,是命就得认,不认连撅着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自然没有,可以后肯定会有,也必须有……”

周静秀目光冷厉的说道:“当男人们决出胜负之后,他们甩甩手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到时候我们怎么办,转头去依附他们的手下吗,跟嫂子睡觉可是大逆不道,妹妹!我们得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啊!”

郑蓓丽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歇了一会才说道:“不知你有何高见呢,如果你真有妙计的话,做姐妹也无妨!”

“扶植自己的人马跟势力,我们俩联手做女王……”

周静秀压低声音说道:“仙庙组织在外面至少有十几座城,三十多万人口,不过调动不便,通讯也有障碍,每座城少个上千人不会有人在乎,但我能把他们集中在

一起洗脑、训练,变成我们的死忠!”

郑蓓丽沉吟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也这么干,从石牛县那边偷人出去,组成我们自己的势力,可你为什么要找我合作呢,完全可以自己干啊?”

“我只能负责洗脑,训练的事还得靠你们才行啊……”

周静秀苦笑道:“大仙庙只会装神弄鬼,碰上硬仗跑的比谁都快,训练部队你们才是专家,但石牛县人口不过万,少个几百人就会被发现,所以这事只有我们俩合作才能完成!”

郑蓓丽抱起双臂问道:“我凭什么信你,人都让你们洗脑了,我塞一批教官进行又能起什么作用?”

“人归我,导弹归你……”

周静秀摊开双手笑道:“我知道仙庙的一个导弹阵地,什么型号我不懂,但是最少有四台火箭炮车,以及三颗能轰平洪家山的导弹,到时候咱们里应外合夺取阵地,所有导弹都让你带走,这你总该放心了吧!”

“你跟我来……”

郑蓓丽忽然起身走到了窗边,指着窗外问道:“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这黑灯瞎火的能看到什么……”

周静秀走过来狐疑的左右张望,可郑蓓丽却说道:“穷!穷的连路灯都点不起了,一到晚上乌漆嘛黑,但石牛县这时候刚开始夜生活,唱歌跳舞吃烧烤,我们要是在门口开趟班车,每天会有无数人抢着去石牛县安家!”

周静秀皱眉道:“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夏不二他们一走,他们打下的江山还能落到你手上吗?”

“关系大了!你的高度由你的对手决定,如果你只跟一群乡巴佬玩泥巴,永远吃不上鱼翅跟龙虾……”

郑蓓丽蔑笑道:“这个时代蠢货不少,可聪明人也很多,要是只靠洗脑就能打江山的话,传销组织早就横行天下了,得人心者才能得天下,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懂还敢跟我谈合作,省省吧你!”

“你……”

周静秀惊怒的瞪了她一眼,直接甩手就要离去。

“慢着!我这么说不是为了侮辱你,只是想让你看清你自己……”

郑蓓丽转身说道:“桌上那三壶咖啡根本不是进口的,全都是杂货铺买的便宜货,我放了个极品蓝山的袋子你就信以为真了,这首重复播放的歌曲也不是英文的,而是一首德国歌曲!”

周静秀怒声道:“你到底什么意思,我承认我不懂装懂行了吧!”

“不要生气,我也是这么过来的,让人羞辱了一遍又一遍……”

郑蓓丽按住她的双肩笑道:“不过我能屈能伸,他让我撅着我就撅着,让我叫爸爸我就叫,我每晚都会换上最性感的内衣,喷上最诱惑的香水,像条小狗儿一样找他求爱,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非常值得!”

周静秀冷哼道:“哼~这有什么可骄傲的,牺牲色相换来的地位终究会昙花一现,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只有自己最可靠!”

“秀秀!自己也有靠不住的时候啊……”

郑蓓丽忽然绕到了她的身后,抱住她耳语道:“我们为什么会被人羞辱,因为本事不够啊,不交点学费出去怎么学本事呢,而且你比我更惨,身子让人玩了还学不到东西,否则你也不至于恼羞成怒啊!”

周静秀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郑蓓丽像个男人一样吻她的耳垂,她下意识挣了一下说道:“我……我没让人玩,谁都玩不了我,我可是夏不二的老婆,主上留着我有大用!”

“哼~留着你来送死吗,你也就这点作用了……”

郑蓓丽讥讽道:“黑阎罗让你来诱惑我,先假意跟我合作,再透露出导弹阵地的位置,引我们天王军过去攻打,到时候后方空虚,你们就来个一箭双雕,这点小伎俩还想骗我!”

“你……”

周静秀惊骇欲绝的转过了身来,满脸的红潮迅速消退了下去。

“这就是我跟张子余学的本事啊,本小姐可不会让人白睡……”

郑蓓丽捏住她的下巴笑道:“你在我眼里简单的就像一张纸,你没有自己的想法,更没有背叛组织的胆量,最关键的一点,你肚子里有只虫母,不把它取出来你永远是个傀儡,还当女王,当女王八还差不多!”

“你到底想干什么……”

周静

秀居然惊恐的倒退了两步,满脸煞白的靠在了柱子上。

“你来的时候见到黑沐清了吧,是不是操控不了她肚里的寄生虫啦……”

郑蓓丽跟到她面前笑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张子余打造了一个专门研究圣甲虫的科研团队,黑沐清的圣甲虫已经被取出来了,如果你也有足够的胆量,我可以让人取出你的虫母,恢复你的自由身!”

周静秀慌忙摇头道:“不!我不能背叛主上,你不知道他有多恐怖,他的实力比夏不二更强,夏不二他们早晚会被铲除的,我劝你也早作打算,不然你后悔都来不及!”

“我是让你跟着我干,不是夏不二,而且就照你刚刚说的办……”

郑蓓丽按住她肩膀说道:“我们一起把人偷出来进行训练,成为我们自己的人马,黑阎罗让你设圈套你就设,让他们去打个你死我活好了,早点分出胜负早点走人,到时候就没人能威胁咱俩了!”

“这……”

周静秀迟疑不决的咬着唇。

郑蓓丽笑道:“我给你留一个秘密联系方式,等你三天时间,三天一过我可就另选贤能了,相信大仙庙会有很多的黑沐清,比如沙小红啊,沈琼啊,她们会抢着跟我合作!”

“你要是过河拆桥怎么办……”

周静秀抬起头直视着她,郑蓓丽又笑道:“按照你说的办呀,弄到导弹给你掌管,反正咱们会经历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走了夏不二跟朱鹤雷,还有方司令跟欧阳白他们要对付呢,我需要你好好的帮我!”

郑蓓丽忽然转身拿起了对讲机,呼叫了几声便说道:“老公啊!周静秀已经走了,你猜的一点都没错,她跟我装可怜诱惑我,几句话就让我拆穿了,气的脸都歪了!哈哈~”

夏不二在对讲机里说道:“那娘们就是个复读机,只会重复黑阎罗的话,你跟她见面就是浪费时间,大仙庙真正的聪明人,肚子里都是没有圣甲虫的,只有蠢货才需要那东西约束!”

郑蓓丽望着面色铁青的周静秀,笑道:“原来黑阎罗肚里没有圣甲虫啊,怪不得那么猖狂呢,我马上就回来了,再玩一次小兔子乖乖好不好呀,狐狸尾巴都让你扯坏了!”

“靠!这是对讲机,不是手机……”

“老娘听到了,哈哈哈……”

大花的声音立马响了起来,不过郑蓓丽却浑不在意的直起了身来,摊开手一脸征询的望着周静秀。

周静秀握紧双拳狠声道:“好!我信你一回,只要你不帮着夏不二设计我,我就替你卖命一直到死,否则我一定会跟你同归于尽!”

“太棒了!你终于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郑蓓丽开心的给了她一个拥抱,低声交代了几句之后又笑道:“复完命好好洗个澡吧,你这身子一碰就软,想男人了吧,但我告诉你,将来所有的男人都会臣服在你脚下,我们俩也会成为最强的搭档!”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周静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扭头就走,郑蓓丽跟过去关上了房门,然后重重的把自己摔在了沙发上。

“姐!你不会真打算跟她合作吧……”

一名年轻女兵从厕所里跑了出来,焦急的说道:“我知道余哥要娶黄百合让你很生气,可黄百合的能力和人脉都不如你,余哥一走她根本不是你对手,你何必这么着急做准备呢,要是让余哥发现你可就完了!”

“你不懂!这跟黄百合一点关系都没有,更不是背叛……”

郑蓓丽望着天花板喃喃的说道:“他曾经跟我说过,女王之路是用尸体铺出来的,有敌人的,有朋友的,甚至还有亲人的,踏上这条路以后我不能再相信任何人,谁挡着我,我就得杀了谁,包括他在内!”

女兵急声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逼自己呢,咱们不做女王了好不好?”

“你过来,我告诉你为什么……”

郑蓓丽无力的招了招手,可等女兵趴过去的时候,一把利刃却猛然刺穿了她的心脏,她瞬间痛苦的瞪圆了双眼,软在郑蓓丽怀中颤声道:“为什么呀?”

郑蓓丽泪流满面的说道:“因为我爱他,特别特别爱他,我要向他证明他没有选错人,我一定会带着他的意志,戴上他亲手递给我的皇冠!”

相关推荐: 给前任他叔冲喜 红楼庶长子 修罗武神 武炼巅峰 特种兵在都市 黑道学生 圣光 铁血大民国 魔鬼的体温 我的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