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完美之双重卧底 >完美之双重卧底

第525章 第一劫

“你来过?”

“没有,她出没的地方都是仙古遗迹,这里存在的应该更久远。”

一片混沌雾中,一人一龙快速前行,在这没有方向的区域,连时间的流逝都难以感受到,仿佛这里天地未开,法则不显,一切都处于鸿蒙时代。

“你别打我主意……我或许来自两个纪元前,但生前的事早就遗忘了,不出意外,我以前应该是一个仙,不及仙王。”

这是肯定的,紫龙是株神药,神药大致分为三种,一种是天地自生,一种是圣药进化,还有一种是真仙死后形成的。

白夜对紫龙的出身并不在意,或许是憋的久了,它的性格相对比较张扬,虽然经常怼天怼地,谁都不怂,但对他还算尊重。

“这里有什么,能让你们守在这里不舍得离去?”白夜看向了袖口中的元神。

三大至尊还剩下一个没杀,就是因为这里的不同寻常。

九天十地有些地方很危险,也有些地方极其神秘,像天陨山、八域玄域中的混沌界,连原始之门那种东西都有。

大多数地方都处于隐藏中,不到特定的时间,基本上不会现世,这处也地方应该也是一样。

“不知道!”

仙域的至尊很硬气,纵然成了阶下囚,都没有选择屈服。

他只知道有三队人都进去了,却没有人从中出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些人的魂灯大部分都没有熄灭,目前还活着,根据真仙推测,对方应该是被困在了内部,也有可能这里是一处上古仙迹,因此三个带队至尊都失联了。

可实际上,他们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一直在等待里面的人出来,直到这个小怪物被引了过来,让他们遭了劫。

“砰!”

元神被震的粉碎,让那至尊临死前的元神都是发懵的,对方连审都不审,一言不合就送他上了路,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既然不知道,那留你也没用了……”

白夜立在龙头上,背负双手,发丝不断飘动,大战注定要血流成河,生在这种时代,至尊其实都只是大点的蝼蚁,号称永存不朽的仙也要坠落,王级都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活下去。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这就像是一场血劫,他要在这乱世中铸造六劫身,找到人体未知的潜力之门,开启六命之法,若是传出去,必然要惊世。

这种法门在古时就被人研究过,只不过收获见微,和以身为种一样,有过实践,却一直无人能走出来。

石昊未来的路同样借鉴了六道法,这倒不是说石昊找到了六命所在,而是石昊发现了五脏的潜力源泉,化成了五座道宫,宫中养神,与真我相呼应,形成了另类的削弱版。

严格来说,这和六命法没有关系,除了本身的一条命,其余五命白夜目前所知的只有一种。

生灵在老死的那一刻,有极其个别的人可以活出第二世,开启新的一生,只不过这种人很罕见。

现在,白夜又发现了一种,病魔!

这不是简单的病魔,修士正常情况下根本不会生病,可一旦生病,那基本上就代表了病入膏肓,近乎无药可救。

在之前的对战中,他发现了自身的黑暗本源隐藏处,就在他的血脉中。

人有六命,根据他的研究,第一命是本命,第二命应该在命轮中,也就是丹田位置,生与死的齐交汇地,故而有个别人幸运之下可活出第二世,命轮新生,一切岁月重新计算,不留痕迹。

第三命是血脉,血脉不是单纯的指自己的血,而是内部隐藏的生命印记,可以传承给后代,可以让整个肉身充满了活力,血液如果强到极致,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做到让肉身生生不息,哪怕岁月都斩不尽,从而从另一个角度成仙。

甚至,那蕴含的不为人知的力量可以帮到准仙帝,像石毅、秦昊、小石头的献祭。

在修行界还有更诡异的事,他曾查过一些典籍,在异域曾有不朽死去了,结果却在自己后人的身体中复活。

没人知道怎么复活的,有人认为是血脉间传承下去的生命印记导致的,也有人认为,每个后人的体内,都有着先祖的血,就像是血脉越纯粹者,可以召唤先祖的力量就越强大。

血脉看似简单,其实很神秘,有些人可以返祖,有些人可以召唤虚影,形成战力的提升。

非人族在这一点更为可怕,部分种族的法都会在血脉中进行传承,强到真龙、真凰,弱到普通凶兽,哪怕父子两不相见,下一代体内依旧会有种族天赋。

第四命应该是识海,有些人的元神死去,肉身不腐,百万后识海有重新生出新元神的可能性,黑暗物质更是可以加速这一过程,元神新生,等于再活一世。

但,这种活在一定程度上算是彻底死了,前世成风,烟消云散,这说是半世也不为过,如何做到完整的新生,白夜也不清楚,他只能说自己略有研究。

他这一路走来,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创始人总是不能以常理眼见来看待,在其他人都认为不可能时,你做到了,那就有了惊为天人。

有人说两百岁以下不会产生至尊,石昊五十多岁就做到了,虽然有瑕疵。

有人说仙难成,高高在上,与世长存,历经千百劫难方可成仙,可盘王随手就能造仙,再差的仙,那也是仙。

也有人认为十凶就是真仙的极限,肉身成王,可战仙王。

可楚风做到了元神、肉身双双达到王级,有肉身可以达到,为何元神不可以达到?

那只是因为没人做到过,就被世人普遍性的认为不可能,能做到才是有鬼了。

可实际上,这就是开创者,走常人不走的路,做常人不敢想的事,也就有了让世人都难以置信的收获。

紫龙似乎心有所感,眼珠子看了上方一眼,对方盘坐了下来,在它的头顶静修,那若隐若现的时空气血梦幻的惊人。

但同时,也有缕缕黑雾在涌现,在朦朦的白色中显化,略显妖异,虽然数量不多,却很纯粹,充满了森寒的不祥,稍微扩散,就让它直打激灵。

“黑暗物质该不会一直在随着他的蜕变而蜕变吧?”紫龙心颤,这太有可能了,异域几乎所有生灵体内都有黑暗本源,无非是多与少的问题。

举世闻名的小仙王,天资是何等的可怕,就算原本体内的黑暗本源不多,可这些年过去,也能形成一种无比恐怖的力量。

它能感受到那些黑雾与一般的黑暗物质有些不同,仿佛具备活性,如同一条条张牙舞爪的黑龙一般,

甚至,还有一条直接出现在了它的眼前,那扭曲而丑陋的面孔、凶戾赤红的眸光,对视而来,把它都吓的勐然一激灵。

这太他娘的诡异了,紫龙何时见过这般场景,可下一刻,那龙状雾气变了,呈现人形,像是小仙王,同样丑陋的不忍直视,简直不可名状,仿佛是极仙而生的极恶体,充满了病态与疯魔。

这就像是一种对立面,每个生灵天生都有两面,如同生与死。

“他会不会把自己玩死啊?!”紫龙心惊肉跳,他总感觉这种可能性太大了,一个不小心,这世上或许就没了小仙王,反而会多出一个生了病的小疯王。

因为它莫名觉得,对方这是生病的初始征兆。

事实上,紫龙的感觉很对,黑暗本源,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一种病,大病治好,可获新生。

若治不好,那会被纠缠一生,死了都不会放过的那种。

……

半个月过去了,在一片黑色的大地上,一条紫龙心惊胆战的看着前面的一座洞窟,那里太黑暗了,雾气汹涌,澎湃而出,几乎可遮天蔽日,就连内部都有成片的虚影在若隐若现。

狰狞、丑陋、阴冷,诡异的如同一种灾厄源头,那黑暗的不祥气机,只是扩散,就让它的上下牙齿直打冷颤。

“完犊子了……我这乌鸦嘴,他可能真的发生了不祥!”

紫龙小心翼翼的张望,洞窟不深,可轻易触到那内部,见到一尊病恹恹的年轻男子。

他很诡异,盘坐在大石上,偶尔发出轻咳,让嘴角不时溢出触目惊心的黑血,就连那擦拭的手上,都生出了根根红毛!

这是惊人的,若小仙王以这种状态出现在世人眼中,真的能吓死人。

谁能想到,这个几乎是所有男女心中最理想、最具仙王年轻时风采的男人会拥有这般瘆人的一面。

要知道,这前前后后才半个月就已经产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要是再过几个月,岂不是浑身都长毛,直接从无数人敬仰的小仙王变成了人人恐惧的红毛怪?

“咳咳……”

又是一声轻咳,里面的人影缓缓睁开了双目,眸子中一缕缕幽光划过,仿佛拥有无尽的黑暗和森冷,但他的另一只眸子却始终保持光朦胧白光,不被侵染。

“劫可灭身,渡过可获新生……有失有得,大道至古如此……”

白夜轻叹,从中走了出来,就连身上的症状也开始了收缩,他想走无人尝试的路,那必然会充满了艰险,过程无法预料,甚至他有可能会死,但若走出,他会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仙道,自身在这个层次更上一层楼。

“你……没事吧?”紫龙有些担忧。

“无妨,区区小病,不足为虑!”

紫龙看着脸色苍白的男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仅是半个月,对方就瘦了一圈,就连身体都不像以前那所雄伟,反而有些若不经风。

可对方的目光依旧如故,深隧的眸光自信而霸道,明明出了问题,可骨子里却流露着一股舍我其谁。

还区区小病,它很清楚,这绝对不是小病,一个不小心,真的会死人!

要是换一个至尊,这半个月来足够都死上几遍了。

“有些病魔是外界因素导致,而有些则来自于人的自身,先天就有,只是隐而不发,把它当成枷锁,一旦挣脱,那便是海阔天空。”

铜棺主都能生病,其他修士就没有吗?有,只是缺少将其发现的那个人。

白夜因为本来就是黑暗生灵后裔,幸运的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所以他病了。

人体既然有无限潜力,那也有无限的深渊,得到的越多,危险也就越大。

天地却是黑色的,一望无际的黑,没有丝毫光泽,冰冷的仿佛永恒地。

白夜与紫龙继续上路了,他们穿过混沌区后就来到了这地方,不知这是哪里,也不知道外界的战况进行的如何了。

事实上,不只他们不知道,就连另一片区域的一群人都不知道。

“大人,杀了他吧,他已经被污染了,早晚会堕落!”有人影指着一个盘坐的枯瘦老道人大叫,眸孔中充满了恐惧。

“我会堕落吗……”老道人喃喃自语,披头散发下的眸光看着身上不时涌现的黑雾,颇有些自嘲与落魄。

“大人……我是否可以自行了断?”老道人看向远方的五人,一至尊,四遁一,他的那队也是如此,可却都死了,只有他活了下来。

“被黑暗侵蚀的后果你很清楚,死了都不会消停,唯有毁尸灭迹,确保黑暗元神不会再生,如此你才能解脱。”那位至尊开口。

这是一个未知的世界,几乎所有区域都被黑暗物质所充斥,他们这些人活在其中,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老道人。

若时间久了,他们每一个人都会被污染。

“算了,你自行了断吧,我们继续找出口。”

有人还想再说,那位至尊已经率先离开了,让其他人都不敢停留。

“有出路吗……”老道人不知,他很干脆,整个人都开始了燃烧,就连神魂都不例外,在这黑暗中如同一朵小火苗,散发着一缕化道之光。

这也如同一种指引,没过多久,就有生灵顺着化道的波动赶到了,立在了一颗龙头上,居高临下,看着正在焚烧的老道人。

“小……仙王?”老道人一呆,以为自己眼花了,对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我出现幻觉了?临死前看到了未来的景?”

老道人呢喃,嘴角不断苦笑。

修士在将死之际,有人可以看到未来的部分景,也有人能预感到一些神奇的东西。

他不止看到了小仙王,依稀间还首次看到了这片天地的面貌,那是一个模湖的巨大轮廓,对方太威严了,散发着一股史前的气机,像是一道之祖盘坐在混沌中,镇压了古今,高大的难以想象。

仅是一眼看去,就让他心中惊骇到了极点。

他有种感觉,对方可能是一尊古仙王。

但若天地是一个人,那岂不是说,他现在就在对方体内!

“原来我们在一个生灵体内吗……那是我道教某个纪元中的古祖吗……还是说,在某个未知的纪元,我道教就已经兴盛过一种极致……”

老道人突然笑了,很安祥,古僧一脉的起源很早,但他们道教也同样如此,很有可能,在某个掩埋过的古纪元中,还有更多的仙王。

“道教不是一直都起源的很早吗,敢以道为名,这一脉若追朔过去,应该可以追到帝落时代,这小老道死都快死了,还不敢往大了想。”

一颗龙头探来,近距离的俯视,让老道人勐然一僵,四目相对,整个童孔都放大了。

相关推荐:追寻博尔特的脚步从大明风华开始的皇帝生活庶难从命佛系全能大艺术家万界副本APP诸天血芒黑铁时代我的轮回电影院长生从散修开始青云仙族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