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逆天换明 >逆天换明

第四百八十四章 奴酋的连续误判

兄弟间的嫌隙,应该是从丁卯胡乱时暴露,并不断加深加重,以至于阿敏一直耿耿于怀。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可自己这位兄弟,却处处跟他对着干,把效忠汗王,为了大金的利益和长远发展作为借口。

在阿敏看来,如果不是杜度、济尔哈朗、岳讬、硕讬等人拦阻,他在丁卯年便在朝鲜自立,哪会有接下来的种种遭遇,更不会有今天的困境。

别人还算了,亲兄弟竟然也反对自己,就更让阿敏怨恨难平。

济尔哈朗也清楚兄长的忿满怨恨,可他还真不好解释。

说什么,说阿敏无论是在才智,还是能力上,都远不及皇太极。拥护皇太极,能使大金发展得更好。

在阿敏看来,这些都是托词。他只认为济尔哈朗是趋炎附势,是不顾亲情,只会熘须拍马的谄媚之徒。

皇太极的屡次败绩,最终在遵化一役惨败被杀,更加深了阿敏的这种判断。如果换作是他,肯定不会象皇太极的下场。

摇着头,叹着气,济尔哈朗只好离阿敏远一点,来到后队指挥殿后。

敌人保持着数里的距离,不即不离地缀尾而行。

阿敏和济尔哈朗也无心再率军逆袭,徒增伤亡,又劫掠不到人口物资,这样的作战并无实际意义。

何况,能否击败敌人,也没有把握。能够重创杜度所部的,战力可不是一般的强悍。

要知道,辽东已经有了敌人的万余骑兵。依现在建虏的人马,能否战而胜之,撤回辽沉,还不是十分把握,岂能继续增加伤亡?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朝鲜军队的袭扰还在继续,在崔孝一等人的指挥下,几千朝鲜军分成小队,倚仗着对地形地势的熟悉,用地雷、火枪对侵略者展开不断的打击。

虽然有被掳掠的朝鲜百姓在前开路,可也只是减少了前进的阻力,并不能完全防住朝鲜军队的袭击。

建虏只能一边前进,一边作战,用弓箭还击,却不敢贸然追进山林。山林中有地雷,有陷阱,还有无声的弩箭,以及轰鸣的火枪。

崔孝一并不想来一场大战,将建虏消灭在朝鲜土地上。因为朝鲜军队加上东江军,在总兵力上也不占优势。

而且,镇江堡外建虏被消灭的消息,他也获悉。知道建虏后路已断,辽东将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如此一来,保存朝鲜军队的实力,作为继续扩充的骨干力量,就是崔孝一所要达到的目的。

当然,不断地进行小规模的袭击,却是极为难得的实战练兵的机会。看着建虏仓惶撤退,或是亲手毙伤凶悍的建虏,都能极大地消除对建虏的恐惧。

而尾随在建虏之后的,则是刘兴治所部和龙川的朝鲜军队,约五千余人。

近乎全歼杜度所部后,东江军也损失不小,伤亡突破了两千。如果不是毫不吝啬地火箭轰击,伤亡还要增加很多。

可即便如此,刘兴治认为实力犹在,还是能够投入辽东战场,参与到最后的围歼战。

同时,尾随建虏还有另外一层考虑,那也是建虏最后的逃生机会。

如果建虏认定从辽东撤退已经完全不可能,那一线生机便是沿冰封的鸭绿江北上。再从满浦附近改为西行,翻越长白山余脉,进入已经人烟稀少的建州。

尽管这条路要翻山越岭,很是艰苦难行,建虏也没有足够的粮草物资供沿途消耗。

但凭着建虏的野外生存的本领,或者是杀马充饥,不考虑东江军追杀的情况下,应该有近半,甚至是更多的人马能够逃出生天。

如果建虏真的这样选择,尾随的部队便起到了作用。至少,建虏北上后不太敢再攻朝鲜地方,抢掠人口和粮草物资。

当然,镇江堡的守军也不会按兵不动,步骑炮联合部队,肯定会蹑尾追击。甚至于退到汤站堡等处的飞骑,也会利用骑兵的优势,倾力进行追杀。

即便如此,建虏也不至于被全歼,肯定死伤的多一些,逃得也更加狼狈。

一天后,又付出数百人伤亡的代价,终于退过鸭绿江的建虏,终于面临着抉择,是沿原路撤退,还是艰难地绕远路逃回去。

镇江堡外的营寨已经被完全烧毁,守军无一幸存。

收到前锋送来的情报,阿敏仅存的一丝侥幸也烟消云散。他看了一眼济尔哈朗,满是埋怨的意味。

在他想来,如果不是去解救济尔哈朗,他是能够迅速回后增援,兴许还能挽救营寨,挽救守军。

现在,不仅损失了数千精锐,连携带的粮草物资也全部化为了灰尽。

这样的结果,似乎只给了他一个选择,那就是尽快地从原路返回,突破敌人骑兵的阻击。

济尔哈朗无奈地翻了下眼睛,事事不顺,就都怨到了自己身上,你说冤不冤?

用力地咽了口唾沫,济尔哈朗厚着脸皮开口说道:“兄长,依某之见,可以从原路退回。敌人不过万骑,我军与之交战,颇有胜算。”

不等阿敏说话,济尔哈朗一口气把自己的理由说完,“我军粮草不多,若绕远返回,恐怕难以支撑。何况,连山关、凤城,还有我军的援兵,夹击之下,敌人难以阻挡。”

三个理由都很充分,济尔哈朗还特意略去了连山关援军是阿济格统率,免得阿敏心生芥蒂。

如果阿济格真能率军全力援救,加上凤城的守军,在总兵力上已经压据了绝对优势,东西夹击之下,敌人的万余骑兵确实不在话下。

要是绕道远行的话,吃的确实是个大问题。大雪封山,路难许、食难寻,把战马都吃光都不够。要说打猎,这么多的人马,能够几人食用?

“阿济格能全力来援?”阿敏冷笑着,故意装作不屑,但心里已经倾向于济尔哈朗的建议。

济尔哈朗开口详细分析道:“我军若损失惨重,对大金亦是重大损失。在东江军步步紧逼的形势下,见危不救,谁会做这等短视之事?”

阿敏吐出一口长气,终于做出了决定。

自遵化大败后,后金与东江军的抗衡中,确实处于不利的地位。此番东征,也是为缓解或扭转形势,所做的一次冒险和努力。

东进兵团虽然损失很大,但相对于后金现在的总兵力,已经是不可舍弃的力量。多尔衮再想除掉自己,也不会拿这上万人马陪葬。

阿敏转头吩咐一个军官,“你带人把朝鲜人都杀了,本贝勒率军先行,走北面的那条路。”

“奴才遵命。”建虏军官咬牙切齿,对于在朝鲜遭到的袭击是恨之入骨,几百朝鲜百姓正好渲泄心中的怒火。

粮食本来就不多,又要加快速度行军,阿敏还留着这些累赘干什么。同样,他也对朝鲜军队的英勇抵抗耿耿于怀。

阿敏和济尔哈朗终于还是因为判断失误,带着一万多建虏走上了最后的灭亡之路。

在他们前面,是七八千的特战营,以及飞虎营的全力阻击;身后,则是追杀而来的上万联军。

而他们所寄托的希望,阿济格所部却连凤城都没敢过,正在与郭大靖所部展开较量厮杀。

两次进攻不可谓不勐烈,时间持续得也不可谓不长,但夕阳西下之时,阿济格只能暗然神伤地退兵回营了。

从凤城调来的守军,充当了进攻的主力,自然是因为其中有大量的汉军。

楯车、弓箭、重甲步兵,建虏使出了他们最擅长的手段,轮番进攻,连八旗兵也投入了战斗。

但在守军铺天盖地的炮火下,建虏伤亡惨重,在韧性十足的防御体系面前,撞得头破血流。

进展嘛,也不能说一点没有。但阿济格心里清楚,如果不能突破,很快就会化为乌有。

所以,在一天的时间里,建瞄在上午、下午连续发动了两次持续时间很长的进攻。

只不过,在依托工事的东江军的顽强防守下,建虏最终还是败退了下去。

作为炮灰的两千多汉军伤亡殆尽,八旗和蒙古兵也付出了一千多人的死伤。近三百辆楯车被毁,建虏失去了继续进攻的勇气。

“贝勒爷,敌人的炮火太勐烈了。”尹勒图的语气还显出几分余季未息,情绪低沉地说道:“我军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伤亡,都是炮火所致。”

对于阿济格来说,今天的炮火,并不如遵化城下来得震撼,但尹勒图说得也没错,从伤亡情况上很容易看得出来。

楯车能够抵挡火枪的射击,但面对曲射的炮火,楯车却起不到足够的防护作用。

况且,进攻的人马要达成突破,就不能太过稀疏。较为密集的队形,也使敌人的炮击效果明显。

“敌人的战斗意志很顽强。”阿济格勒马于高处,瞭望着前方已经停息的战场,很是丧气地说道:“无论是远距的弓箭火枪对射,还是近战肉搏,我军都不占优势。”

“勐烈的炮火,使我军的进攻部队被遮断,就是冲入敌人的阵地,也是以少打多,难以形成突破,也不能使敌崩溃。”

阿济格重重地叹了口气,扬鞭一指,继续说道:“看到没有,敌人的兵力与我军相差仿佛。而防守一方又占有优势,我军就算死战不退,也难取胜利。”

可能这才是阿济格最终放弃的原因,兵力不占优势,在伤亡比难看的情况下,就是拼光了,也无法击败敌人。

阿济格还没有忘记自己率军至此的目的,是援助东进兵团,而不是与敌人打个两败俱伤。

“贝勒爷,我军恐怕无法去增援了。”马国柱有些无奈地说道:“除非增兵,使当面之敌不敢出动,断我军退路。”

阿济格点了点头,说道:“也只有调动连山关的五千守军,才能够东进,打通道路了。”

这是最快速的增兵办法,如果派人去辽阳,时间上可能来不及。况且,辽阳守军的担子也很重,与他们对峙的可是辽南的东江军主力。

阿济格放弃进攻,收兵回营,心里已经有了这个打算。等到连山关的援军赶到,他就能驻守于此,看住当面的敌人,再另外派兵前去救援阿敏所部。

遵化惨败已经给阿济格留下了心理阴影,他是不会轻易冒险,亲自去援救东进兵团的。

回到营寨,阿济格便立即派人赶回连山关,调动守军,令他们马上出动,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会合。

在他看来,这顶多也就是一两天的时间,东进兵团应该不会太过危险。

此时,郭大靖坐在帐内,正阅看着各部送来的情报。

刘兴祚率领全部飞骑与镇江堡守军,合力消灭了堡外的建虏,并烧毁了建虏的全部辎重粮草,就意味着此次大战已经胜券在握。

“不知道入朝的建虏会有多大的损失?”尚可喜接过情报看了看,说道:“可就算他们全身而退,也难以突破我军阻击。”

郭大靖笑了笑,没有马上说话,手指在桌桉上轻轻叩击,思索了半晌,才缓缓说道:“全身而退不太可能,刘兴治所部就不会让建虏轻松。”

“朝鲜军队嘛,虽然不清楚战力提升到何种程度,但倚仗武器装备的优势,以及对地形地势的熟悉,也会对建虏造成一定的杀伤。”

郭大靖进行了粗略的估算,沉声说道:“不管是后协,还是特战营,单独阻击东进的建虏,都是有把握的。可要在建虏的两面夹击中,是否能完成任务,就没有十足的把握了。”

尚可喜眨巴眨巴眼睛,试探着问道:“郭帅的意思,是我军要给建虏施加些压力,使其不敢全力增援?”

郭大靖轻轻颌首,说道:“本帅要看形势的发展,才好做出决定。不过,你要做好出击的准备。”

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了点,郭大靖强调道:“不必全力进攻,只需要给建虏施加压力,牵制住其大部分兵力即可。”

尚可喜用力点头,说道:“郭帅放心,末将省得如何去做。”

阿济格还是低估了当面敌人的兵力,不是一万,而是有一万五千多人。这使得郭大靖能够比较比容地选择防守,还是有限度的进攻。

相关推荐:我的老公是主神快穿:当万人迷穿成炮灰女配后人在娘胎,开局把女帝气成早产儿人在娘胎:隔壁女帝想踹我出去人在娘胎:我和女帝相爱相杀黑雾之王灵境山海柯南之我的老姐毛利兰三国最强骑兵斗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