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封神,老子要上封神榜 >封神,老子要上封神榜

第四百三十九章

沉信在前面走,殷洪就在后面追,两人一前一后径直出了辕门。

殷洪一出营,就立刻愣在原地,因为他看见自己师父赤精子竟出现在眼前,此刻正怒目而视的瞪着他。

他也自知此刻行为有些无地自容,对不起老师,于是赶忙欠背打躬,口中称道:

“老师,弟子殷洪甲胃在身,不能全礼。”

“你?”

“你先闭嘴,我们的事情一会再聊。”

赤精子听罢,随意的摆摆手打发殷洪,之后便不曾理会。

而是开始死死盯着前方某处,眼神越发暴怒,似乎有种想要出手杀人的模样。

????

被晾在一旁的殷洪此刻彻底愣住了。

什么情况?

话说,老师不是来寻我的吗?但是自己怎么被无视了……

还有为何他一见到沉大夫身上气息就会不稳,疯狂暴怒?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特娘的还是自己那平时表现平静祥和和,做事永远澹然,仿佛得道仙人的师父吗?

眼下怎么感觉完全换了一个人。

不过见赤精子想要为难沉大夫,殷洪的脸色此刻很不好看,毕竟一个是得道金仙,一个是普通的殷商大夫,双方实力差距非比寻常。

这以大欺小的举动,令殷洪身上的正义感蹭蹭的暴涨。

他有些犹豫的上前开口:“师父,现在是咱们师徒二人之间的事情,且不要牵连他人。”

“与沉大夫无关。”

说着就快步上前,彻底拦在了沉大夫与赤精子中间,似要阻挡。

但这种举动被赤精子看在眼中,气的更加忍不住暴怒。

好啊!好你个逆徒!

不过下山走了没几日的时间,你居然就已经开始帮着外人,阻拦师父了?

不过,今日谁拦着也没用,沉信恶贼今日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赤精子直接扬起手中长剑,仿佛杀红了眼般指着沉信大声喝道:

“沉信拿命来。”

玛德,还有这好事?

这赤精子简直太赞了,上赶子来送温暖。

沉大夫见状也不客气,两人仿佛针锋相对般,互相瞪着眼睛跟着同样大喝道:

“沉信就在这里,有种来杀。”

殷洪心中大叫不好,此刻老师明显是愤怒至极已经想要杀人了,但没想到沉大夫却还在这里火上浇油。

果不其然,紧接着剑气划过长空,如同龙卷般朝沉信袭来。

“黄口竖子,休要猖狂。”

“师父,不要!”

殷洪见这一击来势汹汹,不敢怠慢,赶忙提戟上前挡住这一击。

“轰!”

爆鸣声中,赤精子忍不住愤怒的大吼:

“殷洪,你给我滚开,休要拦我!你在洞中怎样对我讲?你如今反伐西岐,是何道理?”

“徒弟,开口有愿,出语受之,仔细四肢成为飞灰也!好好下马,待吾斩杀沉信之后随吾进城,以赎前日之罪,庶免飞灰之祸。”

“如不从我之言,那时大难临身,悔无及矣!”

殷洪此时已是心意已定,哪有那么容易被赤精子说动,反而准备上前解释道:“老师在上,容弟子一言告禀。”

但话还未说完沉大夫便哂笑一声,上前一步,面露几分不屑的抢先道:“区区手下败将,也敢言勇?”

“殷洪乃纣王之子,怎的反助西岐。古云:‘子不言父过。’况敢从反叛而弑父哉。即人神仙佛,不过先完纲常彝伦,方可言其冲举。”

“又云:‘未修仙道,先修人道。人道未完,仙道远矣。’你这老师怎么教的弟子?且不论成仙成神,亦无有教人有逆伦弑父之子。”

“赤精子,你且来解释解释,你这老师何以教人?”

赤精子见沉信上前答话,怒极反笑,怎么哪里都有沉信这个恶贼。

真是可恶,当即喝道:

“恶贼!纣王逆伦灭纪,残酷不道,杀害忠良,淫酗无忌。天之绝商久矣。故生武周,继天立极。天心效顺,百姓来从。”

“你来助周,尚可延商家一脉;若不听吾言,这是大数已定,纣恶贯盈,而遗疚于子孙也。”

“殷洪你可速速下马,忏悔往愆。吾当与你解释此罪尤也。”

接着又勐的指着沉信,继续喝道

“沉信恶贼,休要口吐虚言,尔必死无疑也!”

好,这句话就值得一赞。

沉信真的很想死,你能杀我吗?

所以他不屑道:“古往今来,吾从未见过有师尊教人以不忠不孝之事者。”

“以子弑父,灭绝人伦,堂堂阐教金仙,号称正道之士,就这般模样吗?”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赶紧动手,咱们之间的交情都这么深了,难道都不能冲动一下吗?

沉信在心底为赤精子打气,赤精子也确实差点被气死,一瞬间暴躁无比。

“沉信,你这该死的恶贼算什么东西?也敢指诋阐教,这是吾与门下弟子之私事,我是他师父。”

说到最后,赤精子满面的讥讽嘲笑:“你不过是一外人,何以在这里口吐狂言?”

哦,你是他师父啊。

赤精子说的好像也对,沉信想了想,自己确实需要一个明正言顺的身份,参与殷洪的事情。

“天日昭昭,朗朗乾坤,你阐教居心险恶,欲要毁那殷商社稷,断送朝纲,我沉信又岂能不顾。”

“你既然说吾乃是外人,但本大夫今日便告诉你,殷洪乃是吾的义子,吾是他的义父。”

“如今便不是外人了,你又有何说?”

赤精子:???

殷洪:???

沉信的话宛如晴天霹雳,深深的将两人全部都给震撼到了。

殷洪更满脸都是问号,话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就多了个义父?我本人怎么不知道?

沉信似乎察觉到了殷洪的疑惑,随意的摆手道:“不急,你的态度不重要。”

“现在形势变了,如今这是你义父与师父之间长辈的对决,你这种毛都没长全的小家伙一边撒尿和泥玩去。”

“已经跟你没关系了。”

说着沉大夫用眼神狠狠的警告着殷洪:“殷洪你别拦我,小心连你一起揍。”

玛德!忍不了了!

看着如此嚣张跋扈的沉信,赤精子此刻瞪着眼,嘴中喘着粗气,后槽牙都快要被咬碎了。

认贼作父!这妥妥的是认贼做父!

没想到自己的弟子刚刚没下山几天,居然就被沉信这个恶贼给侮辱了,成了别人的义子。

踏马的,是可忍孰不可忍,贫道要跟你拼命。

这次赤精子也真不管眼前是谁了,直接开启暴走模式。

……

一旁的殷洪在思考了片刻,勐的转头忽然看向了沉信,最后竟看到了大夫嘴角上扬的那抹微笑。

这一刻,他好像终于明白,方才沉大夫为何要屡屡与自己的师父为难了。

看来这都是大夫用心良苦,他是在保护我,不想让自己与师父彻底分裂。

为此,他不惜把所有的怒气都吸引过去,把所有的恶人都自己做,甚至还故意将师父激怒。

这种情形,简直太伟大了,殷洪眼中不知不觉间充满了感激。

本来殷洪还有些犹豫,但如今他算是彻底拿定了主意,怎么也不能辜负了大夫的一片良苦用心。

其实若是赤精子对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或许还能挽回,可如今他见赤精子是这样态度,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在马上正色持戟上前拦住发狂的赤精子道:

“老师还是请回,不要再为难他人。”

“此事弟子实难从命待等弟子破了西岐逆孽,再来与老师请罪。”

赤精子闻言更是怒不可遏:“畜生无耻认父,不听师言,敢肆行如此!”

说完就仗手中剑飞来直取。殷洪将戟架住,告道:

“老师不可伤沉大夫,你又何苦深为子牙,自害门弟!”

赤精子扬剑回道:“武王乃是应运圣君,子牙是左周名士,那沉信乃是逆贼,你何得逆天而行横暴乎!”

赤精子说完之后,又把宝剑直砍而来。殷洪又架剑,口称:

“老师,我与你有师生之情,你如今自失骨肉而动声色,你我师生之情何在?若老师必执一偏之见,致动声色,那时不便,可惜前情教弟子一场,成为画饼耳。”

赤精子听得此言,大骂:“负义匹夫!尚敢巧言!”又是一剑砍来。殷洪被连砍几剑,也是面红火起,说道:

“老师,你偏执己见,我让你三次,吾尽师礼;这一剑吾不让你了!”

赤精子见他居然还有还手之意,更是大怒,又一剑砍来。而后殷洪发手,赴面交还。

师徒二人交战未及数合,殷洪怕沉大夫在此战场之上,出现危险,赶忙就把阴阳镜拿了出来。

手中掐诀,口中念咒,大喝一声:“小心”欲拿阴阳镜晃赤精子。

赤精子见了,愤怒的心头不由得沉静下来,他可是知晓自己法宝的厉害,再加上如今身处劫云之下,

若是出了差讹,怕是要不得封神榜上走上一遭,没办法,极度愤怒之下,他此刻也只得仰头发出一声震慑山林的怒喝。

“师父?”殷洪瞪大礼了眼,想要解释什么,但最终还是被这喝声震得一颤,口中的话竟没有说出来。

而随着赤精子的怒喝,无论殷商还是西岐,四方士卒百姓无不听到了其中的怒气,竟吓的不少人心颤,耳鸣了好长时间。

面色极度不甘的赤精子最终也没有选择硬憾阴阳镜,在发泄一番之后,便借着纵地金光法快速离去。

但无论如何,今日他这口气属实是咽不下啊。

回进西岐营中,来至中军。

姜子牙同样听到那震慑人心的喝声,只见赤精子回来,连忙接住,问起详细。

赤精子便愤怒的将先前之事与姜子牙说了一遍。姜子牙闻言,勐的一拍桌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涌入胸口,口中跟着道:

“那沉信茅坑里搅屎的棍子,没想到什么他都能插上一手,真是该死。”

“还有那殷洪,岂有徒弟与师尊对持之理!”

赤精子也是无言可对,只得独自在厅堂纳闷。

好半晌他还在双眉紧皱,叹息着开口问道问道:

“子牙,如今殷洪阻挠逆法,恐误你聚集诸侯讨伐殷商之期,如之奈何?”

几人正谈话间,忽闻杨戬来报说道:“有慈航师伯来见。”

而人闻报,连忙出营来迎接。慈航道人一见二人,便一齐携手入内。

几个师兄弟行礼之后,姜子牙赶忙问慈航道:“道兄此来,有何见谕?”

慈航回道:“专为殷洪而来。”赤精子闻言大喜,便问道:“道兄将何术治之?”

慈航道人则是将目光望向将子牙开口询问道:

“当时沉信从天而降,可是骑的师伯的板角青牛?”

姜子牙回想片刻赶忙答道:“没错,就是师伯坐骑。”

慈航道人点点头,对二人说道说道:“若擒殷洪,当从沉信下手,须是赤精子道兄往八景宫,师伯那里走上一遭,须……如此如此,方能除得此患。”

赤精子闻言,心中大喜,瞬间来了精神,只要能对付沉信,将那恶贼斩杀他什么都可以做。

于是赶忙对二人说道:“事不宜迟,现在便去。”

说罢,赤精子竟不肯等一分一秒,转身离了汜水关,往八景宫而去。

……

殷商营内,殷洪见师父逃遁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后就是满眼复杂的望向面前沉大夫。

竟有些犹豫,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待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辕门有军士来报:

“有一道童求见。”于是殷洪赶忙传令:“速速请来。”

银饰碰撞的声音在辕门处响起,一阵冷风吹过,面前的营帐被人推动,一名粉妆玉砌的童子走了进来。

他身子娇小,圆圆还带着婴儿肥的脸上,大眼睛波光流转,身后还背着一柄不同寻常的刀。

此刀长三尺七寸,仿佛天下至寒之物,那童子方一进帐,四周的温度瞬间降了不少,让人冷直打寒颤。

见到来人之后,殷洪疑惑的问道:

“那童儿你来自哪座名山,何处洞府?老师又是何人?来此有何贵干?”

那童儿进账之后,却没有选择回答殷洪的相问,反而四处打量,直到见到沉大夫那英俊的面容后。

“噗通”往地一拜,激动道:“弟子碧云见过沉大夫,多谢大夫昔日指引救命之恩。”

“今得知马元前来要害大夫,特奉娘娘之命,来收马元。”

“大夫,从今以后可放安心!”

沉信望着眼前的童子,缓缓打出了个问号?紧接着便是:

“握草!”

“原来北海真特娘的有雪饮狂刀!”

……

相关推荐:大唐:苟了十六年,被武则天曝光了华娱从笔仙开始大电影大唐:让你救灾民,你搞科技兴国?深渊专列唐人的餐桌银河系漫游记银河希格斯干线洪荒之白莲证道从加入白莲教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