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开荤后,禁欲的摄政王每天都想破戒 >开荤后,禁欲的摄政王每天都想破戒

第243章 :奇怪的小妇人

“请苏三小姐救救我祖母。”后生跪地之后,便立刻说明来意,看着苏子月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请求和殷切。

原本这后生出现的时候,苏子月内心就已经有了几分的猜想了。

如今听他这话,苏子月便已经确定了此人是谁。

想必,眼前这位便是那赵老国公的孙儿了。

苏子月的猜想并没有错,这当众朝着苏子月下跪的,正是赵老国公的孙子赵奎元。

赵奎元瞧着十七八岁的模样,长得与赵小巧有几分相似,但是一身正气,身形笔挺,一眼便知是军伍出生,身上气概与寻常的世家子弟有所不同,叫人第一眼瞧着并不会心生厌恶。

可,饶是如此,苏子月也只是瞥了一眼赵奎元,便直接收回了目光,看向面前一个面容憔悴抱着一个襁褓排队的小妇人。

“上前吧。”苏子月淡淡开口。

小妇人闻言,有些许的踌躇,但还是上前了。

只是,小妇人并没有坐下,而是眼神有几分闪烁与慌张以及羞怯无措的看着苏子月。

就,挺复杂的眼神。

这让苏子月忍不住多打量了她一眼。

这小妇人长得清清秀秀的,身上衣着华贵,却面色苍白,一副虚弱受惊的模样。

再看她手中抱着的襁褓,苏子月猜测,她可能刚刚生产。

只是,一个刚刚生产的有钱人家的夫人,怎么这个时候抱着孩子出现在了这?

苏子月正疑惑的时候,小妇人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玉佩开口了,“我——我手中并无银钱,不知可否用这玉佩暂时抵押这里,等日后再来赎回?”

明显的,这玉佩对着小妇人非常重要。

苏子月闻言,看了一眼小妇人紧紧拿在手中的玉佩。

那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羊脂玉,用料上乘,且上头的图案瞧着很是特别,并不是京中权贵流行花样。

显然,这玉佩价值不菲。

这样的玉佩用来抵医药费,着实是多了。

不过,苏子月没有拒绝。

毕竟,眼前这小妇人瞧着就知道,她遇到了极其为难的事情。

若非如此,谁又会将自己宝贝的玉佩给拿出来抵押?

尤其,她瞧着还并不缺钱的样子?

苏子月的目光落在了妇人紧紧抱着的襁褓上面,直觉告诉她,这小妇人遇到的难事,必然是跟她手中的襁褓有关的。

这般想着,苏子月淡淡开口,“先坐下。”

小妇人闻言,踌躇了一下便坐下了。

只是,坐下之后,小妇人并没有把襁褓打开。

不仅没有打开,还将那襁褓紧了几分。

显然,襁褓之下,有秘密。

苏子月没有强求,只伸手去探那孩子露在外面的脸。

她的鬼手只要接触到皮肤,再动用意念,便可知道是什么情况。

但是,显然小妇人并不知道苏子月的意图,见苏子月伸手,她慌张的‘啊——’的一声惊叫着站了起来,避开了苏子月的手。

就,如同惊弓之鸟一样。

苏子月:“……”

众人:“……”

就,一时间都被小妇人的操作给惊到了,不明白这个小妇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这不是来看诊的么?

怎的人家鬼手神医姑娘要帮忙看了,她却还不乐意了?

小妇人察觉到了众人朝她投来的目光,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方才反应太过,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

小妇人眼底的惊慌越浓,眼神里甚至有了退缩之意。

可不知道是什么让她过于煎熬,让她的脚迟迟没动,眼睛更是通红险些当众流泪。

就,柔弱又可怜,坚强又脆弱,又一脸苍白狼狈,让人瞧了就觉得不忍心的那种。

苏子月见状,便站了起来,“随我过来。”

说着,苏子月转身就走,且一副并不担心那小妇人会不会跟上的模样。

就,跟不跟随她,治不治也随她。

小妇人满眼纠结,抱着襁褓的手也紧了紧。

最终,小妇人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抱着襁褓,跟着苏子月走了过去。

而跪在那里,一直被忽视了的赵奎元,此时简直是急得想要抓耳挠腮。

就,很想要追上去,将苏子月拉去赵国公府。

但,理智让他忍住了。

昨日他并没有随着家人一起入宫,而是在城外军营训练。

祖父希望他能够上场杀敌,捍卫国土,所以对于训练,他从来都不敢懈怠。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可,今日一早,他就接到了祖母病重的消息赶回来。

回来时,母亲和妹妹都入宫去了。

听闻下人说明缘由后,他很是不理解。

一场比试罢了,真就那么重要,比病重中的祖母还要重要?

心中很是不理解的同时,他便去了祖母的院子,却刚好遇到廖嬷嬷要出去。

原本要问明情况,可太着急的廖嬷嬷却什么都没有说。

他也只好进去陪伴祖母了。

而没等多久,廖嬷嬷就回府了,且告诉他一切事情的原委。

从廖嬷嬷的形容中,他清楚的知道,祖母的病,如今能够依仗的只有苏子月了。

妹妹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他不能再错过了机会了。

毕竟,祖母对他来说十分重要,比之母亲更为重要。

除此之外,祖母更是祖父的命啊。

祖父如今镇守边关,若知道祖母没了,必然是受不了的。

因有这些个想法,赵奎元看着苏子月进入内屋的背影,内心是无比的煎熬。

可饶是如此,他硬生生压下了冲动,只继续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

至于旁人的目光——比起祖母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赵奎元苦笑。

而另一边,苏子月已经到了后面的诊室。

小妇人也已然跟上了。

苏子月转身看向小妇人,随即看向她怀中的襁褓。

“既是来求医,便得有求医的态度。”苏子月淡淡开口。

她要的态度倒也不是旁人对她的尊重推崇,而是,你既是来求医,那总得将病情展示出来吧?

就算是不展示,总得把脉吧?

就这样藏着掖着的,能看什么?

用意念看?

抱歉,她还真没有这个能耐。

小妇人闻言,一脸的羞愧,眼眶更是湿了几分。

“我……我知道……”小妇人脸色苍白,呐呐的开口,看着苏子月时的眼神却带着几分的悲苦,“我只是……怕吓到了你……”

苏子月一听,面上依旧很是镇定。

吓到?

行医多年,多恐怖的事情她都看到过,还会被吓到?

见苏子月不为所动,小妇人像是积攒了勇气一般,一咬牙,一下子将手中的襁褓给掀开了。

“你……请看……”

相关推荐:重生之网游帝王重生网游之气功大宗师重生之网游世界焚档战狼旗痞帅大佬的小可爱她超难哄天弃之修罗永生弱冠少年逐道行这个世界有点糟糕我有宝鼎无限修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