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穿越三年,前任找上门 >穿越三年,前任找上门

第两百零七章 父母想见她

陆远父亲还不死心,还想劝他。

“其实多一个人关心,也挺好的。”

这可能是他年轻时有过婚外恋得出的结论吧。

但陆远并不认可。

他打断父亲,“爸,你之所以能全身而退,是因为两个女人都真心爱你,刚好后来其中有一个遇到了真爱,又刚好我不计较,愿意接纳同父异母的兄弟节目,再刚好妈妈那边愿意妥协,不然能好过吗?”

言下之意是不想走他的老路。

父亲见他如此坚定,也不再说什么。

“那我和你妈就好好劝一下徐婧婷爸妈,让他们不要全世界到处乱跑,多关心女儿。如果还需要我们什么帮助,随时跟爸爸说。”

陆远:“爸,我已经长大了,自己的事情尽量自己处理,倒是您,其实有些话我一直想跟你说。”

父亲大概知道他想说什么,这些话估计也憋了很久,便耐心听他说。

“从前的事情就不说了,妈妈为了我,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很多,现在身体不好,正是需要关心陪伴的时候,我没有很多时间陪她,希望您多陪陪她,不要再贪恋外面的风花雪月了。”

父亲:“我知道你母亲的付出,这段时间不都陪在她身边嘛……”

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你说没有多少时间陪你妈,是打算去哪儿吗?”

陆远点点头,“把徐婧婷的事情处理妥当,我想去别的城市住一段时间,如果你们愿意去也可以,但我觉得大概率你们不会去。”

老妈的身体需要这边的医生照料,而且住了几十年的城市,越到老越不想离开。

可能男人比较能理解男人的想法,父亲听到他想去别的城市居住,并没有很惊讶,很快也就接受。

可能换作他,在这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也想去另一个地方散散心,开始新的生活吧。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但父亲还是坚持,“你还是叫卓欣然来家里一趟吧,至少给你妈见见,她也好放心。”

陆远想到卓欣然马上要出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虽然很仓促,但好像的确需要跟他父母见上一面才合理。

正想着。

妹妹过来了。

小雅跟在后面。

她们俩似乎形影不离。

“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呢?”

父亲心直口快,“在让你哥带你嫂子回来见家长呢!”

妹妹惊讶:“嫂子?那不是徐姐姐吗?不是见过了?”

她很快反应过来,“哥,你有其他喜欢的人了?”

陆远无语,“什么其他喜欢的人?从始至终就那一个好吗?”

妹妹来了兴致,拉着他手追问:“是谁?我认识吗?见过吗?”

陆远翻了个白眼。

妹妹后面的小雅默默站着,脸上闪过一丝落寞。

陆远还以为是他们的谈话内容让小雅觉得尴尬,于是转移话题:“你们机票买好了吗?行礼都收拾了吗?”

“都安排好了,不用你操心!快说,未来嫂子是谁?!”

陆远只好一句话带过:“看过两天能不能带来给你们看看吧。”

“哟!看这情况,老哥你被人家死死拿捏啊!连见个面都要经过对方同意?”

陆远懒得跟她贫嘴,随便找了理由熘了。

自然没去别的地方,熘去了卓欣然家里。

本来跟卓欣然说今晚不过来了,没想到9点多的时候,还是来了。

到的时候卓欣然躺在床上看书,一抬头忽然看见陆远站在门口,被吓了一跳。

“看来我要把开门密码改了,不然老是被你吓。”

陆远笑笑:“换了多麻烦?顶多以后我临时过来先跟你说。”

卓欣然放下书,伸了个懒腰,“不是说不来了吗?怎么又过来?”

“想你了呀!”

其实坚持过来,还因为不放心,谁知道徐婧婷不会突然发难。

陆远在她床头坐下,“而且带了任务前来。”

他说道:“我爸妈想见你。”

卓欣然抬头:“不是吧?会不会太快了?我还没做好见父母的心理准备呢!”

“我本来也是这么想,可是后来又一想,你马上要出国了,还是在出国前见一下我爸妈比较好,也好让他们放心。”

他笑笑:“又不用准备什么,人去就好。”

“不行。”卓欣然掀起被子下床,“我得给他们准备点礼物。”

说完就去储物室里找东西。

陆远跟在后面偷笑,“按照我们那儿的风俗,一般第一次见面,是男方父母给女方红包,女方不用准备什么呀!”

“那是风俗,可是对待长辈应该礼貌,我总不能空手而去吧?”

她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挑出合适的礼物。

不是嫌太土,就是嫌不够贵重。

她回头看看陆远,“要不明天去商场买吧?”

陆远指了指另一个房间,“你那么多画,挑一两幅送我爸妈就好啦,他们肯定很喜欢。”

“真的吗?”

陆远用力点头,带着温和的笑容:“真的啊!你想他们什么没见过?反而是你亲手画的画,独一无二,而且也说明你多才多艺不是?”

卓欣然走过去,看了看房间里满房间的画,“好,那我挑两幅我认为最好的。”

看她在房间忙来忙去,陆远觉得很甜蜜。

所谓爱屋及乌就是这样吧?

因为看重他,所以也会看重他的父母。

卓欣然挑了一幅雏菊和一幅日出,还特地换上更精致华丽的画框。

陆远在旁边帮忙,整完后,他说道:“明天开始你跟着我去上班吧?”

卓欣然疑惑道:“为什么要跟你去上班,感觉奇奇怪怪的,像是还在吃奶的孩子离不开父母一样。”

看到陆远担心的表情,她退步道:“要不,出国前我在家里待着,一步也不出去,随时和你联系,她也不能撬门进来,对吧?”

陆远点点头,“好,真的要一步也不能出去,倒垃圾都不行,等我回来倒。”

说到这儿,陆远拿出手机给助理打电话,问他找人陪卓欣然去国外的事情怎么样了。

助理回:“哥,要女性,还要散打九段以上,最好运动员出身,身世清白,还要会烹饪中国菜,性格还得好,这要求有点多,可能一时半会找不到。”

卓欣然在一旁接话道:“就找身世清白的女保镖得了,不用会烹饪。”她看看陆远,“我自己会煮。”

陆远欲言又止,当着助理他不好说。

虽然她会做饭,但毕竟怀孕了,哪能自己下厨,不得有人帮忙吗?

他说道:“那就找两个,再找个家政一起跟过去吧。”

卓欣然目瞪口呆,“我又不是小孩,出个国还需要两个人照顾吗?”

陆远直接跟助理说:“就这么定吧,找两个人跟欣然出国。”

挂了电话,卓欣然无奈看着他。

“真没必要浪费这个钱,这两个怎么的,工资一个月也得2W起步吧?保镖还好,有必要,但阿姨真的没必要。”

陆远没有同意,“那是你还没有到孕吐的时候,我妈说她以前怀我的时候,吐得死去活来,还进医院打吊针,你在国外,我又不在身边,保镖只负责你的安全,她哪里懂怎么照顾你?还是再安排一个会照顾孕妇的阿姨比较妥当。”

卓欣然拗不过他,只好同意。

“我发现,真的说不过你,你想好的事情,别人都改变不了。”

陆远撇撇嘴,“那是因为我想好的事情都万无一失,都是最稳妥的。”

卓欣然笑着摇摇头。

又开始去找明天穿的衣服。

来来回回试了好几套,明明每一套都很好看,但她就是觉得不行。

陆远看她一遍又一遍换衣服,倚靠在门边,“怎么跟我约会的时候没见你这么认真、这么隆重?”

“我什么样子你没见过?再好看在你眼里也是一个样,但你爸妈就不一样了,毕竟是第一见面,当然要留个好印象。”

选好衣服,她又去挑首饰,看搭配什么样的好看。

把所有东西准备好了,穿好给陆远看。

“怎么样?好看吗?”

陆远正在看电视,瞄了一眼回道:“好看,美极了。”

卓欣然看他这样都知道是敷衍她,自己回房间继续照镜子。

搞完已经到了十一点。

陆远问:“饿不饿,要不要给你煮点夜宵?”

看她这两个小时,一下这一下那,估计耗费了不少体力。

他这么一说,卓欣然倒真觉得饿了,只是她想了想,走到陆远面前,撒娇道:“可不可以吃点烧烤?”

陆远看看她,眼里是拒绝的神情。

都怀孕了,还吃垃圾食品。

卓欣然摇他的手,“就吃一次嘛……马上出国了,想吃都吃不上……”

听到这个,陆远便改变了主意,“那好吧。”

他拿出手机,两个人开始选烧烤。

半个小时后,外卖来了。

他们自己切了点水果,榨了点果汁,冰了几瓶牛奶,用来替代酒水。

两个人在阳台上,一边看夜色,一边吃宵夜。

外卖灯火阑珊,这个房子是市中心地带高端小区的楼王,视野无敌,一眼能看到半个城市。

只是所看到的地方都是高楼林立,外面巨大的显示屏上播放着广告。

忽然屏幕画面一转,李诗瑶的视频出现了,正是她代言的广告。

卓欣然指着那边,“你看!”

陆远转脸看过去,看到李诗瑶迷人的眼神和无暇的脸庞。

他想的却不是女星的美貌,说道:“以后,希望这个城市所有的广告牌都是我们公司的艺人。”

卓欣然笑:“全是你公司的,还给不给别的公司一条活路?”

“那三分之二吧?”

“行吧,勉强可以。”

两个人一边吃烧烤一边聊天。

吃完卓欣然感觉好满足,“忍了好久,终于痛快吃一次了。”

陆远说道:“去了国外,我不在身边,没人监督你,可不要放飞自我哦!”

“知道啦!”卓欣然心里很开心,却故意说着:“怎么以前没发现你管这么多,印象中你是个心很大的男生呢!”

“是吗?”

陆远一时好奇,问道:“你对我最初的印象是什么样的?”

卓欣然想了想,回道:“说真话,以前读书的时候挺讨厌你的,因为成绩太差,总是拖班级后腿,那时候还想过,要是你去别的班就好了。”

陆远偷笑,他们对学渣的态度果然一致,他小时候也希望自己班成绩差的同学能去别的班。

他故意说道:“要是我真去了其他班,或许就没有现在了呢。”

“才不会,我们如果真的有缘,哪怕跨越大半个地球都会相遇,我怎么也没想到,打个游戏都能遇到你,按理说,你那么笨,有戏不应该玩那么好啊……”

她看着陆远哈哈大笑。

陆远一脸宠溺看着她。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十二点多。

卓欣然好久没这么晚睡,不过偶尔放纵一下,也没事。

两人聊着聊着,卓欣然靠在他肩膀上,看着外面,渐渐睡着了。

陆远见她睡着,把她抱回房间。看着安然入睡的她,觉得一切都那么温馨,那么美好。

第二天,他去上班。

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来公司几个亲信,这几高层都是他亲自招进来的,问他们在徐婧婷身边有没有眼线。

因为这个时候,必须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只是徐婧婷想来独来独往,没有特别信任的人,一般都是一个人负责一块工作,很少有事事都了解的。

陆远只得想其他办法。

下午时分,有人来找他。

是许久未见的沉皓。

他的剧也杀青了,刚回来。

陆远问他拍戏的感觉如何。

他回道:“还行,像你所说,有舞蹈功底,拍打戏和眼神戏的时候都很容易入戏。”

“那要不要继续拍?”

沉皓想了想,点点头。

“好,我跟项目部说,继续给你接戏。”

两人聊了一会儿工作的事情,沉皓忽然说道:“我昨天一回来就去看安哲了,在他那儿还碰到了徐总。”

陆远诧异:“徐婧婷也在那儿?”

沉皓点点头:“担心她状态很不好,我每次看到她,都觉得她高高在上、不可以的,但昨天看到,觉得整个人像蔫了一样。”

他看着陆远,问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事吗?”

印象当中,徐婧婷只可能因为陆远伤神。

相关推荐:我和豪门老男人定了娃娃亲盗墓秘术我的召唤不可能这么简单镇世剑帝最后的剥削者修仙从苟道开始校园全能计划时光有你才会甜倘若时光没有你余下时光有我陪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