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掌术 >掌术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上门

这缀翅,是她在汝阳的床侧发现的。

相较于梦境之中蛱蝶翩跹、绚丽多姿的的模样,她掌心的不过是一片缀翅,且色彩暗澹。

先前在周而复始的梦境之中,凤尾蝶作为施术的关键,盘旋不去。如今梦境既破,汝阳床侧现出了这样一片缀翅。

可见,施术者当是以这缀翅为界,而后布下了梦境,使得汝阳困于其中。

梦境被破,施术者那处自然也能知晓,就看它还会不会有旁的动静了。

贺令姜躺下休憩,时间悄然而过,等她睁开眼时已是天色微明。

这后半夜,并无什么异样。

汝阳郡主已经睡了三日,自是不想再睡,等听到说贺令姜已然起身洗漱时,便抬脚到了她暂歇的院子。

“贺七娘子,有你这护身符在侧,我这心中倒安稳了许多。只是……”

她微微蹙眉,继续道:“那幕后出手害我之人还未抓住,我到底难以彻底放下心来……”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贺令姜轻轻点头:“郡主的担忧,我自是明白。这事既托付与我,我定然会尽快解决的。”

她瞧向汝阳郡主,道:“我先前向管家打听了郡主的近事,并未有什么特殊之处,自然也不至于突然得罪了什么人,叫人愤恨暗害。”

汝阳虽被皇帝视为皇室的祥兽、吉祥物,但本人却不涉朝政党争,虽则稍有骄纵,素来爱收罗些男宠面首,但也算有分寸,不曾当真去做那害人性命、逼良为宠的勾当。

“只一件……”她顿了顿,缓缓道,“听说郡主有意于那新科探花郎?”

她这话说得委婉,汝阳却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意思。

自己对探花郎范君平的意思虽不至于闹得人尽皆知,但若是有心打听也不难,因而对着管家对着贺令姜吐露此事,她倒也不曾有什么不满。

只是,她这回的心思到底是有些荒唐,都动到今科探花郎身上了。

她自己后来明白过来,也觉得这将人招进府来做男宠面首的念头有多离谱。

后来便换了想法,既然不成,她便嫁与那范君平,招他做郡马便是。

反正她早就打听过了,范君平的妻子早在六年前便过世了,年过三十也一直未曾续弦。

与她这个一直嫁不出去的郡主,岂不正是合适?

谈到自己的私事,汝阳郡主颇有些不自在,然而还是解释道:“先前只是戏言,但我放纵了那么多年,此次倒当真动了心,有意招他作郡马……只可惜还未来得及与圣人禀告,便被歹人所害昏迷不醒了。”

她只谈自己心意,却未曾提及那探花郎是否愿意。

依着她先前几桩定亲的旧事,纵使是得了郡主和皇帝赏识招为郡马,这探花郎怕也是高兴不起来。

毕竟,很少会有人拿自己的安危来作赌一桩婚事,更遑论,范君平对这汝阳郡主似乎毫无动心。

其实就汝阳郡主的命格而言,并非是不能化解的。

道家虽讲命定,可也讲究天道之中衍生的那一线变化生机。

对于有些道行的玄士而言,虽不能将其命格中的凶煞之气尽数化解,却也能削弱一些,将其影响降到最低,不会影响到汝阳郡主周遭的亲近之人。

汝阳出身皇室,自有太清宫、不缘司的诸多玄士们可寻,按理说,不会任这命格的影响一直延续至今。

只是,天煞孤星的命格虽则瞧着大凶,可却能以凶御凶,反给皇室几分祥意。

她这命格,怕不是不能抑、不能改,而是有人不让动吧?

这么多年了,她放弃婚嫁,召男宠养面首,只安心做个浪荡的富贵郡主,想来早就明白其中关键。

汝阳打算招探花郎为郡马,势必要做出改变。

要么是直接改了自己的命格,要么是请高人出手护探花郎,使其不至于受她影响太深。

前者,她即便要改,怕也是无能为力。后者比起前者虽则麻烦,但她孤身那么多年,若是有求于皇帝,皇帝碍于情面想来会允。

贺令姜婉声问道:“郡主后续是打算请人为探花郎施术?”

汝阳郡主了然,她的命格在郢都之中不是秘事,这贺七娘子亦是通晓玄术之人,有此一问并不奇怪。

她微微颔首,倒也不避讳此事:“郢都能人异士无数,我私下打听过,以玄门之道护佑一人使其免受亲近之人的大凶命格影响,并非不可行。”

只是,这种方式毕竟治标不治本,需得定期施行,且此次还得需玄术造诣深厚者为之,很是麻烦。

可若比起直接改动自己的命格来,这麻烦也就不算什么了。

她浅笑着道:“这种术法对贺七娘子来说,想来也不是难事。届时,说不得我还要麻烦你一二呢……”

贺令姜不由默了默,她想得倒是周全,也不曾枉顾探花郎的安危,只是却偏偏未将当事人的心意放在心上。

据她打听而来的消息道,范君平对汝阳直言相拒。

可惜,汝阳郡主却未曾在意,若不是她昏迷不醒,如今怕是打算直接让皇帝下旨赐婚了。

贺令姜笑了笑:“郡主若是有所需,令姜自然不会推辞。”

“至于郡主昏迷这事,我这处还需多加探查。郡主若是没有旁的要求,我便先回趟不缘司……”

汝阳颔首:“那便麻烦贺七娘子了。”

贺令姜这处带着人到不缘司晃了一圈,等到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则避开众人悄悄到了探花郎范君平的住处。

范君平虽则出身南阳范氏,然而由于是旁支,并不富裕。即便如今高中了探花郎,却也只是赁了一座一进一出的小宅院暂住。

郢都居,大不易。

若无族中支持,他想在郢都置上一处大宅院,怕是还要得在官场沉浮好几年才行。

贺峥上前在大门上轻叩,等了许久,宅子中才有人匆匆而来,“吱呀”一声打开了大门。

“谁呀?”那老仆探出头,上下打量着贺峥以及他身后站着的贺令姜及阿满。

这般出众的小娘子,怎地突然大晚上的寻到他们府上来了?

不会又是一个如汝阳郡主那般的人物吧?

相关推荐:洪荒签到亿万年,龙王跪求我出世静谧双眼至暗时期迦娜三教九流我的恐怖直播间大乾刀客万界崩坏指南重生之征伐三国不剑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