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洪武生存指南 >洪武生存指南

第010章:三千万

“无论是工业革命早期的英国、法国还是亚洲第一个完成了工业化的日本,它们的国土面积,都只相当于大明一个行省而已。塬儿这些日子偶有思考,想到的一件事就是,对于大明的发展,咱们可以先重点经营一个区域,后世也有类似名称,叫做‘经济特区’。”

“祖上,之前那幅煤铁资源图就是我想法的初步展现,最近思考,我觉得,必须还要有出海口,因此,咱们可以以金陵为中心,北到临濠,西到太平,东南到明州,规划一片直隶省区,未来至少三个‘三年计划’,也就是十年左右时间,集中全国的人力物力,专门发展这一片区域。”

“经济发展的背后,还有政治原因,也是塬儿很早就和祖上说过的,强干弱枝,主干够强,才能护佑弱枝。再往后,经济向周边发展,将整个华夏打造为一个主干,护佑海外的诸多弱枝。”

“说起这个,祖上,塬儿觉得,您现在就该对海外那些地域有所思考了,我是说,另外的大秦、大楚、大晋、大燕等等。”

奉先殿内。

老朱本想独处静思,当自家宝贝二十三世孙到来,两人不由自主就开始讨论国事。

不住点头地听朱塬说道最后,老朱道:“对于海外,你可有建议?”

朱塬道:“谈及海外之前,祖上,咱们先要把主干的区域确定,塬儿觉得,北到北极,西到西域,东南涵盖诸多岛国,将来都需要划在主干范围内,嗯,总计……按照后世的计算,大概能有3000万平方公里左右。呵,算起来,祖上,咱们现在直接控制的土地,或许就只有300万平方公里上下,不到我规划的十分之一。”

老朱回忆了下看过的地球仪,干脆又对门口喊人,示意赶紧去把乾清宫里的地球仪搬来,一边对朱塬道:“没任地小罢?”

朱塬用手在地面上大致描画了一下几百年后的国土面积,说道:“这些,才960万左右,而咱们当下,只是占据了中原而已。”

老朱望着并没有留下甚么印记的地面思索片刻,轻声道:“这极北苦寒……”说着看向朱塬,笑道:“你来说罢,想来都是有确切说法的。”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当然,”朱塬道:“塬儿规划的每一块地方,都是不可或缺,先说极北,广袤冰原之下,数百万平方公里区域内,不说其他矿产,只是石油,就是蒸汽时代之后的电气时代所必须的能源,曾经的几百年后,石油是咱中国的最大短板,因此被海外多方掣肘。”

老朱点点头,关于石油,朱塬之前也有所谈及,又向西示意:“这……西域,你之前说过,有钾矿,这是紧要的土地肥料。”

“是的,但也远不止如此,西域地下同样是富含石油的。”

老朱笑道:“听你说,怎好像就咱中原没这甚么石油?”

“有是有,不多,”朱塬想了下,说道:“这就要从石油的来处说起,这石油,还有煤炭,都是远古时期的动植物埋藏地下,经过亿万年的变化,转换而来。因为这转换条件不同,咱们中原地区,相应的物质大部分都转换成了煤炭,就像淮南,还有山西,还有其他地区诸多的小型煤矿,精细一些使用,几百年都用不完。相应的,另外一些区域,就转化成了石油。”

老朱听着这些,却抓住一个词:“亿万年?”

“咱们所在地球的寿命,根据后世研究,大概已经有46亿年,相比起来,人类达到文明程度的数千年历史,也不过眨眼一瞬。”

老朱有些唏嘘,想想说道:“这些个,将来教授标儿他们时,你还是少说,容易让人……让人……”

老朱一时间却想不到甚么合适的形容词。

朱塬却有不同意见:“祖上,塬儿觉得,恰恰该多讲一些,让太子和诸位王爷多多了解咱们所处的世界,头顶的星空,乃至整个宇宙,这是很能扩大一个人胸襟的。作为上位者,心胸宽广一些,视野开阔一些,一个人才会变得更加睿智,更容易做出对家国天下都更有利的抉择。”

“你这……也是个道理,”老朱稍稍琢磨,还是忍不住道:“要慢慢来,慢着些。”

朱塬也不急,重回刚刚的话题,接着道:“再说乌斯藏地区,这是咱们长江、黄河等诸多中原水脉的发源地,后世有‘亚洲水塔’之称。另外,相比中原地区平均几百米的海拔,嗯,就是距离海平面的高度,换个单位吧,中原地区平均海拔不到百丈,而乌斯藏,平均海拔超过1000丈,祖上也可以想象一下,这1000丈疆土的地下,将会埋藏多少有用的资源?”

说到这里,朱塬又补充:“祖上,进入工业时代,一个国家的经济构成中,当下主流的农业,或者,农林牧副渔在内的第一产业,占比都已经下降到了不到10%的比例,其余九成,都是工业实力。而工业实力的基础,一个是技术,另一个,就是资源。石油、煤炭、铁矿乃至澹水,都是资源。将来的很多国家,因为祖宗留下的土地得天独厚,只是依靠出卖各种资源,都能过得很不错。”

老朱自动把朱塬的描述缩小到自己能理解的范围内,点头:“是这个理儿。”

朱塬接着道:“再就是东南诸多海岛,全部圈下来,目的还是资源,为了给主干留下足够多的海洋资源。祖上可以想象,周边海岛全都是大明国土之后,其间的海洋,也就成了大明的内海,而且还都是相对于远洋来说,相应资源很容易被利用的浅海区域。”

“想法都是好想法,”老朱道:“就是,照你说法,只这从300万到3000万,怕我这一辈子都难收拾停当。”

“以大明的国力,将相应区域纳入国土还是很容易的,后续,本就是需要几代人经营才能完成的事情,”朱塬笑道:“这还是塬儿刚刚说的,先发展一个直隶省,再向外延伸,直到所有区域全部发展起来。这也是一个把饼做大的过程,政治层面,一个不断将饼做大的国家,也能少很多内耗,大家齐心协力发展,不知不觉,几百年就过去了,这样不是很好么?”

老朱又想起了自家宝贝二十三世孙早前提起的‘五百年国祚’。

是啊。

若是能少些内耗,专心这甚么从300万到3000万的发展,眨眼间,几百年就过去了。

对于这地球这寿命,呵,确实就是一眨眼。

这么想着,老朱记起一件事,再问身边少年道:“早前拿下汴梁时,就有廷臣提议定都之事,俺私下琢磨过,这迁都……干系太大,不若设置两京,只又因你提出的诸多想法,一时也没有决定,你倒是说说?”

定都啊!

朱塬稍微琢磨,首先想到的是,这金陵城,似乎,很不合适。

见朱塬欲言又止的模样,老朱问道:“这有甚么可迟疑么?”

面对老朱表情,朱塬一笑,干脆坦然道:“祖上,从一个不太正经的迷信角度,塬儿觉得,定都金陵是很不合适的。”

老朱不解:“甚么叫不太正经的迷信角度?”

朱塬开始掰指头:“这样说吧,祖宗,秦汉以来,从最早三国时代的东吴,到后来,南北朝时代……具体祖宗就要让人去查史书了,再到后来,唐朝之后,五代十国……总之,所有在金陵定都的王朝,国祚都没能超过百年。”

说到这里,瞄了眼老朱,朱塬继续:“这还远远不算完,咱……曾经的大明,开国后,洪武31年,建文4年,加起来35年,然后就北迁了。这当然不能说是国祚转变。但,再到后来,相比迁都临安又持续了百余年的南宋,迁都了金陵的南明……就只支撑了一年。再往后,嗯,太平天国,定都南京,也就十几年。再之后,民国,从定都到陷落,也就二十几年。”

这么说完,朱塬转向老朱:“祖上你看,这金陵,前前后后定都的,应该不下十个,反正,每一次都证明……这就是个让人站不住脚的地方。”

老朱表情古怪地微扯嘴角,一时无言。

大受震撼。

朱塬稍等片刻,才继续,说道:“祖上,这是迷信的说法,还有另外一个科学的角度,嗯,后世有个词,叫做‘地缘政治’,具体定义我说不来,但觉得,用在这里很合适。”

老朱示意朱塬讲来。

朱塬又在面前虚划了一下刚刚描过的地图:“从地缘政治角度,金陵的位置,相较唐之长安,宋之汴梁,距离北方都太远了。而历朝历代,中原的威胁都来自北方。定都长安或汴梁的唐宋,可以就近调动资源,加强北地防御。另一世的大明,迁都北平,还有之后的清朝,都是如此,因而享有较长的稳定国祚。这是其一。另一个原因,北方贵乏,南方富庶,这一方面导致定都金陵的王朝容易沉迷享乐,从上到下,开拓心思都不会太强。而哪怕有些想要开拓的,往北打的时候,也往往因为补给线太长而失败。对应的,北方政权,资源贵乏也导致彪悍,一路南下,还可以就地补充给养,因此,从三国开始,到隋朝灭陈,宋灭南唐,如此之类,往往都是江南政权被江北所灭。”

这么说完,朱塬又笑着补充:“说起来,数千年历史,祖上恰好是唯一一个实现了从南到北统一华夏的开国帝王。”

“虚名而已,”老朱念叨一句,继续沉吟片刻,才开口:“照你说辞,这金陵……还真不能待哩?”

“好像还有个说法,”朱塬道:“金陵城本身的小格局风水很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相俱全,但放在整个华夏地域格局上,金陵处于九宫八卦的死门位置,不过,塬儿不懂这些,或许也是有些人以讹传讹,祖上可以找懂的人问问。”

如果朱塬刚刚一系列或迷信或科学的说法已经让老朱很动摇的话,听到这个‘死门’,顿时就不澹定了。

老朱也不懂。

但,他是绝对相信朱塬的,自家宝贝二十三世孙肯定不会在这种大事上乱讲。

这……

怪不得另一世自家标儿……

迁都。

必须得早早迁都!

再在这‘死门’里住一天都不自在!

朱塬见老朱一副目光闪动好像要立刻逃出金陵的模样,不得不连忙又道:“祖上,若是按照以往的华夏风水,或许是死门,但,这一次,如果咱们能把格局拓展到30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金陵的风水相位可能就变了,也不必太担心。”

说着都有些后悔。

扯这个澹干嘛,古人是真会当真的!

老朱却心意已决:“塬儿,你说说,若要迁都,那里最合适?”

大都啊。

朱塬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这个。

不过,想了想,朱塬道:“祖上,若按照塬儿的规划,从300万到3000万,大明一个都城是不够的,哪怕两京制都不够,我觉得,东西南北,再加一个中都,五京制最好。”

老朱一扯嘴角:“这要多少靡费?”

“农业时代,建造都城当然是靡费,”朱塬道:“工业时代,一座都城,肯定是一个经济中心,对一片区域的经济发展往往只有好处。”

这边正说着,殿外响起通报声,几位内侍抬了一只大号地球仪进门,而一同到来的,还有皇后马氏和太子朱标。

朱塬看去,恰好与马氏对视,察觉到皇后娘娘审视中略带别样意味的目光,顿时一凛。

嗯。

自己这……与老朱走得……好像是比亲儿子还更亲近了一些。

这可不好。

连忙站起身,规规矩矩地向马氏和朱标施礼。

见朱塬如此恭敬,马氏表情缓和了一些,转向自己丈夫道:“听塬儿在这里又和你说起了学问,妾身就带标儿过来听一听。”

“坐,都来坐罢,”老朱一笑,见妻子和儿子出现,他也反应过来一些事情,笑着拍了拍身边,又对朱塬道:“你接着讲,就对着这地球仪,说说你那五京制的设想,还有那3000万平方公里,俺这一辈子是做不完哩,将来定要标儿继续,恰好让他听听。”

朱标刚被父亲拉着坐下,好奇地悄悄打量某个同龄少年……嗯,很快就要成了自己侄儿,听老朱这么说,顿时直起身:“父亲春秋鼎盛……”

朱标还没说完,就被老朱再次按下:“咱自家人,莫要绕这些个废话,”又转向朱塬,摆手道:“塬儿,你接了讲。”

相关推荐:成为怪谈就算成功网游之暗影刺客网游之灭世魔刀觉醒超人基因的我要无敌了无头骑士勇者录我能进入众生前世我在异界的魔剑山庄诸天:从王胖子开始对弈江山进击的城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