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21 掌过鼓熄

傍晚文家的厨子出来买菜,被马千里碰到了,连忙去帮厨子提东西。

这样马千里和厨子闲聊,得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从来没有请下属吃过饭的文朝天,竟然打算明天中午,设宴单独请段初。

本来马千里还以为,一个刽子手在文朝天面前,热度不会维持很久。

没想到段初竟然会被文朝天,如此青睐!

马千里又私下悄悄打听,才得知段初帮黄有年,灭掉了烧屁股的火。

段初今天能帮黄有年灭火,来日就能替其他官员解围。

现在他已经成为,文朝天手里的香饽饽。

马千里想想段初吃上了文朝天的家宴,自己却经常挨文朝天的嘴巴子,心里多少有点醋意。

醋意之外,他开始推测段初的发展空间。

最后他断定,只要文朝天升任知府,那么未来几年,段初必将成为彭州府炙手可热的人物。

“连铁司狱那个,吃了秤砣的老家伙,平时连我的帐都不买,现在一提到段初,他就语气无比亲热,我绝对不能落在他后面!”

马千里刚下定这个决心,许掌柜跟着就到了。

听说许掌柜连鼓乐队都请好了,摆明了要张灯结彩鼓乐喧天娶新人。

竟然还要他过去主婚!

马千里认为他要是去主婚,就是把自己牢牢地摆到了段初的对立面。

所以马千里压不住火,当时就甩过去两巴掌。

这两巴掌很结实,打得许掌柜眼冒金星,两边脸都肿起来老高。

许掌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不敢得罪马千里,捂着脸不敢叫一声痛,嘴角渗出血丝,口中喘着粗气,就连呼吸里都带着委屈。

毕竟是经常孝敬自己的小兄弟,马千里做人也不能太无情。

“你挨打是不是不服气?我之前说段初暂时不会跟你计较,并不代表他一直不计较!假如你这次大操大办,那就要大祸临头!”

许掌柜还是有点不理解。

马千里叹了一口气,只好把谢羽文越狱走脱、袁老余妖法害人这两件事,都跟他讲了一遍。

“这两件事都是段初解决的!文大人赏罚分明,你说会亏待他嘛!”

听了这些,许掌柜惊出一身冷汗。

在他看来,段初也会和他一样睚眦必报,要找他麻烦那可太容易了。

当铺的生意,本来就在黑与白之间,假如段初在文朝天耳边吹吹风,惹得文朝天歪歪嘴,不但当铺开不成,就连他都要去坐牢。

许掌柜想到这里,噗通一声就跪在了马千里面前。

“多谢您老这两巴掌!打得太及时了!”许掌柜磕头带响。

“不是您老打这两巴掌,到时我大操大办,红灯晃眼,响鼓震耳,段初肯定认为我是故意挑衅,一生气,我就要家破人亡了!”

“你知道就好,起来吧。”马千里说。

许掌柜站起来之后,还惊魂未定,又对马千里说:“您老说我要不要退婚?犯不着为一个姜小妹,得罪文大人面前的大红人。”

马千里摇了摇头。

“退婚你再托人把姜小妹嫁给段初?你这比退钱还狠,简直是往他眼里撒沙子!馊主意!”

“那我跟段班主之间的这个疙瘩,总要解开吧!”许掌柜苦着脸说。

就在这时,马千里的独生女从门外走过。

门没关,能听到环佩叮当,能闻到香风扑鼻。

马小姐长得很端庄,而且年已十八,正是待嫁的年龄,不过马千里一直高不成低不就的,所以马小姐的婚事,一直没有订下来。

看马千里盯着独生女若有所思,许掌柜又跪下了。

“您老为了化解我和段班主的冤仇,竟然要把自己女儿嫁给他,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

许掌柜拉出一副,甘愿为马千里肝脑涂地的架势。

马千里笑笑,没承认也没否认。

他有自己的算盘。

假如最近这段时间,文朝天彭州知府的任命,能顺利下来,那他真能想法子运作,把女儿下嫁给一个,别人眼里晦气的刽子手。

但是,假如文朝天没能如愿,朝廷派来别人当知府……

呵呵,那段初那小子,就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

许掌柜回家,又给马千里准备一份大礼,让家丁抬着连夜送了过去。

而他本人,则亲自去鼓乐班子班主家,取消了之前的预约。

虽然损失了八百文的订金,但是对许掌柜来说,些许小钱不足挂齿。

“许掌柜,我们是彭州府排头名的鼓乐班,你去请别的班子,效果不好的话可不要后悔。”

鼓乐班班主,还以为许掌柜嫌自家价钱高,去请了便宜的。

“误会误会,我怎么会临阵换将,而是算命先生说了,屠夫杀孽重,迎娶屠夫家的女子,切不可挂红奏乐,一声锣鼓都不行。”

许掌柜随口撒谎,搪塞了过去。

……

当天晚上,珠子看在那十两金子的份上,以白水当酒,亲自陪段初喝了一个够,等段初醉酒之后入睡,她收拾好这才洗漱上床。

珠子在床上想了整整一夜。

直到段初早上起来问她姓名,她才把想了一夜的名字,写在了纸上。

段初指着纸上的三个字,问珠子怎么念。

“莫、梓、珠。”珠子说。

段初挠挠头,拿着纸条默念着这三个字,走向刑狱司红阳班办公处。

在彭州府衙后面一个小院里,刑狱司的一排屋子尽头,就是批给红阳班的一间小屋子,打开窗户,就能看到不远的彭州府大牢。

刽子手有召唤才来,并不需要坐班,也很少有衙役狱卒会过来串门。

所以这里一直就显得很冷清,而且阴森森的。

段初看到墙上挂着几把大片刀,洗洗磨刀石,拿起一把刀就使劲磨。

磨到一半,段初才想起来什么,甩手把刀扔到了墙角。

“小爷现在才是班主!磨刀烧水这些事再也不用做了,那两个去年差点害得小爷喝不起烧刀子的老东西,以后就让他们磨刀!”

闲着也是闲着,段初抽出自己的鬼头刀,在狭小的房间里练了几手。

魏先生竟然找来了。

他没追问有关珠子的其他事情,只要走了珠子的姓名。

快中午的时候,铁司狱把一个信封交给了段初。

“魏先生还让我告诉你,现在就去文大人住处吃酒。”

铁司狱说到这里,一脸羡慕,接着道:“以前多有不周,往后都是同僚,大家互相关照。”

“铁大人您照顾我还差不多,我哪有资格照顾您呀。”段初客气说。

“有资格!绝对有资格!我有事先走了,改天再聊。”

铁司狱一走,段初撕开了信封。

信封里是段家的新户帖。

户主还是段初,地址也没变动,只是多了一行字。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