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05 屠户退婚

段家虽然破败,但是庭院不算小,正房耳房厢房小花园是样样俱全。

听到大门有敲门声,段初连忙关好主卧门,快步走了出去。

开门看到来人,正是在彭州府小有名气的媒婆王婆婆。

据说当年段初父母的婚事,也是王婆婆牵线。

所以段初对王婆婆一直很敬重,王婆婆对他的婚事,一直也很上心。

看王婆婆唉声叹气,段初就问她是怎么回事。

“姜屠户那个杀千刀的,竟然悔婚了,说你除了这沾满晦气的房子,其他什么都没有,昨天把姜小妹,改许给了当铺许掌柜。”

王婆婆说完,把段初那三两银子的聘礼,塞到了段初手里。

段初捏着三两银子,有点傻眼。

“王婆婆,许掌柜不是有老婆吗?”段初问。

“谁说不是!姜小妹嫁过去只是个妾!姓许的狗东西老牛吃嫩草!”

段初听了眉头紧皱,不过很快就露出了微笑。

“王婆婆,这是我穷的缘故,又不怪你,你也不用丧气,姜屠户这么做,也有他的道理,只是我想知道,姜小妹是什么意思?”

“和他爹一样,也是嫌贫爱富的东西。”

王婆婆说完叹口气,掏出一个布包,交给了段初。

布包里面,是一根银簪子。

这是段母的遗物,由于久已无人佩戴,上面生了斑驳绿锈。

看到这根银簪,段初就明白姜小妹的意思了。

刽子手,这是一个常人远离的工作。

想要找个媳妇,相比普通人本来就难,拐子三至今孑然一身,鬼眼七的处境也不怎样。

鬼眼七的老婆,生完儿子没几天就死了。

街坊都说这是那些死在鬼眼七手底下的凶魂,回来报复了。

至于那个儿子,从小就被鬼眼七送走了。

送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鬼眼七这么做,就是为了不让儿子被自己的晦气沾染。

找媳妇本来就难,再加上段初穷的掉底,这更是难上加难。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段初作为段家唯一的男丁,假如不能娶妻生子,那就是断了香火绝了血脉,死后也无颜去见段家列祖列宗。

想到这里,段初脸上笑意全无,长长叹了一口气。

“孩子,千万不要灰心,咳咳……”王婆婆欲言又止。

段初看她有话要说,道:“您老有什么直说吧。”

“那个,你要是不嫌弃,给你说个寡妇怎么样?布店的赵裁缝,侄女来投奔他,刚二十二岁,听说丧夫之后被婆家赶了出来。”

段初把那三两银子,塞到了王婆婆手里。

“一切听婆婆安排,一两送给您老过年,剩下二两您拿去探探路。”

王婆婆没有推辞,揣着三两银子就走了。

段初关好大门回到卧室,查看少女的情况,结果发现,她早就醒了。

之前少女一直是双眼无神,任人摆布的模样,现在坐在床边看着段初,轻轻摇了摇头。

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里,满满都是怜悯。

很明显,段初和王婆婆的对话都被她听到了,她这是可怜段初。

来自弱者的怜悯,更加让段初羞愧。

在羞愧之下,他气呼呼地对少女说:“我还以为你听不见呢,没想到是装聋作哑,你和那个独眼龙大个子一样,都挺会演戏!”

少女听了,马上收起了怜悯,眼神再次暗淡。

看少女委屈地眼里似乎有泪光,段初感觉自己刚才有点过分了。

他也没好意思去道歉,拿了柴禾木炭,把正堂里的炉子生了火,烧了水烤了窝窝头,把一碗水和一个窝窝头,放到了少女面前。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少女没吃,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又摆了摆手。

“你的意思是,虽然能听见,但是不能说话,对不对?”段初问她。

少女没有否认,又指了指对面墙上挂的年画。

年画已经挂了好多年,早就是破旧不堪。

不过还能看出来,是一个穿肚兜的大胖娃娃,抱着一条比他还要长的红尾锦鳞大鲤鱼。

段初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少女是什么意思。

“不想吃窝窝头,想吃大鱼大肉?你是流落市井的大小姐吧,你可能还不知道,像我这样的穷人家,一年都吃不到几次鱼肉!”

段初有自己的判断。

少女那件红棉斗篷,一看就是值钱货。

少女没回应,而是扭过头,看都不看窝窝头。

“你们这些有钱人,哪里懂得人间疾苦!”段初又批判她。

少女急了,一跺脚,小腿上缠着的布弹掉了。

看着那截粉白藕,段初住口了,又叹一口气。

“我怎么这么倒霉,自己吃不上饭,还没由来的摊上一位富家千金,想吃大鱼大肉等明天吧,我这就去府衙,兑换我的奖赏。”

段初又叮嘱少女不要胡乱走动,然后提着谢羽文的头颅和九环刀,锁好大门直奔府衙。

直到现在他还没有认清,谢羽文这颗人头的真正价值。

彭州府的前任知府,入秋时突然暴病猝死,朝廷还没有任命新知府。

目前彭州府各项事务,均由同知文朝天掌管。

谢羽文就是在文朝天的亲自安排下被拿住的。

谢羽文的刀下鬼,有一个是礼部尚书的侄子,再加上文朝天算是他的门生,所以他正在皇帝那里,极力举荐文朝天接任新知府。

文朝天也全力运作,力求再上一个台阶。

好事眼看成真,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关键时刻,谢羽文越狱了。

段初走出家门时,文朝天正在调兵遣将。

彭州府的马步快班,还有下辖的水陆巡检,六七个头领站成一排,个个脸色铁青垂着脑袋盯着地面,都被文朝天骂得狗血喷头。

他们还算好的,旁边还跪着两个,正在瑟瑟发抖。

文朝天突然用力一拍桌案。

“谢羽文逃脱一事,本官还没有上报,刚刚大雪已经停住,人手也到齐了,等会就上山,最迟明天正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听了这布置,马步快班总捕头马千里硬着头皮上前了。

“大人,那谢羽文骨能长短伸缩,刀能斩钉截铁,有邪术有武功,大雪封山这三天,估计他早已远走高飞,咱们最好发文……”

马千里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个大嘴巴。

“发海捕文书是吧?混账!我知道你是畏惧谢羽文凶悍,不敢以身犯险,你怕,本官不怕!今夜本官亲自带队,现在就出发!”

文朝天都身先士卒了,其他人再也不敢多说。

贴身丫环拿来大氅,披到文朝天身上。

文朝天迈步向前,又说道:“假如捉不到谢羽文,天子震怒,到时怪罪下来,本官倒台下狱之前,先斩了你们这帮酒囊饭袋!”

就在这时,文朝天的心腹幕僚一路小跑过来了。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