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08 温情脉脉

少女从来没有这么接近过异性。

现在她猝不及防,被这样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子抱住,肌肤相近鼻息相闻,一颗芳心何止是小鹿乱撞,简直是被吓了个魂飞魄散。

无奈段初两手如铁钳,将她紧紧钳制,怎么也挣不脱。

对她来说外面更凶险,所以也不敢呼救。

“龙游浅滩遭虾戏,凤凰落地不如鸡,只能由他胡来了。”

少女说完哀怨一叹,闭上了一双桃花眼。

谁知段初却把她一把推开,又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搓了搓。

“大胆小贼,竟然敢来偷小爷的钱财,哼!要不是小爷今夜喝多了,头疼脑热懒得理你,早就一刀剁掉你的狗头,抓紧滚吧!”

段初说完,打了个酒嗝翻了个身,继续酣睡。

原来他在睡梦里,把少女当成了入室盗窃的毛贼。

少女脱离钳制后,忍不住长出一口气,再也不想给段初盖被子。

不过当她抬起段初的手,看到他手里搓的是银子,想想他之前说过,兑换赏银给自己吃大鱼大肉,不禁感觉一缕关爱划过心间。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或许他是为了拿到赏银,才去陪人喝酒。”

少女也算猜对了,段初好酒是一方面,他陪魏先生喝酒,也是感恩魏先生帮他,为了陪好魏先生,那一大坛酒段初喝了七八成。

少女想到这,不但给段初盖了被子,还费力在他身下塞了一床褥子。

不过她睡得并不安稳,总害怕段初醒来突然爬上床铺。

……

日上三竿,太阳透过窗户照进段家主卧。

段初醒来揉揉眼,发现自己又像以前一样,醉酒后睡到了地上。

幸好这次下有褥子上有被,没有沾到潮湿地气,也没感染风寒。

自从母亲去世后,这是第一次有人,给睡梦中的自己,铺盖了被褥。

一股暖流从心头泛起,段初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情。

这时阳光照在少女的小脸上,少女还是猫一般沉睡着。

脸还是黑,不过不是太黑,就像天生黑皮肤。

“鬼绝对不能出现在阳光下,所以她肯定不是鬼,她要想害我,夜里我睡着时她早就动手了,所以管她是人是妖,先养着吧。”

渴望得到亲情,让段初放下了所有警惕。

毕竟身边有个伴,早晚能和自己说说话也好。

所以段初没忍心叫醒少女。

他打扫完庭院,洗洗脸擦擦手,烧了点稀饭,又出去买了馒头包子。

在正堂的小桌上摆好了早点,他才去叫少女起床。

“喂,黑脸小妹妹,太阳都晒屁股了,快点起来吃饭啦。”

少女醒来听到这话,黑脸都羞红了,裹紧被子翻个身,背对着段初小声说:“什么脸啊屁股的,说话这么粗鲁,你好没羞臊!”

这嫌弃的话语入耳,段初听了还挺兴奋。

“原来你能说话,真是太好了!正好给我解闷!你身上的长裙破了,换掉吧,这是我母亲的棉衣,你试试穿在身上合不合适。”

段初放下衣服退了出去,贴心地给少女留下了起床穿衣的空间。

少女起床之后,没找到刷牙的物件,只好用一点盐抹在牙上漱漱口。

怕万一擦掉脸上黑漆,暴露本来面目,所以她就简单擦了擦脸。

洗好手坐到饭桌前,没等段初招呼,少女就先拿起了一个百褶笼包。

段初把一碗稀饭推到她面前,开始自我介绍。

“我叫段初,碎尸万段的段,一元初始的初,我是一个刽子手……另外,我是穷人,看来这个春节,只能委屈你在我家过了。”

“碎尸万段的段?你倒是挺有意思。”少女抿嘴而笑。

“你呢,叫什么?”

少女想了想,说道:“我叫珠子,你的父母呢?”

“都不在了。”提起这个段初就伤心,不过没有表现出来。

“对不起,我不知道,不该问你的伤心事……不对,既然你母亲也不在了,那我现在穿着的,岂不是死人的衣服?哎呀呀……”

珠子说着放下包子又站了起来。

段初最忌讳的就是,别人对他死去的父母不敬。

当时他的内心,就像被针扎了。

“你还嫌晦气?别忘了,你还是我从半山坟墓里救出来的,我还没嫌你晦气呢!嫌晦气你走吧!我还是一个晦气的刽子手呢!”

一看段初要把她赶出家门,珠子当时就被吓坏了。

她连忙辩解:“我不是那个意思,对不起,我穿着就是了……”

“你穿着就是了?怎么,你穿着还感觉很勉强?”

“不勉强,不勉强,谢谢段大哥,谢谢!”珠子不敢再乱说了。

要不是珠子一句话,踩到了段初的底线,段初也不想对一个女流之辈,这样咄咄逼人,看珠子站着都不敢坐下,他很快心软了。

他把那个还热乎乎的包子,塞到了珠子手里。

“吃吧,吃完我带你逛街,今天是小年,咱们准备一点年货。”

珠子咬了一口包子,芹菜肉馅的,皮薄馅大,比昨晚的窝窝头好吃多了,惹得她胃口大开,左一个右一个的吃,吃得满嘴流油。

很快包子就剩一个了,珠子这才感觉有点不对劲。

“段大哥,你怎么只吃馒头不吃包子?”

“呵呵,我不喜欢吃包子,就喜欢吃馒头咸菜。”

段初说完,把最后一个包子递给珠子,然后低头吸溜溜喝稀饭。

珠子不傻,明白段初是把好吃的东西让给了自己。

这样一来,她对段初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分。

珠子本来不想抛头露面,不过想想自己脸上有伪装,更不想驳了段初的面子,于是饭后紧跟在段初身后,来到彭州府的十字街。

经过包子铺的时候,段初还和当家的老板娘打了招呼。

“老板娘,等我转回来的时候,就把那六文包子钱给你。”

经过馒头铺,段初又跟老板娘说,回头还人家两文钱。

听到这些,珠子在心里默默计算,六个肉包子六文钱,四个馒头两文钱,原来一个肉包子只要一文钱,而一文钱能买两个馒头。

之前她就知道一两银子,能换一千文钱。

“三十两银子,就是三万文钱,那这个春节,可以过得不错。”

想到这她很开心。

很快她就跟着段初,来到一家当铺门前。

段初一马当先进了门,抬手重重一拍柜台,吼道:“姓许的,没死就快点给小爷滚出来!”

打杂的伙计和估价的朝奉,都缩着脖子。

他们可不想招惹一个刽子手,心说掌柜的不知道怎么惹恼了人家,人家这是上门找茬来了。

当铺不是一般的买卖。

衙门里没靠山,街面上没实力,开不了当铺。

所以许掌柜也不是好惹的。

他塞了把剔骨刀在袖里,大步走了出来。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