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聊斋之快刀 >聊斋之快刀

007 酒气刺鼻

这个时候,段初正坐在魏先生对面,魏先生面前,摆着三十两银子。

房间中间有个小火炉,上面的瓦罐里,是一片片豆腐。

他俩就坐在火炉旁的木桌两侧,桌上还有一坛酒和一盘调好的辣酱。

魏先生伸长胳膊,把六锭五两银子塞到段初手里。

段初懂一点人情世故,拿出两锭银子,递给了魏先生。

“先生不把谢羽文越狱的消息告诉我,我也拿不到这么多赏银,这钱我不能独吞,十两算是小心意,留给先生过年添置衣裳。”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魏先生站起身来,又把银子塞给段初。

“文大人不爱发财只爱升官,就是因为他出身江南富庶之地,家中经营丝绸茶叶,还有钱庄的买卖,所以他就算不领俸禄……”

魏先生说到这里嘿嘿一笑,继续说道:

“就算他不领俸禄也不缺钱,他不缺,我就不会缺。”

魏先生说完拿出一柄勺子,在瓦罐底下一抄。

段初这才看见,小片的白豆腐下面,是大块的卤牛肉。

“你看,就连牛肉我都能吃到,像是缺十两银子的人吗?”

牛能耕种,朝廷严禁宰杀,所以牛肉在民间是稀罕物。

虽然段初不懂活牛宰杀程序,也不知谁可以合法吃,但是现在他也清楚,魏先生不缺钱,确实不需要表示,于是就收起了银锭。

段初想到少女独自在家,就想起身告辞。

不过魏先生摆好了两副碗筷,又倒了两碗酒,坚持留段初喝点再走。

段初不嫖不赌,唯一的缺点就是有酒瘾。

闻到酒气,他就明白这酒比自己常喝的烧刀子,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酒香四溢,段初的两条腿,再也不听使唤了。

喝着美酒,用筷子在滚开的瓦罐里,夹上来一片白豆腐,蘸一下红绿相间的辣酱,放入口中细嚼慢咽,那滋味,简直美妙极了。

尤其是颜色棕黄酱香浓郁的牛肉,段初吃一块都感觉自己要成仙了。

这一顿酒肉穿肠,对于段初来说,无异于提前度过了春节。

一老一少觥筹交错,喝光了酒吃完了菜,段初酒到酣处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个少女,连忙起身告辞魏先生,踉踉跄跄往回走。

把段初送到门外时,魏先生小声跟他耳语:

“段初,你回家好好睡一觉,等你醒来,我保你当上红阳班班主。”

段初半醉半醒,又唯恐少女出事,没把这话放在心上。

等他前脚一走,文朝天后脚就来找魏先生了。

“先生,这次谢羽文越狱一事,是瞒是报?”

魏先生喝得满面通红,不过人很清醒,斩钉截铁说:“如实上报!”

“如实上报,万岁会不会责怪我办事不力?”

文朝天还是非常担心。

“锦衣卫耳目遍布四方,这件事瞒不了皇帝,与其隐瞒,不如坦白,我断定皇帝目的在那把凶器,只要凶器在,就不会动怒。”

魏先生说到这里,已经拿出文房四宝。

“大人,密奏的折子我来写,保你知府一职,不会落空。”

“先生,辛苦了。”文朝天拍了拍魏先生肩膀,扭头离开。

他回到住处,那个贴身丫环连忙打来洗脚水,又准备洗漱用具。

文朝天只是擦一把脸,抬头看看娇俏的小丫环,突然伸手拦腰抱起她,甩手扔到了大床上。

丫环似乎对文朝天的粗野,早就习以为常,一抹绯红飞上脸颊。

……

段初这时走过一个十字路口,看到一只黑色野猫呲溜跳下一处土堆。

他仰天打了个酒嗝,心说这是个好兆头,算命先生常说见到黑虎下山,就会有财来,看来过年我要发大财,娶个媳妇不成问题。

他打算明天就抽空,去宋家布店转转,寻机看看那个小寡妇的姿色。

他心里想着脚下走着,绕过一棵大树之后,也就走了两丈多的距离,突然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正是猫被狗撵的那种惨叫。

段初回头一看,一只黄狗蹲在大树底下,两眼死死盯着树。

野猫为了躲狗,爬到了树杈上,月光下惊魂未定。

段初打眼认出来,黄狗是张屠户养的,由于常吃猪下水,狗很肥胖。

“死狗有眼无珠,欺负小猫算什么好汉,滚蛋!”

段初把对张屠户的不满,骂到了狗头上,骂完又使劲在地上一跺脚。

这条黄狗胆子比较大,毕竟从小在屠户家长大的。

但是这次遇到的,是杀人砍头的刽子手,那杀气可不是屠夫能比的。

黄狗当时吓得哀嚎一声,夹着尾巴调头拼命逃窜。

看黄狗吓跑了,段初摇摇晃晃转过身子。

他哪里知道,就在他转过身之后,那棵大树上有两根树枝,表皮黝黑长着红毛,突然如灵蛇一般,悠忽从树洞里伸了出来。

野猫感觉不对,就想跳下树杈。

它还是慢了一步,被那两根兽腿般的树枝,掐住了脖颈缠住了腰身。

这次,野猫连惨叫都发不出了。

月夜冷风里,大树摇曳如幽灵。

……

当段初靠在大门上,伸手去掏钥匙时,那个少女还傻傻坐在铜镜前。

铜镜也是段母的遗物,被段初擦得透亮。

没有了黑漆的遮挡,弯弯的柳叶眉,衬托那双桃花眼,如水波流转。

粉扑扑小脸,俏生生五官,这就是一个美人胚子。

在镜子前坐了这么久,看到镜子里自己好不容易才恢复的容颜,少女早已把饥饿抛在脑后,撇一撇嘴,镜中人脸绽放一丝笑意。

这时突然传来开锁的声音,少女吓了一大跳。

她连忙吹灭蜡烛翻身上床,用双手在脸上涂抹几把,额头都没放过。

被热泪融化的棺材漆,转眼又涂了她一脸。

好在面积大了,漆色就淡了不少。

段初直奔主卧,点燃蜡烛看少女还在,试了试脉搏也正常。

“傻丫头肯定在睡梦里使劲抹脸,想要擦掉黑漆,结果倒好,擦得满脸满手都是,假如在额头挖个月牙,勉强算一个女包公。”

发觉少女没事,他就放了心,酒气上头打个哈欠,一头栽倒在床边。

听到鼾声响起,少女才敢下床。

“这个狗东西自己在外花天酒地,却只给我粗茶淡饭,真是该杀!”

原来她并不是一个哑巴。

闻闻酒气刺鼻,她又抬起玉足,在段初腰上狠狠踢了两下。

段初酣睡依然,少女却震得脚痛。

“这皮粗肉糙的猪!”少女忍不住又骂。

饥饿的感觉越来越压不住,她只好放弃踢打段初,拿起冷了的窝头。

少女吃完窝头喝了水,感觉滋味也不错。

吃饱心情好了许多,她就拿一床大红棉被,往段初身上盖。

段初在睡梦里突然伸出双手,少女猝不及防,一下被他抱到了怀里。

相关推荐:死亡之大富翁长安阴阳道重生未来直播养崽魔改异界战纪都市无敌奶爸美丽无界阴阳尸我在足坛疯狂刷钱左道倾天重生投资大佬